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终于要出发了啊!”朝鲜半岛南部的釜山港,一辆接着一辆的巨型承重平板运输车,满载着中国人民国防军的重型装备在小雨中缓缓的驶入釜山港的滚装货运码头,虽然盖着厚厚的油布,但赵琅还是可以清晰的辩认出哪些是陪伴自己的部队从印度沙漠一路走来的98D/F型坦克、89式F型坦克歼击车、95式弹炮合一野战防空系统。而明天它们或许就将伴随着中华民族的勇士们踏上新的征程。编组为中央攻击集群的3个中国人民国防军陆战师均以集结完毕,部分重装备甚至已经通过码头,开始装船了。经过韩国政府数十年的苦心经营,韩国各大港口的基础设施都比较好,比如146装甲师原定集结装船的蔚山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作为港口开发,直到现代集团将其作为自己的汽车制造总厂的所在地,在蔚山建设了大型码头和停车场,竟使其成为了一流的整车出口基地。

“构筑哪一种防御工事,是根据对敌军可能发起进攻的时间的判断来决定的。”

日本自卫队有着“一日”、“三日”、“五日”阵地的紧急防御阵地的布设条令,如果估计距敌人发起攻击只有一天的准备时间,那么便只能在前沿挖掘散兵坑、上面覆盖木板或强化塑料板,来充当观察所和机枪的简易隐蔽阵地,这也就是所谓的“一日阵地”。

如果有三天的时间,那么就要构筑包括指挥所、观察所、步枪和机枪掩体在内的完整防御体系,并敷设5公里宽的雷区。

如果要构筑“五日阵地”,那么所有的防御工事就必须加固到可以抵御轻型火炮直射和航空炸弹的程度,并要求敷设10公里宽的雷场。

“但是,我们至多只有4天的时间……”站在自己的阵地上,安在石远眺对马海,心情极度复杂。不用说是在现代化的战争中,即便在二战后期这种守备滩头的防御策略也已经明显的过时了,掌握制空权的登陆方完全可以用成吨的炸弹将防御者的滩头阵地变成一片火海,那么守备这样的防线和叫士兵们去送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安在石并不害怕死亡,但他决不甘心就这样死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宛如流浪狗一般处处遭人白眼的韩国光复军,现在竟被日本民众倚为为干城推上北九州的第一线去抵抗自己同胞的攻击,这实在不能说不是一种讽刺吧!

刚刚挖掘好的战壕里还弥漫着泥土的气息,三三两两的韩国士兵们抱着各自的武器在闲话家常。部队下发的收音机里断断续续的传来《自由韩国之声》那个日本籍主持人蹩脚的韩语急尽所能的吹嘘着“日韩两国源远流长的友谊。”

“妈的,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全知焕上士宛如一尊雕像般持枪矗立在北风中,他低声的咒骂声象一条锋利的钢丝般滑过安在石的耳膜。

眼前是福岗西北的志磨波涛汹涌的海岸,紧急架设的反登陆拒马稀稀拉拉的散布在海滩上,这样的场景不由得让安在石想起自己童年时看过的一部老电影。

明天,是否会成为中日韩朝四国间“最长的一日”呢?安在石此刻心中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一种希望早日结束的倦怠。“带我走吧,战争。” 安在石企求着。坐在战壕里缓缓的睡去。在梦里,他希望他能再见到美丽的知恩。

突然一声巨大的轰鸣,宛如从身边急驰而过的火车般将安在石和众多韩国光复军的士兵从睡梦中惊醒。

“是导弹攻击。” 全知焕上士第一个冲到安在石的身边向他报告情况的发展。

“是敌人的吗?” 安在石费力的抓起自己的步枪,支撑着站起。“不,是我们的。是日本陆上自卫队的88式岸舰导弹。” 全知焕指着志磨市区的方向说道,那里更多的火焰正冲天而起。“是那天我们所看到的那些吧!” 安在石回忆起进入志磨时,曾在市郊见到的为数众多的巨大的六联装导弹发射车。“就是那些了。这场仗又提前了。” 全知焕的话语平淡到苍白,丝毫没有兴奋或者忧虑。

1个独立的88式SSM-1岸舰导弹作战单元由6辆目标搜索车,12辆通讯中继车,1辆指挥控制车,4辆发射指挥车,16辆导弹发射车,16辆导弹装填车和若干模拟设备组成。

