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八章节 祸起萧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当初在‘Official Develpoment Assiata,政府开发援助资金’赌球案丑闻爆发的时候,很多不利的证据便直指向了越南政府高层。甚至越南最高领导人、现任总书记农德孟都被被本越南官方媒体直指其家族与交通部丑闻有牵连。

农德孟被卷入到这起一直以来在越南国内最为臭名昭著的交通运输部集体腐败事件中来,引起整个越南全国震惊。而其作为总书记的领导能力,也因此受到了越共党内外公开的批判和质疑。这在当初甚至一时间使得农德孟谋求连任的道路由一路坦途陡然变得崎岖艰难。

正如雷石将军所说的那句话一样“ODA的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复杂的是很多别有目地的人利用这起案件来达到自己攻击仕途上的对手、打倒其他异己,而反腐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曾经有越南媒体揭露,农德孟的女婿邓黄海正是涉嫌集体贪污的交通运输部第18项目组(简称PMUl8)第一分公司的总经理,并以此推测农德孟的家族产业可能与PMUl8项目有着相当的关联。这样一条消息使得越南民众对报纸及互联网接连报道的这一丑闻更加愤怒异常。

“如果裴进勇(交通部下属的负责交通建设项目的PMU18总经理)没有被发现参与赌球,他和他的上司甚至可能一直会爬到中央委员的位置。到底是谁,出于何种目的,一路扶持着他们一步一步往上爬,恐怕只有老天才知道。”越南《青年报》的评论员文章曾经这样写道。

在越共十大召开之前,越南政府的‘三驾马车’-越共总书记农德孟、总理潘文凯、国家主席陈德良,都曾在不同场合对外表示‘越南第二轮革新中涉及的******将以整治腐败为首要任务,十大所产生的新一代领导人必须是反腐的坚实拥护者。并具有绝对清白的行为纪录。’可是谁都知道这样的表态对于当时便是越共总书记的农德孟意味着什么。

虽然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农德孟的女婿邓黄海有确切的腐败行为,但当时的这股浪潮并不仅仅是在一时间对农德孟的政治清誉构成了重大打击,更是为现如今的这一幕埋下了伏笔。

当初在所谓的‘农德孟家族产业可能与PMUl8项目有着相当的关联’的报道被炮轰出来的时候,越共中央和越南政府的态度令人琢磨。直至今日,在这个问题上,越南党政高层都依然是以沉默来作为自己的官方态度。而在2006-2007年的那段日子里,越共党内要求选出新领导人的呼声则同样开始不断扩大,有很多意见认为“农德孟连任并非真正的稳定”,而在十大之前,越南党内甚至出现了“农德孟下台”的呼声。

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而已,在越共十大之前,这种借着ODA案大肆争权夺势,打倒异己的浪潮更是到了高潮。越共中央委员会全会开幕前夕,‘救国英雄’武元甲将军等元老在报上公开登文,严厉批评党和政府,这无疑是给了越共领导层以一记重击。

“一个隐瞒错误的党将走向失败,一个承认和找出错误的党,才可称得上是勇敢、坦诚和强大的党”当时已经年近94岁高龄的武元甲将军这样在报纸上载文抨击到。

接着这股风潮,于是在中央委员会全会上,多数意见认为农德孟直接连任将导致党丧失威信,因而多数常委决定推荐时年63岁的胡志明市委书记-阮明哲为第二候选人,提交党代表大会作出最终投票表决。

和一向公平、公正的中国政府高层选举不同,在越共历史上,推荐多位候选者,实行差额是非常罕见的,所以很多党员并不是很认同这种改变。而农德孟又是长期以来国际社会所认可的越南稳定的代表人物,所以很多党员认为一旦农德孟的领袖地位受到冲击,会令很多国际投资者对越南政局感到担忧,从而影响到越南的经济的蓬勃发展劲头。而且,在ODA案的问题上,南方的媒体显得有些太过于‘无法无天’了。

结合十大召开之前,有关草案邀请民众公开讨论以来,来自越南南方的媒体所引领的一系列‘大动作’来看,这所有的一切更像是证明了越共内部的改革派在推动国内****施行方面,通过摸索,正在逐步找到一个很好的着力点。

所谓的ODA案不过是改革派作出的一种主动拿高官‘开刀’的姿态,其目的是为了新一轮改革、特别是****做准备,提前释放民意以降低风险。

谁都知道,在2007年之前,随着越南革新的推进,贫富差距被逐步拉大,官方与民众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民间对腐败的怨气越来越大,并发生过大规模的抗议暴动。然而随着****的开展,这样大规模的社会秩序动乱又是越共中央领导层所要尽力避免的。

