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五章: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吴志伟宣布完新兵们分配的名单后,又宣布了连里的几项新决定:


一、 恢复以前在五莲山组建、但因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被迫停止研制新型炸弹、地雷的郑少海工兵组。


二、在与临沂林如水以及五莲山地区王守义等人没有便捷而迅速的联络方法的情况下,连部通讯参谋王大水在不久前部队截下文物后,同林如水一起到临沂城学日语以及有关日军的情报收集尚未回来,暂时选派一名新兵负责培训、饲养几只信鸽用之在不久后的传递消息和情报。


三、给刘飞司务长增派一名新兵,便以于部队日益增加的军需物品、尤其是一百多匹军马所用精料以及食盐的采购和储备并包括其他军需品和正常日用物品的采购、储蓄和发放。


四、给138匹军马编号然后给各班排分下去,然后在连里规定的时间内由一排的巴图负责指导马背上的骑马训练,军马由各班轮流饲养以及清扫棚圈。不足全连现有人数的军马再想办法以后解决,除此,还需要添养20匹庄家马用以辎重和全连家当的运输和转移。


五、从即日起,全连164人除了炊事班以及有关人员之外,均改为半天训练半天给军马割草并将之晾干后在附近的树林里跺成跺,炊事班及连部有关人员减半。全连的储草任务在一个月内完成。


吴志伟宣布完了上述事项后,韩大海站起身讲了一番话,他道:“明天上午,连里宣布的新兵分配就要分到你们各自的班排。


因为我们是在多半年以来第一次补充新兵,又是在鲁东南地区打了几次仗,由当地的民众自愿地抽出他们最优秀的青壮年来投奔我们的队伍,所以连里决定搞一个授枪仪式。


这个授枪仪式除了我们全连的弟兄,还特地邀请了五莲地区的王守义、刘元生以及王生福老爹等众百姓代表参加。


据姜大岭的猎犬山虎带回的情报显示,五莲地区的百姓们正连夜赶做我们的新军服,如果时间来得及,我们全连的新、老官兵都可以在明天上午的授枪大会上穿上新衣服了!”


韩大海看看下面显得个个兴高采烈的班、排长们又道:“为此,吴长官、刘司务长和我碰了一下头,决定杀一头驴,再让二排长辛苦一下带几个人弄些鱼蟹之类的,让全连的弟兄们和乡亲们来个大会餐,喝上一点酒庆贺一番!


从明天开始,50个新兵分下去了,我们的每一个班排都得到了加强,我们从现在的113个人变成了163个人的加强连。


在这里我先把话说在前面:这50个且不说都是好铁、好苗子,哪怕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到了你们的班排你们也要尽快地把他们变成如狼似虎的合格士兵!


你们要牢牢记住这一点:我们从无名岛杀回大陆的生死弟兄们所组成的各个班排里,如果出现了一个脓包、孬种,那么不仅仅是给你们的班、排的荣誉摸黑,也是给咱们全连的荣誉摸黑,甚至是给咱们全师的荣誉摸黑!


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即使我和吴长官不说什么,你也将无颜相对一万多长眠于地下的全师的弟兄们!


至于用什么样的方法让这些新兵在最快的时间内变成一名合格的士兵,那是你们的事。但是有一点:训练归训练、你再严格、再残酷地让他们怎样的刻苦、艰辛都能说得过去,可千万不能打骂、体罚或虐待,不要以为你自己的水平比他们高就对他们的要求过于苛刻———我是指不合理的苛刻。


都是有血有肉的凡人,你们除了经过了在岛子上残酷的训练之外,以前也都是在各个连排里当了多少年老兵的人,也不是从一个稀松的软蛋练了几个日夜就一下子变成了英雄好汉的是不是?


记住:因循渐进,还要激发出他们的斗志和杀气,更要充分挖掘出他们的潜力。比如姜大岭,你看他走队列摇摇晃晃像个孙悟空,但他夜行山路百十里好像没事似地,这就是潜力。


像一排的巴图,射击、投弹等虽不拉全班的后腿但也不超前,但他摆弄战马却也象到了天宫里的孙悟空———官居弼马温嘛!”


韩大海的以两个孙悟空的比喻形容两个人,不由地让大伙笑出了声!他们发现他们这位平时不苟言笑的韩长官不仅打仗有一套,一旦讲起话来不仅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而且还能由浅入深、以理服人,更难得的是他能常常把严肃的事情用轻松、幽默的谈论表述出来。就像刚才他所提到的两个士兵不同类的特点及其能力,他能用同一个人人皆知的中国古代神话故事的人物所比喻出来,而且又是十分地贴切,这不仅让众人佩服韩大海思维慎密、敏捷巧妙!