而今晚在整个北九州地区有超过4个这样的作战单位投入了这场对对马海以北的中朝军事目标的导弹逆袭战。而SSM-1虽然被称为岸舰导弹但从设计之初就要求可以从内陆地区50-60公里的纵深攻击海面目标,最大射程更达到150公里。此次投入使用的还有大量日本陆自长期隐藏的SSM-1S型220公里增程导弹。跨约平均宽度40公里的对马海峡,覆盖中朝军队大量集结的釜山军事三角区。

没有人会坐以待毙,何况是一个曾经辉煌过的大国。

这次导弹攻击历时7个小时,在整场公里中日本陆自部署于北九州的4个88式岸舰导弹作战群共对朝鲜半岛南部发射了超过200枚的SSM-1岸舰/地地导弹,在黎明到来之前日本空中自卫队还出动了7个波次总计45架F-1型攻击机和F-2B型多功能战机向朝鲜半岛南部发射了总计70枚93式ASM—2空对舰/空对地导弹以扩大攻击效果。

直到黎明时分,日本陆自的各攻击集群才逐步终止了攻击了,成序列的撤出原有攻击阵地,向九州岛内陆机动。而在整个攻击过程中,中朝军队几乎没有进行任何象样的反击。

大约数十枚无指导的远程地对地火箭在长琦市内爆炸,造成了日本方面数百名平民的伤亡。而中朝两国压倒性优势的中近程导道导弹却始终保持着沉默。

“或许,中国人会放弃渡海登陆也不一定。”一夜不曾合眼的安在石望着依旧平静如初的对马海说不清是庆幸还是失望。在他背后更多的日本平民正携家带口的向内陆疏散。战争的脚步依旧在步步逼近。“留给我吧!这舞会的最后一曲。” 安在石默默的祈祷着,他们连的士兵再次离开战壕,在面前的海岸上部下更多的地雷。

釜山军事三角区大体的地域范围涵盖了昔日大韩民国的经济动脉—釜山领区,包括了釜山、大丘、蔚山三个中心城市以及庆尚南北两道,是昔日韩国主要的工业基地以及货运中心。而今则作为中朝两军对日作战的主要前进基地和集结地域。

在即将展开的代号为‘五牙行动’两栖登陆作战的预案中,除了西线攻击集群所包括的朝鲜人民军第15军、第21军,下辖4个机械化师、2个独立步兵旅和1个空降狙击兵旅以光州为集结中心由西部的丽水、木蒲等港口出击,对韩国流亡政府控制的济州岛发起两栖登陆作战,以吸引日本方面的注意力之外。

包括朝鲜方面人民近卫军团、2个海岸兵师(海军陆战队)、中国国防军190陆航空突师以及其他部队在内的总计14个师所组成的东线攻击集群以及由中国人民国防军第146装甲师、第452机械化步兵师及朝鲜人民军新编第15、第17、第22机械化步兵师所组成的中央攻击集群都将由釜山三角军事区出发,以日本北九州地区展开两栖登陆作战。

仅从纸面上中朝两国为此次两栖登陆作战所集结的兵力就达到40个师旅级作战单位,总兵力达到62万人,而朝鲜军政府的喉舌们更在很多正式或非正式的场合宣称此次作战将象二战后期的美军对日本本土的攻击一样,是一次冰山行动。

一切为两栖登陆所展现的力量都只是冰山的一角。而更为恐怖的打击将在日本的本土决战中出现。但是真正站在经历了战争之后的釜山,赵锒却知道一切都是外厉内绌。

在庞大的进攻兵力之后,真正支撑一场现代战争的基础是强大的工业能力。早在进攻开始之前朝鲜军政府就在全力以赴的修复和改造昔日釜山三角区工业能力。在旷日持久的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之前,韩国政府并开始将汉城、京畿两地的军工企业内迁到釜山地区,在前后历时两年的战争中实际上是釜山经济圈在支撑着韩国军队对抗着来自北方的压力。

在最后的洛东江防御战阶段,釜山工业圈实际上已经处于超负荷的运转阶段。但在朝鲜军政府接管这些工厂之后,一场不顾客观现实的巨大生产狂潮才真正到来。

由朝鲜军政府所控制的“主体朝鲜生产管理委员会”在整个朝鲜南部成立六个地区本部,按地区对原韩国地区的30个国家级工业园区进行接管。在朝鲜军政府看来,韩国自上个世纪通过经济高增长实现工业化是实现主体朝鲜复兴和强大的关键。