在以往的越共全国代表大会中,越方都会要求他国的共产党代表团前来观摩大会。但唯有十大,越共首次打破惯例,没有向任何国外代表团发出邀请。整个大会被外界称作是一次‘闭门会议’。为期八天的回忆里,越共领导层不但自我批评,而且还公开向全国人民承认未能落实防止官僚贪污和铺张浪费的工作,经济财政部门的管理和监督未能透明;各级机关行贿和官僚作风、以及‘关系网’和‘裙带风’等盘根错节也是严重复杂。

越共并不是中国共产党,后者拥有着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能够从人民群众中发现问题,思考问题,改革问题,所以中共能够很好的适任领导着14亿中国人民走向伟大复兴的大路,从创建和谐社会开始,中共就力所能及的从基础开始,完善修复整个国家的矛盾。

从汶川大地震,到08年奥运会,中共领导下的中国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而此时的越共呢?他们除了争权夺力之外,他们还能够做到什么?尽管当时的国家主席陈德良在十大开幕典礼中承认自己有责任为党内的贪污腐败丑闻做出检讨,但谁能够去面对这些。

越共本来没有什么广泛的修复能力,官僚作风、极左思想严重影响着这个国家、这个政党的发展。南方的媒体整篇整篇都是刊登着直斥高官、要求官员下台的言论,这并不仅仅是存在有意识形态的问题,而且更多的是被看作为越共内部以南方力量为主的改革派对农德孟的刻意施压。这也是越共中央所存在有的最大问题。

最初在2001年,农德孟接替保守派的领军人物-黎可漂担任越共总书记的时候,很多人都将其视为是越南改革的希望所在,因为从一定的程度上来看,农德孟的‘改革与和解’主张很是受到越共党内干部和越南商人的欢迎。可是在在南方势力为主的改革派眼中,农德孟还只是倾向改革的‘中立者’,在改革尺度上摇摆不定,是一个典型的弱势总书记,魄力不足。

在这些改革派认为中,只有坚定的改革分子才能带领越南。因此由南方势力控制的官方媒体对农德孟的质疑,很大程度是被理解为是改革派期望通过正面施压,迫使农德孟与保守派划清界限。要洗刷其政治形象‘污点’的农德孟必须对推动改革做出更有份量的承诺,才能在党内谋得多数支持。这显然是赤裸裸的逼宫行为。

而纵观那次对越南政治发展有着极巨影响力的越共十大,很多国际观察家都将其视为是第一次把******摆上正式议题的越共代表大会。也是越南的第二轮革新。

这次会议带给越南的后果是极其灾难性的,在越南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闭幕会议上,时任越共总书记的农德孟最终战胜了‘挑战者’胡志明市委书记-阮明哲获得连任。可是纵观新的三驾马车,农德孟、阮明哲,以及出身南方的明海省委书记-阮晋勇,三人之间有两人出身在南方。这对此后的越南国家政治走向是极具悲剧色彩的。

和中国共产党那执政为民的政治作风不同,同时共产党的越南共产党尽管只是小字辈,可是他们却没有从中共老大姐手中学到真正的共产党人的作风,而是学到了老大哥-已然灰飞烟灭的苏联共产党的左派官僚主义。南北方的政治斗争更像是敌我之间的斗争。

而这个时候,作为北疆邻国的中国怎么不会注意到这个南方国家的情况呢。一直谋求着和平发展的中国在最初的时候只是坐观着南方的情况发展,即便是2008年度越南因为国内严重经济危机,而选择以南海问题转移国内民众视线的时候,中国政府也只是冷然面对。

紧接着发生的事情,也正如中国政府所意料中的那样,农德孟、阮明哲、阮晋勇这辆三驾马车并没有能够很好的拉住越南的国家走向。尽管越南政府很大程度的上的控制了南方的左翼力量的发展,而逮捕越南《青年报》记者阮越战和《胡志明年轻人报》记者阮文海就是越南政府试图遏制这种情况继续的恶化下去。可是尝到甜头的南方势力怎么会就此罢手。

而从国家政治的角度上来说,Official Develpoment Assiata贪污案带给越南普通民众的却是一道永远流逝不去的阴影。而这个时候的中国政府,自然也知道怎样利用这件弊案来从根本上瓦解越南人最终的心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