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李昊在毕业后分配入红旗军第5集团军独立炮兵7师任排长,参加了突破岭外谷的一系列残酷争夺,经历了该师历史上最艰苦的行军。立过一次小功,获得一枚三等红章勋章,军衔提升为银星中尉,职务提为副连长。部队越过国界后,突如其来接到命令,要他返回帝都到总参军务部报到。这道命令让李昊大惑不解,他一个小小的银星中尉被总参召见,实在是太意外了。回到总参方知是龙行健元帅点名要他去做副官。这道命令让他既意外又不意外,一直对李家关照有加的龙行健还是满足了李宇天遗孀的要求,在李昊经历了大半年前线战斗后,将李昊调任自己的副官,一般情况下,大区司令的副官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李昊接任了李鱗的工作,这个跟随龙行健六年的“老副官”被任命为黑旗军第6集团军某团的团参谋长,这应当是一个过渡。在遍布龙行健老部下的第6集团军,李鱗的前程可想而知。

李昊接任之时,龙行健仍在家著述《城市攻坚》,李昊到任后帮助龙行健完成了最后的章节,李昊的文笔不错,帮龙行健做了最后的润色。3月中旬,李昊跟随龙行健回到南方军,跟着他的司令官指挥了温泉关战役,取得了就近进行海上补给的基地。李昊近距离观察了这位传奇统帅的战役指挥风格,作为一个军校毕业不久的炮兵军官,以前根本无法想象指挥数百万大军作战是怎样的一个情况。当时奥伦堡战役结束不久,龙行健内心有很重的负罪感,在温泉关战役期间,指挥风格更加细腻流畅,李昊第一次感受到大区司令官在战役中的重大责任,每一道命令都关系着上万人的生死,影响着战争的全局。战役期间龙行健那种专注,那种心无旁骛,令李昊怦然心动。但温泉关战役即将结束时,他跟随元帅到前线视察,遇到了敌机轰炸,装甲指挥车被炸弹掀翻在沟里,元帅的左腿磕在了车身上再次受伤------李昊陪同龙行健回帝都陆军总院治疗。

李昊极端歉意地向元帅的四位夫人坦白了元帅负伤的情景,做好了为此承担责任和责备的准备。副官的最主要职责就是保证首长的安全,这点他显然做的不好。那段时间龙行健的另一名副官,赵星金星上尉被派下去调研部队实力,他应当负完全责任。夫人们并没有责怪他,那个苏医生告诉他司令的左腿曾受过重伤,这使李昊更为歉疚。虽然总院最后的检查结果证明元帅的左腿没有新的大问题,总是让李昊感到不安,为此也遭到母亲的责怪——自儿子被调担任副官,秦老师对龙行健的不满都化为了乌有。

李昊将龙行健看成自己的长辈,虽然年龄上二人相差不到十岁。龙行健是父亲的学生,更是父亲的战友。记忆中的父亲模模糊糊,因为那时父亲总在外地服役。龙行健在闲暇之余给李昊讲述了其父的许多故事,担任少年军校副校长时期的,担任292团副团长时期的,在齐宗游击时期的事情更为详细。李昊从元帅的讲述中可以听出对父亲的怀念,这是男人间最为崇高的感情。上过战场见过死亡的李昊现在完全理解了元帅当时不照顾他的动机。李昊甚至怀疑,元帅一直关注着他,了解着他在大半年战斗生涯中的表现,如果不合乎元帅的要求,他现在就不会站在这儿。李鳞少校,赵星上尉都叮嘱过他一些当好副官的细节,提醒他一些元帅的为人特点,比如对普通士兵始终关爱,这种风格在国防军的将帅中是极为罕见的,千万不要做出歧视和侮辱普通士兵的事情,别的失误元帅或可原谅,这方面元帅深恶痛绝。