韩国中部地区的半导体、信息通讯、电子、纤维产业、南部地区的汽车、造船、石油化工中心、非铁金属工业在人民军的刺刀下迅速得以恢复。但是昔日国际上知名的韩国品牌却以不复存在。大量品质优良的工业产品被直接为朝鲜军政府移为军用或为中俄两国的企业进行附加值低廉的OEM贴牌生产。

距离赵锒的第146师集结地域不远的蔚山尾蒲国家级工业区,战争前本是石化、汽车、造船园区。自1978年开始建设以来,经不断扩建2011年总面积已经达到了4613.5万平方米,入住企业达到6000家以上,区内职工超过10万名,生产总值达到100000亿韩元,出口总额50亿美元以上。

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在荒草丛生的工业园内,由朝鲜人民军押解着韩国工人每天都残破的厂房在为朝鲜军政府生产着。而来自中国东南沿海的企业家们通过各种手段从朝鲜军政府手中收购那些依然优良的资产。就在前两天一个来自深圳的汽车配件企业的杨姓董事就一掷千金的收购了一家昔日为现代集团生产发动机的工厂。

在他举办的宴会上,这个出身湖南的汉子眉飞色舞的向赵锒吹嘘十年前韩国人是如何在他的办公室内将中国的产品说的一文不值。而今天他可以名正言顺的以失常价格十分之一的价钱让韩国人为他打工。“我爱你,强大的祖国。”酒宴的最后,杨姓董事显然喝醉了,拍着桌子畅快的大声喊道。“赵师长,拿下日本吧!我还想着日产在本州的工厂呢!”

“主体朝鲜就象全速行驶的坦克,在狭窄的山路的奔驰。而在道路的前面是不可避免的急转弯。” 在朝鲜军政府秘密开设的军官俱乐部内,从韩国各地征集来各式美女穿着薄如蝉衣的薄纱无上装在欲火中烧人民军军官怀中浅吟清唱。新编第15机械化师师长金焕正少将似醉非醉的对赵锒说道。的确对于经历了两年的战争,昔日制衡南北的稳定体制已经崩溃,要重建一个强大的主体朝鲜任重而道远。而内外交困的环境下,倒行逆施可能才是解决问题的无二模式。通过对日作战来转嫁主体朝鲜内部不断激化的矛盾,夺取日本的资源来解决未来发展的问题。这正是朝鲜无怨无悔的将自己绑上战车的理由。

“听说北方很多村子全空了,所有男人都被拉进了部队。女人全送进工厂。” 金焕正又喝了一杯压低了声音对赵锒说道。

“那土地怎么办?” 赵锒苦笑着问道。

“租给你们的人啊。” 金焕正淡淡的回答道。早在第二次朝鲜战争中,很多中国商人就铤而走险跟随着中国军队推进的脚步进入朝鲜半岛。

他们中有如来自深圳的杨姓董事的企业家,而更多的则是带着发财梦来朝鲜淘金的小商人。他们带来了中国大陆早已滞销的产品,然后了廉价收购朝鲜半岛的土特产。

而随着朝鲜军政府重心的南移,朝鲜军政府开始对中国开放海外投资渠道。更多的中国商人拿着朝鲜军政府的批文来到朝鲜北部播种理想。“两年的战争朝鲜中已经失去了近千万人口了。你们那还有力量成军啊?”几乎全程经历战争的赵锒目睹过朝鲜军队最后的窘境。

防守平壤时的全民皆兵,攻克釜山时的娃娃兵营。而为了登陆日本朝鲜军政府制定更大规模的整军计划几乎可以说是空中楼阁。

“北方最后一个适合兵役的男人或者女人都已经走进了军营。我们还有由政治犯、轻度刑事犯组成的惩戒营、由在战俘营中表现好的战俘组成的赎罪营。还有在南方征召的日本本土治安军。我们又拥有了百万大军。” 金焕正说到最后突然高声叫道:

“主体朝鲜万岁,我们要踏平日本。”就在那一刹那,日本陆上自卫队发射的88式SSM-1岸舰导弹击中巨大的爆炸声在不远处传来。慌乱中,那些韩国女人尖声嘶叫着,有人朝天开枪,场面混乱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