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奥鲜为人知的事:抵触李玮锋郑智?队内真正黑手

记者赵震报道 中国国奥队在本次奥运会上的两张红牌成为了最大的耻辱,中国足球输球、输人。但是稍稍熟悉这支球队的人对于出现这样的结果并不会奇怪,因为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红牌、打架、负面事件一直在围绕着这支球队。几乎每一次长期集训都会以一次暴力或者是负面事件的出现告终。是这批队员天生暴力吗?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批国奥队球员不断出现负面新闻的状况?值得注意的是,这支球队的前身国青队从未有过打架、故意伤人的暴力性新闻,但在正式组建成08国奥队之后,这批小伙子却成为人们眼中的“不良”青年。如果说,提高球队技战术水平是教练组的责任,那么对于球队群体性格和作风的打造就在于有赖于管理层的悉心工作。两年来,国奥队负面新闻频出,“红祸”愈演愈烈,这不得不说是国奥队管理的巨大失败。


两年来,“队委会”一词出镜率非常高,作为奥运战略下特殊管理机制的产物,无论是女足国家队“马良行出走”的消息,还是男足国家队“队委会排挤杜伊”的新闻,都证明了这个特殊建制在每支国字号球队中具有十分特殊的地位。女足、男足如此,国奥队当然不能免俗。如果将国家队和国奥队以及女足的队委会拿来比较,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作为队委会之首,三支国字号球队的领队都是曾经长期失势的“老面孔”。无论是蔚少辉、张健强还是李晓光,他们的上位无一不是谢亚龙为了直接掌控各国字号球队的手段。可以肯定的是,对杜伊到底采取何种态度,国奥队队委会都要视谢亚龙的态度而定。当谢亚龙在最初力挺杜伊之时,队委会则更加着力地渲染杜伊的执教能力,甚至不惜对队中发生的矛盾和问题视而不见。而当谢亚龙对于杜伊的态度发生转变,队委会则又成为矛盾的催化剂。正是在他们的推波助澜下,杜伊被架空。这样一个只唯上不唯下的管理团队又怎么可能按照既有规律去帮助一支球队健康成长?


不作为成滋生暴力的温床


2007年年初与皇家园林巡游者队的打架事件是国奥队正式组建之后的首次负面事件,那次的集训长达40多天,早在法国期间国奥队的年轻球员因为长期集训就已经出现了烦躁的情绪,已经有两次热身比赛里与对手出现了身体冲突。但队委会此时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在球队的内部会议上领队李晓光没有对球员提出提醒,也没有在私下里与球员进行思想工作。


而与皇家园林巡游者队的打架事件发生过后,国奥队在发布会向外界主动承认错误。事实上在这次打架事件里,国奥队并非是主动挑起事端的一方,而队委会的决定也让国奥队在后面很被动,因为国奥率先道歉,陈涛等受伤球员的赔偿问题便无从谈起,原本理亏的皇家园林巡游者队一方也抓住中国先道歉的一点恶人先告状。按照常理,国奥队出现这么严重的恶性事件,队中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建立起相应的规章管理制度,以避免类似事情的再次发生。但队委会此时却不管不问,完全任由这种不良倾向继续发展下去。而此后,国奥队在比赛里面的红牌仍时有出现。


一个有讽刺意味的事件是,这支国奥队是请裁判讲课最多的国字号球队,金哨孙葆洁先后三次为这支国奥队讲课,奥运会之前的讲课还特意提到了要避免恶性犯规。但一位队内人士说:“光讲课有什么用?如果在那次英国打架事件之后,队里就能够借机严格管理,奥运会上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去年轰动一时的“情色门”事件也突出地体现了队委会的“不作为”。事实上在姜晨顶撞教官之前,已经出现了不好的苗头。当时国家队和国奥队分成不同的班进行军训,因为老队员们比较成熟,教官对国家队所在的班组表扬较多,这让国奥队的球员心里不太服气。日常的生活当中已经流露出了对教官不满的情绪。当时球队内的管理人员不可能没有发现这种苗头,但却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最终姜晨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与教官发生了冲突,再加上张晓彬的情色玩笑,一件本来可以避免的小事被升级成了“情色门”。那之后姜晨的国奥路也基本断绝。


