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上小学的时候,我一直是个比较乖的学生,从来不和同学们生意见,但是有一次我确发火了,并且动手打了副班长。

记得在五年级的时候,刚好到了下午放学时间,我这一组同学留下来打扫卫生。在打扫好卫生之后,同桌的她整理书包准备回家时,不小心把书包里的笔掉到了地上,而她在弯身去捡笔的时候,一个身影飞跑过来,重重地踩到了她的手,一下子就把她的手踩肿起来。于是,她坐在位置上拼命地哭。

我从教室外听到哭声,冲了进来,在了解情况后就去找那个踩到她手的人。这个踩人的是班级副班长,个子比我高半个多头,平时在同学面前喜欢耀武扬威,因为他是班主任的亲戚。

当时我过去找他的时候,他坐在位置上,看着我同桌的她在哭,我就说:“你踩到她的手了,难道说一句道歉的话也不说?”估计他平常看不惯她对我好,因此扭着头不理我。我在问了几次没有回答后,一股火气冲上了我的心头。

说实话,我在没有上学前,在我所住的地方,没有一个小伙伴不听我的话,而且算是一个比较坏的小孩,打架是经常的事。上了学之后,经过老师教育,我脾气算是改观了不少,五年时间都没有和同学们吵过,但是这个副班长不识相,竟然耍起牛来。因此,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脚就踹过去。

只听到哎呦一声,他翻倒在地,额头撞到了桌子角上,鲜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又听到“哇”一声,他也大哭起来。当时我很纳闷,不就是碰点血出来吗?还这么大了,哭个屁啊!因此抬起脚,再想踹他。

这时候,刚好班主任来了,她本来是看看班级卫生打扫好了没有,但是来的时候确看到我打他的一幕,第一次踹他,班主任来不及喊,第二次踹就给班主任喊住了。我一看不对,马上就意识到事情严重性,因为班主任是他的姑妈啊。于是就站在哪里,等待老师处理。

班主任拉起他,看到他额头上流出血来,眉毛一皱,厉声说:“你好大的胆,竟然把他的头打出血来?”

我低下头,一言不发。估计这个副班长看到他姑妈来,哭声更大了。这时,我感觉气氛不对,班主任在慢慢向我靠近,竟然出其不意地唰了我一个巴掌。当时,我感觉嘴巴一甜,一股热热的,甜甜的液体流入我的喉咙。我知道,给老师打到我鼻子了,并且把我鼻血打出来。

我感觉鼻血越流越多,顺着鼻孔往外流,我抬手擦了一把,结果弄得满脸是血。当时我没有哭,只是眼睛死死地盯着老师,我理解老师的行为,如果换做我姑妈,估计我姑妈也会这样做。

鼻血一直在流,不一会儿就开始要往衣服上滴,我下意识地再用手擦一把,然后把我仰起来。班主任拉着他侄儿的手,走出了教室,临走前还对我说:“晚上你就别回去了,给我站在这里”。

老师的话我一直很听的,我就仰起头站着。这时候,同桌的她估计也给老师的行为震住了,邓老师走远了,才拿着手帕帮我塞住流血的鼻孔,我还是很有礼貌地说声谢谢,并且让她先回家,把这事跟我爸说一声,如果我爸愿意来的话,估计老师会给这个面子,让我回去。于是她默默地离开回家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班主任又来了,这时候我的鼻血由于手帕塞住,也止住了。班主任看看满脸是血的我说:“你去水龙头下去洗一洗在回来。”于是我就去洗了一洗再回来,顺便也把手帕洗干净。

我回到教师,给老师叫到跟前,听她的口气,要我给他侄儿道歉。当时,我没拒绝,也没同意,只是站着。老师说话声音越来越大声,态度越来越可怕。我想,你打都打了,不至于要吃了我吧?因此,我还是直直地站着。

就在气氛非常紧张的时候,教室外想起了脚步声,我听到了同桌她的声音。进来一看,原来同桌她带着她爸爸来了。

他爸爸看着我带血还未洗干净的脸问:“怎么流鼻血了?”

“不小心碰到了门,给撞出血了”。估计她爸爸已经知道老师打我的事情,只是想从我口中得到证实,但是我觉得这样恐怕影响不好,因为她爸爸是个领导,要处理一个老师的话,应该不是问题。

于是她爸爸拉住我的手说:“那就回家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我盯着班主任的眼睛,征求她的意见,她默默地点点头。

在走出教室的时候,她爸爸回头严肃地对老师说:“以后教育学生要注意方式”。班主任傻傻地站在那里。

这件事后,我有一种莫名的感慨,因为老爸是个农民,那时候在我这个小镇上,农民是给人看不起的,当时如果同桌的她叫我爸爸过来,估计还要受老师的批评,而她爸爸,不仅批评了老师,而且还能把我带走。

这个老师我一想起来,就有一种反感,后来我走向工作岗位后,她找我办事,苦于师生情,我还是尽心给她办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