“也难怪他能够想出一些人不敢想的奇招,否则,我们这一百多号苦哈哈的弟兄们前景实在堪忧啊!”此刻吴志伟这么想。


“人没有十全十美的,但有一项特长他就是个人才!”韩大海等笑声停止后又说道:“作为军人,我们必须要求他有起码的军人姿态,不能松松垮垮、吊儿郎当地像个地痞或土匪。一个军人从他的军容风貌上可以判断出他的素质和打仗的能力,这一点我们不仅应该严格地要求每一个士兵,同时也要严格地要求自己。


基本的军事技能,是军人赖以杀敌并且自保的主要手段,所以我们更要熟悉、再熟悉地掌握,达到精益求精的程度。别的不说,就说全连的官兵掌握了刘刚靠感觉射击的技能,在我们下岛后几次的战斗中,我们的士兵在与鬼子的对射时占了多大的先机?


小鬼子兵个个枪法普遍地不错,在侵华之前就有针对性地训练了很久,并且都是靠实弹射击打出来的!但他们无论是打静止的目标还是运动中的目标,从举枪到了位置再用眼睛瞄一下,最快也得一秒钟。但我们靠感觉,就省去了瞄一下的时间,靠感觉确定你枪口的定点和子弹射出的位置,这是一种什么境界?‘抬手打枪、指哪打哪’!这种程度就不仅仅是我们听评书所知道的那些飞檐走壁的绿林好汉才具有的本事,今天的我们也可以做得到了!


我最近通过大家的汇报和自己的观察了解,知道差不多在我们全连有三分之一的官兵们接近于刘刚的速射水平。那么,再有一段不长的时间、或者再同小鬼子打仗时,我希望全连的弟兄有一半能达到这个水平。


如此下来,再有半年,我相信全连的老兵基本上全部能够达到了这种程度。那么,大家想想:我们连队的战斗力又会提高多少?当然,我们还不能要求新兵们也能向我们看齐,他们没有经过一段时间的正确瞄准做基础,空中建房必定是欲速则不达的。


以上我说的这些,都是强调了我们要重视每个人的特长和才能,因为这些在关键的时候往往能救我们自己的生命!古人所说的‘鸡鸣狗盗’之辈却都是些奇人异士,有些不入流的本事却总能在关键的时候发挥出极大的作用。


好了,我说了这么一大堆,目的就是让你们抓紧新兵的训练时也要同时发掘出他们的潜力和特长,至于取长补短之类的取舍,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韩大海着重强调了各班排长们下功夫抓紧新兵们尽快地完成从一个老百姓到一名合格的士兵的转换训练后,刘飞司务长也十分罕有地在全连军官会议上讲了一番话,他先是用一只子弹壳做的旱烟袋锅用力地敲敲桌面借以提醒在座的众人予以高度的注意,然后再轻咳一下道:“根据近日以来当地百姓慰劳我们的东西以及这次我们从小鬼子火车上弄来的一些物品,经吴、韩两位长官和我的研究商量后,决定给诸位弟兄以及全连士兵发放如下物品:一、旱烟每人一个月一斤,至于卷烟纸嘛,连里没什么储备,你们可以自行解决,用树叶子也好,自己做烟袋锅也行。另外------”


刘飞还没说完,下面有人打岔道:“我说司务长,一个月一斤旱烟是不是太少了一点啊?咱们在座的这些人可都是‘鸡脑袋上的一块肉———大小也是个官(冠)呀!平时战时总有许多大事小情要考虑,多费脑筋啊!一斤的旱烟------”说话的人甚至还用手比划了一下:“也就是那么可怜的几片,哪够抽得啊?”


刘飞定神细看,见说话的正是二排长王志刚,于是便嘿嘿一笑道:“这我可不管,这是连里决定的。你烟瘾大,可以考虑掺点树叶子,但有一点我刚才忘了说,那就是谁也不许向下面的弟兄们强取豪夺!如果有人敢犯了这一条让我知道了,下个月我一两也不会给他!”


