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三、攫取金百合 142、血染珍宝

幸运特快 收藏 6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内容简介] 为什么看不见东西,于效飞也不明白,这可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别人不知道,但是于效飞自己却是清清楚楚地知道,他是亲眼看见过那些日本人进到地下去的,他可以确定这下面是有路的,是绝对可以走得通的。但是,为什么看不见东西呢? [URL=http://book.tiexue.net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为什么看不见东西,于效飞也不明白,这可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别人不知道,但是于效飞自己却是清清楚楚地知道,他是亲眼看见过那些日本人进到地下去的,他可以确定这下面是有路的,是绝对可以走得通的。但是,为什么看不见东西呢?

于效飞掏出那张图纸,在灯光下,上面的东西可以勉强看得到。但是,这种情景跟隔着窗户看窗外的东西一样,有一种古怪的感觉,相当不真实。这是于效飞一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尽管他不害怕,但是,他开始对这下面的东西有所戒备了。

于效飞带来的这些日本人,根本不知道这矿井下面的危险。说实在的,即使是于效飞对即将出现的危险也不是十分了解,他对这种危险的防范自然也完全不足。

在这种心理下,一个日本人向前迈了一步,朝对面走去。大家看到,他向前走了一小段路,原来前面真的有很大的空间。

有几个人也向前迈了一步,伸手去试探前面的空间。现在他们面前的情景,真应了伸手不见五指的话,他们真的看不见自己的手了。

正在大家觉得奇怪的时候,刚才那个先迈步的家伙又向前走了一步,这样他距离大家就更远了。正在研究图纸的于效飞忽然听到了一阵惊叫,他抬头一看,他只能看见他面前的这个日本鬼子,于是他问道:“你们鬼叫什么?”

那个日本人说的话让于效飞气不打一处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叫,反正我听到他们一叫,我心里就觉得害怕,我就想叫!”

于效飞大声喊道:“你们都在叫什么?”

从他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他没了!他没了!”

“什么?什么没了?”

“他,他刚才往前迈了一步,就没有了!”

于效飞也同样看不清矿井里边的东西,所以一时也没有弄清是谁没了,他只好喊道:“南野,少了一个人吗?是谁不见了?”

南野突然开始学女高音,尖叫着说:“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看不见!这是个鬼洞!”

他一说出这个名词,立刻象传染病一样在这些鬼子们中间蔓延开来。日本人都非常迷信,到中国来杀人,还带着祝福能够杀人成功的护身符,当然,还带着其他保佑自己的护身符。总之,他们信的东西非常多。现在他们一遇到这种情况,很容易一下子想起他们传说中的东西,立刻开始害怕。

说起来,日本的那些东西,除了***以外,差不多都是从中国传过去的,要说什么神啊,佛啊,妖魔鬼怪呀,于效飞应当知道的和他们一样多,因为这就是日本人说的所谓同文同种的关系。可是,相比起来,倒是这些日本人信的全套的,于效飞一点都不信。

于效飞更加相信的是科学,他从小就受家里影响,不相信什么狐仙黄仙之类的玩意。上了大学,中国人更是提倡相信西方的“德先生”、“赛先生”才能救中国,就是只有科学和民主才能救中国,当然更加不相信什么妖魔鬼怪了。

所以于效飞一看到这些日本人这副丑态,心里的鄙夷和厌恶几乎让他无法忍受。于效飞强忍着这种情绪,大声说:“不要胡说,我来看看是谁没有了!”

因为这矿井里边实在看不清,他也只好使用原始的方法,挤到了这些人的身后,用力一拍身边的人的肩膀,那个人一声尖叫,一下子跳了起来。

于效飞大骂:“混蛋,是我!我拍到谁,谁就说一下自己的名字,听懂没有?”

这样一个一个地拍下去,被于效飞拍到的人都说了自己的名字,最后,大家也就知道了少的那个人是谁了。

于效飞问了一下那个人失踪的经过,有看见的就说了一遍,于效飞觉得这简直是胡扯。但是,有一个人失踪了,这件事却是明明白白就在眼前的事情,又不由得他不相信。于效飞也有点烦躁,于是大喊:“把火把拿出来,点上火把!”

这些鬼子一想,对呀,真是的,刚才都吓傻了,这不是有火把吗?这些火把是专门制作的,比一般的大得多,可以烧很长的时间,亮度也特别大。现在日本打下了东南亚,物资暂时还算充足,尤其是他们这种特务机关,想要什么都比其他人容易,所以这种消耗燃料的火把也做得非常奢侈。

这些鬼子七手八脚地把火把拿出来,掏出打火机就点。

于效飞急忙喊道:“小心!”

话还没说完,一个鬼子已经点燃了手里的火把,“砰”的一声巨响,火把喷出了巨大的火球,一下子把那个人的全身都罩到里面,那个人顿时变成了一个火人。

连于效飞在内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一个小小的火把,又不是没有用过,怎么会爆炸呢?

