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新兵原创]莽撞之旅

年少轻狂的我,一度痴迷武术,尤其对马氏内家养气功勤习不断,不过书本上来的有时却是懵懵懂懂,练的时候总是觉得有些胸闷,一股热气在后脊梁上挥之不去,无奈下,竟然拿着自己积攒的一点压岁钱,去到北京找书的作者马礼堂先生,根据书上介绍马先生是人大的体育教授。那是生平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车子从长春出发一路颠簸,眼前的高杆玉米高粱变成成片的水稻地瓜,眼前出现了淡淡的远山和清清的带状河流,特有的小庙一样的民居在面前闪现的时候,我知道北京要到了。

那是89年吧,因为那段历史原因,街面上还有很多执勤的武警,北京的街道很宽,街面上风驰电掣般行驶着各种车辆。街边上一群老太太用冰块枕着某种瓶装饮料,虽然价格不高,可我买不起。找了很久,找到人大,人家告诉我马教授已经去世好几年了,只好沮丧的回家。可我腰包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结果因为到火车站逃票,被满口京腔的售票员揍了一顿,并罚我擦车。那时北京站很拥挤,很多人在露天的地上席地而坐,等车来的时候一股脑检票,我在人群里被挤来挤去最后几乎被裹挟着到车上去。因为我没有钱,所以连座位也没有,便在厕所旁找个地方坐下来,秋天的晚上车上即使人多的时候,也感觉到彻骨的寒冷。当然寒冷的还有我的心,我的武林梦彻底的破碎了。

车到沈阳的时候,终于有空座了,随便找了一个坐上去,还好这样舒服多了“饿了吧”一个靠窗子的中年人,递过来一个热腾腾的熟玉米,我实际上已经饿了一天了。估计是我蓬头垢面的狼狈相吸引了他吧,我不假思索的接过玉米就啃了起来,那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香甜的玉米。依稀记得中年人是哈机电公司的名字好像叫吴运铎。我的偶像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可是一个陌生人却让我对人间的温暖有着真实的感受。

后来我回了家,气功也从此不练了,生活又回到老样子,我忙着读书,找工作,娶妻生子。可我的灵魂深处永远记着那次旅行,还有那个给我一个熟玉米的中年面孔,吴叔叔,您现在还好吧!至少有一个你曾经帮助过的孩子,在长春为你时时祈福。

本文内容于 2008-9-17 5:52:46 被远东少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