刘飞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作思考状然后又道:“嗯、我可以在权限范围内照顾一下,都是考虑大事的当将军的材料,烟少了怎么能考虑好咱们连队将来的发展方向?这样吧,真要是你们的烟不够抽、有许多治军打仗的大事你们因为旱烟短缺而考虑的不够周全岂不是因小失大?都是同舟共济的苦哈哈嘛!我可以考虑向吴长官、韩长官建议,看看可不可以允许他用他存在我这里的军饷来买,一根金条买一斤。”


刘飞一本正经地刚说完,下面众班排长们皆大叫着起着哄!均道司务长比奸商还要狠,黑心黑肝黑下水!刘飞也不说话,绷着一张瘦脸微微上扬一副不为所动的神态。


“吴长官,刘司务长哄抬物价、卖黑心钱、喝兵血!你也不管管?象这样的事情以前要是被发现都是给一颗枪子的罪啊!”王志刚大叫。


“嘿嘿嘿!”吴志伟皮笑肉不笑地道:“这我可做不了主,司务长是全连的衣食父母官,他说了算。不过嘛,我可以给他一点建议,看看能不能对弟兄们仁慈一点,比如说一根金条卖给你们一斤、再照顾一下加上个三两二钱的你们看怎么样?”


众人们又是更大声音的起哄!待过了一会整个的场面安静下来后,刘飞又说道:“另外,每人每个月分给一两好茶,都是他奶奶的西湖龙井和湖南毛尖,啊!喝上一口跟他娘的神仙似地!”


众人一阵欢呼后,见刘飞好一阵子不再言语,下面便有人问道:“刘长官,你还没说完呢,还有‘另外’呢?”


“还有‘另外’?”刘飞笑骂道:“你们这帮贪得无厌的东西!还有完没完了?哦,我还忘了,还真有点什么给忘了------”


刘飞瞅瞅下面个个大睁着眼睛聚精会神听着下文的众军官们、在吴志伟和韩大海的窃笑下又慢腾腾地说道:“另外嘛,连里缴获的绸缎之类,经研究,咱们用不着,连里的意思是以后用这些东西和当地的百姓们换些土布以及食盐、马料等对咱们实用的东西。


咱他娘的总不能穿着丝绸和缎子做成的衣裤拎着枪和手榴弹打鬼子摆阔气吧?大红大绿光鲜鲜的能把小鬼子们吓跑?


除了这些,再没有‘另外’了。”


待刘飞说完,吴志伟又说道:“言归正传,弟兄们。”


吴志伟左右环视了一下在烟雾弥漫以及昏暗烛光下这一群熟悉的面孔道:“刘司务长所提到的旱烟以及茶叶,对咱们来说已经是奢侈品了,也是咱们意想不到的收获。以后仗打得多了,缴获大了说不准还会有什么好东西呢!


再一点,咱们是干什么的?是军队,是一个在国家有难、外敌入侵国土的危机关头挺身杀敌为拯救我千千万万民众而战斗的军人!


我们不是来享清福的,暂时没有这个条件,即使有这个条件,我们也不能这么做,为什么我不用说你们心里也明白。


不用说咱们都是军人,一个堂堂的男子汉,如果一辈子沉湎于酒色犬马、追求享受,那他的一生也就完了!‘自古英雄多磨难、纨绔从来少伟男’!我们也可能一辈子默默无闻、也可能在下一次的战斗中牺牲在鬼子的枪口下并且除了全连的弟兄而不再被他人所知。


但你既然是一名国家的军人、死在了对敌作战的战场上,有没有人知道你又算得了什么?你上对得起苍天父母、下对得起子孙后代,你将无愧于做一名炎黄子孙,你也将会含笑九泉------


弟兄们,我说的都是实话,这差不多也就是我们全连一百多弟兄们最终的归宿!我先把一句丑话放到这里———但不是指哪一个人,因为我不认为我的连队存在这样的人!


我要说的丑话是:如果有人怕死或觉得咱们的连队太艰苦,他可以和我说一声,我会把他存在连部的金条还给他并答应他随便到哪里去享清福,只要他不做汉奸替日本鬼子做事,我可以代表连队放他走人!”


洞里一阵长时间的沉默。长时间的寂静甚至有些让人感到窒息。吴志伟又问道:“有没有人出来说话?”


仍是一阵沉默。


“有没有?”吴志伟提高了话音,这提高了的、但仍显得很平静的话音里却隐隐地显示出平时和谐可亲的他此刻显露着不怒而威的成分!


“没有!”下面整齐而响亮的暴喝,声浪只把洞壁上的灰尘震得簌簌下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