但是,现在已经不容他们多想,一个反应慢的鬼子一时没有躲闪开,手里的火把一下子戳到了那个身上着火的鬼子身上,他手里的火把也“砰”地爆燃起来,又是一个火人惨叫着朝大家扑过来。

鬼子们吓得惊慌失措,尖叫着到处躲避。于效飞一步跳过去,飞起一脚,把那个着火的鬼子踢到了前面的黑暗当中去。里面的黑暗一下子被照亮了,虽然还不能看清整个空间,但是,那个火人形成的火球却在黑暗中清晰可见。于效飞马上又是一脚,把剩下的这个鬼子也踢了进去。

两个着火的人惨叫着,挣扎着,在前面跳跃、翻滚,样子惨不忍睹。所有人都看得胆战心惊。在于效飞的心里,这种惨状只有南京大屠杀里边被鬼子浇上汽油活活烧死的人可以相比。

一想到南京大屠杀,于效飞的心又硬了起来,该死的鬼子,现在也轮到你们点天灯的时候了。

有了这两个着火的鬼子照亮,大家这才看到,原来里边有一个相当于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巨大空间,他们还在场外靠近边线的地方挤作一团呢!这可奇怪了,为什么看不见里边的东西呢?

看着那两个着火的人已经摔倒在地上,不再挣扎,这些鬼子这才清醒一点,他们喊了起来:“东乡,这到底是一个什么鬼地方,你有事瞒着我们!”

于效飞说:“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这是一个有几十卡车黄金的宝藏。”

“可是,这里边为什么会这么危险呢!”

“傻瓜蛋!没有危险,那来的黄金,要是黄金都象垃圾一样扔在街上,还轮到你们去捡吗?”

“可是,这里边到底有什么古怪?”

“我也是刚来,我怎么会知道?”

南野机灵一点,他问道:“你手里有一张藏宝图,那是怎么回事?上面不是已经标出了位置,你为什么不能提醒我们?”

“我不是已经跟你们说过了,这张图是我刚刚弄到的,我一弄到手,马上就找你们来了,我怎么能知道这里边有什么危险?”

这些鬼子不干了,纷纷嚷道:“把你的藏宝图让我们看看,我们不能白白送死!”

于效飞心想,好,让你们看也可以,正好想让你们看看,帮我破解这上面的密码,要不是要用你们日本人的脑袋来破解日本密码,寻宝这种好事能轮到你们?

藏宝图在所有人的手里传了一遍,大家都是莫衷一是,根本说不清。但是,这上面表明的危险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大家都不敢前进了。

于效飞说:“这上面标明了所有的危险,只是,这是用密码编制的,咱们不懂,所以也无法避开危险。”

南野说:“这儿都是特工机关的人,要破译密码还不容易,就是在这儿看着太费事。”

于效飞一想也对,就说:“对,咱们还是上去,慢慢研究,这下面看东西实在费劲。”

他们重新回到矿井上面,这才感到,天是蓝的,星星是亮的,空气是甜的。和矿井下面相比,这人间的世界就是天堂啊!

缓了半天,于效飞先说:“大家快看图纸,赶紧把密码破译出来,咱们不能在这儿停留太久,明天还要上班呢!宝藏的秘密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

这话说到鬼子们的心里去了,这些鬼子,没有任何人愿意和别人分享他们的宝藏。

大家赶紧围拢到一起,研究起这张图纸来。

忽然,南野问道:“你不是说这是一个国民党的军长留下的黄金吗?为什么这上面全都是日文标记?”

于效飞心想,这可是一个致命的破绽,他眼珠一转,马上说道:“啊,是这样,据说这个国民党的军长从中国老百姓那儿弄到了这些黄金之后,他的上级要他把黄金交出来,他为了不被他的上级发现,就雇用了一个日本工程师来为了他建造这个地下工程。”

于效飞的谎话编得很圆,这些鬼子一想,事情也是这么个理,完全说得通。南野点点头:“是啊,我们大日本的技术是支那人无法相比的。”

鬼子们都得意起来,吹嘘了一通。

于效飞心里十分厌恶,为什么这些鬼子每天都要做这样恶心的事情?那天才能不再和这些鬼子呆在一起?

他打断这些鬼子的话:“赶紧研究图纸吧,不破解这些大日本的技术我们就没有黄金!”

“是啊是啊!”

鬼子们又低头研究起图纸来。

看了半天,有人发现,这里面除了炸弹和毒气的标记之外,剩下的那些古怪的符号,原来是阴阳术的标志。这下鬼子们又叫了起来:“哎呀,刚才那个看不见东西的地方就是阴阳术啊!难怪呀!我们是进不去的呀!我们还是走吧!”

