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梦醒何处 天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北京,紫禁城,终日嘻玩的木匠皇帝朱由校,在意外落水受惊吓而染病后,再也没能起来,一命呜呼。明熹宗在位七年,阉党得势专权,大明江山在魏忠贤等人的操纵下已经江河日下,外有强敌虎视眈眈,内又灾祸连连、吏治腐败不堪,交给信王朱由检的是一个几乎没法收拾的烂摊子。登上皇位的朱由检开始展现少年天子睿智的一面,将剪除阉党当作第一要务来做,魏忠贤的日子快到头了。


东莞,袁崇焕继续着丁忧的生活,每日练剑、读书、研究地图、冥思苦想着中兴大明的方略。


“玉笋瑶簪里,兹山独出群。南天撑一柱,其上有青云。”,一个中年书生打扮的人出现在袁崇焕丁忧的寮屋边。袁崇焕一愣,“阁下何人?为何知我诗句?”。中年书生行了个礼,回答道:“袁大人,在下黄松龄,东莞县令,特来拜会袁先生。”,袁崇焕连忙起身,回了个礼,“原来是县令大人到此,有失远迎,失礼、失礼。袁某无官在身,一介书生而已,还请县令大人直呼其名”。黄松龄爽朗地一笑,“先生太客气了,黄某今天未着官服,也是一介书生,哈哈哈”,“客气、客气,黄大人,请坐。”,说着,袁崇焕泡上一杯功夫茶,“请用茶。”黄松龄喝了一杯茶,接着说道,“黄某仰慕先生许久,今日特来拜会”,说着抬眼看看了看寮屋,“宝剑、地图、兵书,看来先生诗句中的气概还在,并非只有寄情于山水。”,看来这位黄县令也是性情中人,袁崇焕也免掉了官场上的客套:“寄情山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唉,袁某确实放心不下辽东,不知何时才能再为国效力!”


黄松龄问道,“先生可知现在朝廷的情况?”,“所知甚少,还请先生明说”。黄松龄抱拳向上:“当今圣上年少有为,阉党魏忠贤已经失势,被收拾应该是迟早的事。袁公,请早作准备,辽东必然需要您这颗南天一柱!”


袁崇焕暗暗惊奇一个县令能有如此见识,大明确实是人才济济,人才不为所用,或用而不得其法,才是明朝灭亡的根本啊。袁崇焕抬头、抱拳,与黄县令相视一笑,“哈哈哈”,笑声一下子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了许多。袁崇焕不再客套,直接问道:“黄县令可知番薯一物?”,“见过,此物近年由安南传入,据我所知,本地有少量种植。先生为何问起此物?”,袁崇焕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此物种植季节了如何?”,黄松龄回答道:“不是十分清楚,似乎近段时间即可种植。”,“好,此物甚为重要,袁某有一事相求,请黄县令在本地大力推广种植此物,袁某在此谢过!”。黄松龄见袁崇焕说的如此郑重,连忙回答道:“先生不必客气,黄某定当不负先生所托。”。


二人以茶代酒,言谈甚欢,直至日落时分,黄松龄方才尽兴地离开。


(红薯,又称番薯、地瓜,明末传入中国,陆路由越南传入广西、水路由南洋传入福建。红薯具有耐旱、产量高等特点,北纬40度以南的中国陕西、山西、山东及以南地区均可种植,饥荒年间作为主食的补充甚至作为主食,所谓的“康乾盛世”就有红薯的很大功劳。)


次日,袁崇焕叫上袁志文,让他带自己去拜会他所说的红毛蕃传教士。袁崇焕希望从传教士的炼金术里获得制作硫酸和硝酸的方法。


东莞县城,天主教堂,空当当的没人,袁志文推门进去,一个金发修女迎了上来,用别扭的中文招呼道:“喔,孩子你来了,给你的书看完了吗?”,“嬷嬷,书还没看完,我的父亲想见詹姆斯。”修女做了个划十字的动作:“上帝保佑你们,孩子,来吧,我带你去见詹姆斯。”,说完,转身带着袁崇焕和袁志文走进教堂。


詹姆斯见到袁崇焕,表现的极为热情,卖力地向袁崇焕宣扬起了他的“救世福音”,袁崇焕假装有兴趣地听着。在和詹姆斯东扯西拉的聊了一通后,袁崇焕借故和詹姆斯谈起了炼金术,令袁崇焕遗憾的是詹姆斯对炼金术了解不深,只是对硫酸的制作稍有认识,讲述了大致的方法,袁崇焕失望而回。看来,这些事只能到北京再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