这种事我是不会干的,李昊想。

7月23日,龙行健元帅返回乌姆塔黑旗军司令部,受到司令部军官们的热烈欢迎,一度时间传言元帅腿伤不能回前线了。在司令部大楼前的广场上,黑旗军在邱本参谋长的导演下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周围大楼的所有面向广场的窗户都被警卫团的士兵把守,邱本率黑旗军司令部主要将领列队欢迎司令官的回归。按照龙行健的要求,林小如穿了身军装,在赵星的带领下先进入司令部,在面向广场的司令官办公室窗户上观看了欢迎仪式。场面热烈而肃穆。赵星已经跟龙行健的家人非常熟悉,给林小如介绍着每位将领的姓名和职务。和龙行健成亲十年的林小如实际上对军队非常陌生,不仅比不上苏洁和婉儿,连崔静都不如,她根本搞不清每个职务是什么意思,但广场的场面告诉她一个事实,丈夫在军队中的巨大权力和威望。

回到司令部的龙行健立即进入角色。“昆雅山”战役的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完成,部队已休整补充完毕,一部分部队已经进入出发地域。一切都在等待他这个司令官的命令,整个黑旗军就像拉满的弓,绷足了劲。

23日下午,也就在兰斯开会研究解除海因茨参谋总长的时候,龙行健主持召开了黑旗军第一次作战会议,集团军司令官们,航空队司令们及总部各局的主官参加了会议。

首先由邱本金星上将汇报了战役布势。巨幅地图上,黑旗军五个集团军,从左往右,第2、第6、第18和第12集团军一字排开,第10集团军停留在12集团军的右后方,这个集团军装备了最多的坦克,他们既是黑旗军的总预备队,又承担着隔断苏克达米与兰斯中部的联系。参加会议的高级军官们知道,当战役打响,黑旗军将形成二个拳头,左翼的第2集团军和右翼的第12集团军将展开他们的装甲突击集团,在苏克达米城下合拢钳口,力争将兰斯地面主力歼灭于苏克达米城外。这个方案是根据空中侦察确定的,兰斯守军将他们的主力摆在了苏克达米接近地,这非常令神华军意外,也非常令黑旗军高兴。战役的展开完全是根据龙行健的意见部署的,但此刻龙行健凝视着地图,似乎对这个布势有什么不满。

“将军们,”龙行健走到沙盘前,“这次会战的规模是前所未有的,从兵力到地域都是空前的。战役主要是南北对进,陆战队只承担辅助攻击,他们不是关键的因素。我们还是红旗军先进苏克达米?”龙行健目光炯炯地环视周围的将领,“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说,当然是黑旗军。是的,我也这样想。从地形到兵力特别是装甲兵力,我们都比我们北线的战友强。但兰斯人将主要的防御力量放在南线了。将军们,我离开帝都时,希望皇帝陛下给黑、红两军划定战役分界线,这毕竟是两个战略军第一次配置于同一个战场,也许是最后一次。但是,陛下没有划定。这意味着什么呢?竞争,对,他在用这种方式号召黑旗军和红旗军竞争一次。将军先生们,我制止了你们对苏克达米市区的轰炸,楚司令也下达了相同的命令,是的,这来自陛下的授意。兰斯联邦的主要领导人现在仍在苏克达米坚持,这很耐人寻味,不是吗?敌人的布阵也很耐人寻味,情报表明,苏克达米市内并没有,至少现在还没有部署巷战,这意味着什么呢?我来告诉你们,敌人在寻求结束战争!他们既想和我们打一仗,又不想大打,不想让他们的首都毁于战火,用心良苦啊。所以,苏克达米战役带有很强的政治意味,打好了,它就是大陆战争的最后一仗,黄旗军、青旗军当面的敌人将传檄而定!现在,我强调此战的纪律,各部务必约束部队,在进入市区后切实做到秋毫无犯!这对我们稳定兰斯局势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航空兵,”龙行健扫了一眼身穿天蓝色制服的航空兵指挥官,这回有陆航和海航各二个航空队参战,配属黑旗军。“航空兵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轰炸市区!战役仍按原定部署进行,要加强空中侦察,密切注意敌人的动向。邱参谋长,你来发布战役预令吧。”