在“情色门”的事件上,作为队委会之首的领队李晓光也做一件荒唐事,他在对于队内发生的事情没有完全搞清的情况下在全队会议上竟然将与事件无关的戴琳当众批评,随后在事件真相大白之后,李晓光又不得不当众向戴琳道歉。连领队的做法都如此荒谬,可见国奥队的管理工作有多么失败。


欺上瞒下造成误会升级


按照组建之初的目的,队委会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角色。队里的情况需要由他向主管的主席汇报,上面的精神需要他向队里传达,但国奥队队委会却常常为了回避责任而欺上瞒下。正是这种欺骗让国奥队的上下之间、中外之间形成了一种信息上的不对称。就连最后时刻杜伊的下课,也与管理层的煽风点火有直接关系。


关于谢亚龙和杜伊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目前没有人能够真正说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队委会在关于杜伊在训练时间和内容上的汇报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谢亚龙和杜伊的矛盾。很多人都还记得去年的土伦杯上,谢亚龙称赞杜伊是“战神”。但很少有人知道,“战神”来自队委会对于杜伊不切实际的吹捧。


队委会一个很重要的职责是要将杜伊在一段时间内的训练计划上报给中国足协的主管主席。而领队李晓光在写给谢亚龙的杜伊训练计划里,训练时间常常是加长的,如果杜伊练了150个小时,会被加到180甚至200。防守训练一般所占的比重都不是很大,但在队委会上交的报告里面,这样训练的比重有时候会占到10%。


所以随后发生在杜伊和谢亚龙之间的情况我们就不奇怪了,为什么奥运会前谢亚龙会突然提出杜伊的训练强度不够?那是因为他长期从队委会的报告里了解到的杜伊是一位坚持大运动量训练的教练,突然他在跟队之后发现杜伊的训练强度不如之前报告里提到的那么大,自然要有想法。可以说在队委会虚报杜伊训练计划之日起,最后谢亚龙与杜伊之间的危机就已经埋下了种子。


放纵大牌引起不满


谢亚龙选择蔚少辉、李晓光和张健强这样的人入主各国字号队委会显然经过深思熟虑。这三个人都有相关出任相关职位的经验,而曾经关系处理不得当儿失势的经历使得他们懂得不少处理上下关系的“哲学”。他们统领的队委会,对于处理人际关系有着突出的“才能”。


在去年的南非8国赛之前,杜伊的签证一度没有办好,当时杜伊竟然对球队说:“如果办不好签证,这次出国之行我就不去了。”对于杜伊这样无理的行为,队委会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同样的,平时杜伊在队里的经常训练和比赛时打手机,中方管理层也视若不见,等到最后媒体提出来之时,杜伊已经认为这是外界故意在与他为难。


意大利拉练期间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球队提达意大利的时候,杜伊竟然提出希望全队陪他等候2个小时以后到达的夫人,对于杜伊的这一无理要求,队委会同样未置可否。但在球员的坚持下,杜伊才与全队一起前往了基地。正是队委会对于杜伊的这种放纵,才让杜伊在最后时刻众多媒体的监视下把各种劣习曝了光,谢亚龙也是因为无法忍受杜伊场内场外的恶习才最后下定决心换帅,某种程度上,队委会也犯了“姑息养奸”的错误。


由于谢亚龙对于三名超龄球员信任有加,当他们加盟之后,队委会在管理上同样对于三名大牌球员大开绿灯,最后的备战阶段这支国奥里面,队中是有一个“特权阶层”存在的。因此,国奥原来的适龄球员自然会产生不满情绪。


在延边的比赛结束之后,国奥队有两天的时间前往长白山调整,但是李玮锋与郑智两名超龄球员没有随全队前往,当时他们向队委会申请回家,而领队李晓光轻易地同意了他们返回家中与家人团聚。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与新西兰的首场比赛结束之后,当天晚上。队委会决定所有的适龄球员都必须待在酒店里不得外出。但李玮锋与郑智两人却得到特殊待遇,他们可以与各自的家人相会。


球员见家人无可厚非,但厚此薄彼、不能一视同仁的做法却让国奥队的适龄球员相当反感,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几名超龄球员在这支队中的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