于效飞对日本阴阳术略有耳闻,但是知道得不多,于效飞为了成功地扮演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文化进行了多方的学习,他知道这是一种迷信之后,也就不感兴趣,不再研究了。

于效飞生气地说:“什么阴阳术,都是胡说。你们不想要黄金吗?既然这东西放在了里边,又画了图纸,就是为了要拿出来的,怎么可能进不去!”

大家一想,是这么个道理,这又不是什么魔鬼的宫殿,是人自己留下的宝藏,怎么会不让人再拿出来。看来还是可能进去的。可是,大家都不会阴阳术,这得怎么破解呢?

想了半天,于效飞说:“咱们破解他干什么,既然有图纸,只要按照图纸从旁边绕过去就行了。用不着咱们会阴阳术吧?”

大家恍然大悟,哈哈大笑起来。

下面,大家的全部注意力就转移到了这个密码上面来。于效飞说:“这个密码有一个索引,那个家伙只留下了一句话,‘就是他念的那首诗’,到底是谁的诗呢?知道了这个,就能破解密码了,我相信密码不是特别难的那种。”

“那么,这到底是谁的诗呢?那个留下图纸的人,当时是怎么个经过?你这图纸是从那儿得到的?”

“图纸是从一个中国流氓身上弄到的,他在赌场把这个东西输给了我。我问过他,他说那个日本工程师临死的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些日本人都没有怀疑,没有了其他的线索,大家只好重新研究密码。于效飞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是不是日本的一个什么大人物的诗,比方说,是天皇的什么诗?”

“哎呀,对,有道理,我们纯洁的日本人平时总是把天皇陛下记在心里的!”

于效飞心想,少整没用的,快想是什么诗吧!

有一个爱犯酸的家伙,平时爱装效忠天皇,他知道的天皇的诗特别多,先背一首天皇写的最普及的诗。大家用诗句一句一句地朝图纸上对,一个也没对上,解释不通。应当不是这个。

于效飞说:“这个太平常了,大家都能想到,那就不保密了,不是密码,换一个。”

大家七嘴八舌,把能够想到的诗都说了一遍,但是还是无法破译密码。所有人都累得头晕脑胀,密码的破译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于效飞以为有日本人帮忙,能够轻松地打开宝藏的大门,看来有点高估日本人的智力了。

既然已经进不去了,大家的感触都来了,有点伤感,又有点向往。

南野感叹地问道:“几十卡车的黄金?他是从那儿弄到的?”

于效飞敷衍地说:“可能是从老百姓那儿弄到的吧!”

“支那真是太富有了,听说当年进南京的那些人,每个当兵的腰里都串着几十个金戒指,当官的抢得更多。”

“是啊,现在支那是我们大日本的了,我们要永远占领它!”

“这算什么,整个东南亚才叫富!现在都是我们大日本的了!”

于效飞就不爱听这些鬼子吹牛,现在他要利用这些鬼子打开宝藏,也不是平时在特务机关进行伪装,所以他也不太顾忌,就故意说道:“可是战争好象进行不下去了,美国英国抵抗很激烈呀!”

“都是这些鬼畜美英,他们就是不愿意让我们建成王道乐土!”

爱犯酸的家伙忽然说道:“是啊,我们日本人是爱好和平的呀,当初进攻太平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鬼畜美英会制造战争的痛苦。所以那天天皇陛下还朗诵了一首了他的祖父明治天皇陛下40年前在对俄开战前夕所写的一首短诗:

四海之内,

本皆弟兄。

胡为扰攘,

致此汹汹。”

于效飞一下子跳了起来:“就是这首诗,快试试!”

大家虽然觉得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但是这毕竟是一首著名的诗,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又重新填了一遍,结果真是大出意外,他们真的破解了密码!

已经平静的心又变得沸腾起来,日本人对财富的狂热一下子暴发出来,他们狂叫着朝矿井跑去。

于效飞没有动,他仔细地把破译出来的作为标记的日文短语抄录到自己的笔记本上,这才来到矿井下面。

这时,那两个着火的家伙身上的火焰已经小多了,但是还是在继续燃烧,他们在远处空地的深处一闪一闪地发着火光,为这些人指引着道路。这些鬼子也不害怕什么阴阳术了,他们借着着火的尸体的照明,一直跑到了对面的墙壁下面。

于效飞生怕他们看到黄金,头脑发昏,急忙喊道:“小心炸药!”

这些鬼子这才停下脚步,小心地朝墙上看看。

爱犯酸的鬼子刚才说出了密码索引,觉得自己立下了大功,是这里边最聪明的一个,他先过去摆弄那面墙壁。他记得于效飞那张图纸上面的标记,小心地避开了炸药,他用力一掀,光滑的墙壁上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洞口。他刚得意地一转身,要说点什么,突然,他向前一栽,脸色在清晰可见的速度下变成了青色。

就在大家吃惊的看着的时候,他身体向下一倒,迅速萎缩起来。

鬼子们大吃一惊:“有诅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