会议顺利结束,每个集团军司令都信心十足,包括第6集团军。龙行健留下乔木,跟他了解了部队的补充情况,问的很详细,乔木汇报的情况显然令元帅满意,李昊见元帅一直将乔上将送出大楼,握手道别,目送乔木将军的车队离开。他没有回大楼,而是叫李昊备车,三辆装甲指挥车立即开来,龙行健的警卫班随时待命。上车后说去13军,警卫班长点点头,很近,大约1小时就到。车刚开,龙行健又叫停了,对李昊说,算了,不去了。叫周军长来吧。

周峰赶来时,龙行健正在看一本装帧精美的杂志,见他进来,示意周峰坐下,“《大陆地理》,我看过的最好的地理杂志,开战前,在帝都可以买到,后来只能通过特殊渠道弄了。”他将杂志丢在桌上,起身转过巨大的樱桃木办公桌,坐在周峰对面,“2集的白参谋长患病,那种需要做手术的病,可能情况不好,人已经回帝都了,”周峰明白了龙行健的意思,“不,我不愿意。”龙行健点点头,“我猜你会这样。由你吧。部队情况怎么样?”

“很好,一切正常,”周峰接过李昊端上的茶杯,“谢谢。”

“我想把你的军调出来,用于切断苏克达米的东进路线。不,第10集团军不准备执行这个任务,二个装甲军足够了。还有郭亮的军也准备执行这个任务。我们在苏克达米有内线,他们会提供我们及时准确的情报,兰斯政府的首脑会在某个时候离开,那时候空中一定走不通了,最安全的是陆地。他们一定跑不过你的坦克,对吧?只是这个时机不好把握。如果第10集团军提前遮断他们东撤的道路,局面对我们不利,他们可能会拼死抗击,或者------”

周峰觉得龙行健现在更像一个政治家。

“13军没有问题,遮断道路,我可以办到。你的腿没问题吧?”

“没有,小题大做了。这几年尽是检查身体了。总院和太阳堡的那些专家们最擅长的就是体检,全面体检,搞的我都成了医生了。推卸责任的家伙。不谈这个了,战争结束了,想不想转行?”

“转行?转到那里?我除了打仗什么也不会。”

“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学嘛。这几年还没打够啊?我可是够了,死的人太多了,我们熟悉的人,我的朋友------早些结束吧。我是准备转行的,或者说,换一种活法。”

周峰想起他一直堵在心里的话,“磐公子在黑旗军待了很长时间。司马也来了,但躲着没见我。开过几次会------”龙行健摆摆手,“我知道,他讲了些什么我都知道,恐怕陛下也知道。他多心啦。至于司马雪岭,他给司马诚写信,很出格,司马家族已经完了,没人敢给司马家族平反,想借助磐公子更是一厢情愿。世家子弟啊------”

周峰感到龙行健的陌生,仿佛一切都不在意,一切都在他掌控中,“自己多心了?”周峰想。

“峰子,这些年我是怎么走过来的,你算一个见证人。如果担心我有什么想法,那就错了。告诉你,战争结束,我会脱去这身军装,是的,我累了,想好好歇几年,陪陪孩子,陪陪老婆。这些话,”龙行健指指心口,“没几个人相信,你应该相信。”

“我相信,可是你做不到。是的,做不到!”周峰站起来,“当你做了某些事,获得某些称号后,你就身不由己了。阿龙,你确实太累了,但,”周峰看见林小如进来,收住下面的话,“啊,是你啊。感觉怎么样?”

林小如由赵星陪着在乌姆塔市区转了一圈,“好啊,原来只是听说,想不到我能来兰斯国------很漂亮呢。”林小如脸上淌着汗。

“看你,说好不要乱跑。赵星也是的。”

“你别怪赵星,是我没见过大海。”林小如央告,“我就看了一眼,赶紧回来了。”

周峰打趣道,“哈哈,兰斯男人看到你可了不得,标准的神华美女啊------”

“周峰!”林小如叫道,她没想到一向庄重的周峰也开她的玩笑。她刚才确实见到了兰斯人,不过都是老人和孩子,而且隔着车窗,这是她近距离看到“活生生”的外国人。她没敢告丈夫,足足2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护送她。

“好,不说了。等打下苏克达米再去逛逛更有意思,我还想去呢。”周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