調整目標很可能在2000點以下

最近几天,中国股市走出了持续的暴跌行情。在奥运这一全世界人民的盛大节日正式来临之际,股市却连续两天暴跌,成为国际奥运历史上一道独特的风景。在国际油价和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了持续暴跌、国内的宏观货币政策已经出现了松动迹象并且紧缩的货币政策已经失踪、全球股市走出了明显的反弹行情的大背景下,中国股市在奥运期间出现暴跌走势,确实很耐人寻味。


在我看来,中国股市最近的暴跌走势,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在奥运前夕,管理层明确宣布,大小非政策将不会再作调整,对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做出的主动锁仓行为也表现出了很不以为然的态度,这就使得市场最为期待的政策利好化为泡影,使得市场预期明晰化的最后期待转变为市场运行的更大模糊。在今年年初我提出大小非将导致市场出现崩盘走势的观点时,市场几乎是应者寥寥,但现在,整个市场都处于对大小非的极度恐惧中。看看中国远洋由于解禁股解禁所导致的近80%的跌幅,看看中信证券和宝钢股份近期由于大小非解禁所导致的急剧下跌,就足以看到未来一个长时期中大小非和解禁股对中国股市的负面影响有多么巨大和多么深远。在未来两年多的时间内,市场还有67%的股票要集中上市,还有1.2万亿股的股票要从禁售股转化为流通股,这对任何一个市场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中国股市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新兴加转轨的市场,而是一个彻底换轨的市场,在原有轨道上继续前行的车辆和人们,或者将人仰马翻,或者将被彻底遗弃。


那么,中国股市问题的症结究竟在哪里呢?近半年多来的市场走势已经表明,中国股市的所有焦点都汇集在了一个问题上,那就是承不承认股改有重大失误,承不承认股改有巨大的后遗症。不承认股改有重大失误并且不愿意对这种失误进行全面矫正,甚至不承认大小非是这一轮市场暴跌和导致预期紊乱的最主要原因,正是市场运行陷入重大混乱、投资者根本就不敢持有股票并且导致市场出现持续暴跌的最主要根源。


在我看来,股改不仅有失误,而且是有重大的甚至是致命的失误。这种失误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股改对长期以来对中国股市的发展做出重大贡献但却在市场运行中遭受重大伤害的流通股股东的补偿远远不够,对在市场上长期“圈钱”甚至糟蹋股民资产的大股东保护过多过重,结果在流通股股东这一只羊身上剥下两张皮来:既受到股权分置的伤害又受到解决股权分置的伤害。非流通股不能上市,这是所有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与流通股股东在上市时所订立的契约,股权分置改革要改变这样的契约,非流通股股东就必须花钱买流通权,在流通股股东平均用8元钱买上市股票、非流通股的成本连1元都不到的情况下,股权分置改革却让大股东以微薄的成本就取得了流通权,实在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流通股股东在牛市的环境下所形成的过度投机心态,也为今天的超级大熊市埋下了祸根。第二,大小非锁定的时间太短并且解禁的时间过于集中,这是造成市场供求严重失衡的重要原因。在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公布之初,我就多次向管理层提出建议,或者大大延长大小非的解禁期,或者是高对价、快流通(非流通股至少三股缩一股),特别是不能在一两年的时间内集中解禁,否则股市就会在解禁期内滑进万丈深渊。但我的这些建议并没有被管理层采纳,在后来的两年牛市中,管理层甚至无限风光并被一些投资者无限推崇,甚至出现了“三年不鸣,一鸣惊人”这样权威媒体上近乎肉麻的吹捧。第三,在股权分置改革还远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就匆忙地实施了新老划断并且上了大量的权重股,进而形成了巨量的解禁股而且这些解禁股在时间上与大小非高度重叠,现在解禁股的数量已经是当初股改时的三倍多,结果导致中国股市在三年的时间内股票的供给量暴增并且彻底改变了整个市场的供求关系,彻底摧毁了中国股市的估值体系,彻底紊乱了中国股市的发展预期,导致市场出现了今天这样的积重难返、哀鸿遍野的惨烈情景。


毫无疑问,中国股市的定价权在现在和将来的一个长时期中都已经不由金融资本决定而由产业资本决定,大小非和解禁股在未来的三年内不仅决定着中国股市的价格,而且还掌握着中国股市乃至中国股民的命运。一个由产业资本决定价格甚至肆意蹂躏的资本市场,根本就不可能成为有效的和有序的市场,也根本不可能具有资本市场的独特功能和运行机制,也就根本谈不上什么价值发现功能和资源配置功能。也就是说,无论是从理论还是从现实来看,大小非和解禁股都已成为中国股市的长期重大隐患,这个隐患如果不能有效化解,那么即使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出现好转,股市也很难走出熊市,就像2001—2005年那样。我在今年春节时曾经预测,中国股市将进入一个至少三年的长期大熊市,今年会跌到2500点,明年会跌到1500点,现在看来,这个判断还是过于乐观。今年的调整目标很可能在2000点以下,明年由于是解禁股的最高峰,而且很可能是宏观经济更困难的一年,因此在这一年中,股市很可能会陷入更大的危机与更深的混乱。如果不进行果断的和重大的政策调整,如果不能有效地矫正股改的重大失误并解决股改后遗症问题,那么,终点会不会回到起点,都将是我们必须正视也必须面对的重大而又现实的课题和难题。


“一将成名万骨枯”。一亿三千万中国股民的命运不能由一个人任意摆布,也不能为了一个人的名利得失而葬送中国股市的大好前程。现在的股市已经陷入了深重的灾难之中,最高决策层应当审势度势,果断介入,挽狂澜于既倒,使股市走出黑夜见到黎明。

转自:www.woyaoyin.cn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