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八章 血色残阳——攻击 四五三 惨烈之战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一百多名特种兵战士向停机坪上那两架AH-1武装直升机冲去,准备为二虎他们夺取这两架飞机对敌人进行攻击。

突然“嗖嗖嗖”一串子弹射来,冲在前头的好几个战士中弹倒在血泊中。其他人纷纷趴下,密集的子弹“嗖嗖嗖”从他们的头顶呼啸而过,压得战士们根本抬不起头。

负责掩护的战士用自动步枪、机枪向那些手持自动步枪向二虎他们猛烈开火的敌人射去一串串密集的子弹,子弹像割稻子一般撂倒一片敌人。楼顶那些敌人机枪手,马上就向后面那些特种兵战士射来密集的机枪子弹。

担任压制任务的吴浩田和李玲玲转动反狙击枪,一人瞄准一个正在使用M-60机枪猛烈射击的敌人机枪手,随着两声清脆的枪声,两个敌人一前一后一头从楼顶栽了下去。

剩余最后一座塔台上的战士此时也发威,雪亮的探照灯柱照向那些敌人机枪手。敌人机枪手遭到耀眼的灯柱照射,被照得睁不开眼睛。随着探照灯的照射,塔台上的战士居高临下射击,一串火舌把猛烈的子弹带向敌人,那些被死神光顾的敌人机枪手接二连三从楼顶、从窗口倒栽葱掉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而吴浩田和李玲玲又各击毙了一个隐藏得比较隐蔽的敌人机枪手,使得我们的战士遭受的压力倏然减轻。消灭敌人机枪手之后,塔台的探照灯照射向地面那些敌人,随后M-2重机枪把暴雨般的子弹泼洒过去,成片成片的敌人被威力巨大的12.7mm子弹扫得血肉模糊。

“啪”一个敌人狙击手开了一枪,探照灯瞬间冒起一团青烟,雪亮的灯柱顿时消失。而李玲玲当机立断一枪,那个暗藏的敌人狙击手被一颗子弹狠狠砸碎了脑袋。又一个敌人狙击手射来一发子弹,正在塔台上用M-2重机枪猛烈射击的那个战士一头栽到地面。机枪短暂的停顿下来,副射手马上补充上去。

那个偷袭杀害我机枪手的敌人狙击手,马上就被吴浩田击毙。M-2重机枪再次怒吼起来,机枪射手根据曳光弹在黑暗中调整射击角度,准确的把死神带给一个个敌人,一大片敌人像草芥一样倒下。不过那个机枪手没有射击几秒钟,就被一发敌人狙击手射出的子弹夺去了生命。

趁着敌人的火力受到短暂压制,二虎、张玉婷和那些战士马上跳起来向直升机那里冲去。而一群手持冲锋枪的敌人也向直升机这里冲过来,两边的士兵距离不到100米,双方用冲锋枪一阵猛烈的对射。子弹在黑暗中飞舞,落在水泥地上溅起一道道火星,两边的士兵血水喷溅,不少人倒在血泊中。

“冲!一定要冲到直升机那里!”二虎命令战士。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一边冲击一边向敌人开火还击,一个接一个的勇士倒在冲锋的道路之上。企图冲过来阻止勇士的那些敌人,在遭到猛烈火力的打击的同时,被中国士兵的气势所吓到,纷纷转身逃命。

美军特种兵指挥官用红外夜视望远镜看了看,发现那些中国特种兵正在拼命向直升机的防线冲去,他咬咬牙下了命令:“反坦克手给我准备!宁可击毁那两架武装直升机,也不能让它们落到中国人手里!”

暗处,一道红光一闪,“嗖”一枚陶式反坦克导弹吐着长长的火舌,就像一条火龙一样猛扑出来,击中第一架AH-1武装直升机,“轰”一声巨响,那架武装直升机在一团烈焰之中化为一堆熊熊燃烧的残骸。于此同时,一排榴弹呼啸着射向刚刚射出反坦克导弹的那个角落,那两个刚刚发射完导弹的美军反坦克兵马上被一团橘黄色的火球所吞噬。

由于两架武装直升机是并排停放,在第一架被击毁之前,敌人打不到第二架。而现在第一架虽然被击毁,可是熊熊燃烧的大火也阻碍了敌人的视野,使得敌人的反坦克手从原来的位置无法向第二架武装直升机发动攻击。

“反坦克手给我绕过去,从侧面击毁最后那架武装直升机!”克拉克恶狠狠的下令道。

几个美军反坦克手在一队美军特种兵的掩护之下,从侧面向那架AH-1武装直升机绕去,企图一举击毁那架飞机。突然,从这些敌人的背后钻出六名手持冲锋枪的中国特种兵战士,中国士兵在敌人的背后用MP5冲锋枪猛烈开火,子弹横飞,血肉飞溅,猝不及防的那几个美军反坦克兵和那一队美军特种兵全部被从背后射来的子弹打死。

敌人发现了那队绕到他们背后的小分队,连忙组织兵力围攻那支小分队。一百多名敌人特种兵包围了那六个战士,那六名战士和敌人进行激战,最后终于因为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

而这六名战士,只是吴浩田派出的其中一支小分队。另外还有一支由10个最精锐的特种兵组成的小分队却已经偷偷绕到杉浦昭博所在的那栋大楼后面,他们使用无声手枪连续干掉好几个敌人,成功到达大楼下面,撬开窗户混进大楼内。刚刚进入大楼内,迎面就碰到六名美军特种兵,双方使用冲锋枪一阵对射,六个美军特种兵全部被击毙,而两名中国士兵牺牲。

大楼顶上,两挺M-2重机枪、四挺M-60机枪正吐出一串串火舌,向远处的二虎他们的冲击小队猛烈射击。突然,敌人背后响起清脆的冲锋枪声,十多个正用机枪射击的那些美军特种兵全部背后中弹被击毙。向这些敌人开枪的正是刚刚摸进大楼的那些中国特种兵中其中的三个,他们爬上楼顶,从背后干掉那些机枪手。

干掉美军机枪手之后,战士们马上操起机枪,压低枪口向楼下那些美军背后猛烈开枪。暴雨一般的子弹从楼上泼洒下来,楼下那些正趴在地上猛烈射击的美国特种兵当场就被击毙一大批。背后遭到打击的敌人清醒过来,纷纷调转枪口向楼上射击。一发狙击步枪子弹射来,一个战士头部中弹,壮烈牺牲。剩下两个战士继续向敌人开火,一直战斗到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

还有六名战士进入大楼内,他们发现大楼内的那些特种兵居然都是日本特种兵!在过道上,他们击毙了五个敌人。一个战士一脚踢开一个门,房子内两个鬼子机枪手正在向窗口外猛烈射击,那个战士一串短点射,冲锋枪发出清脆的“哒哒哒”三声,枪口喷射出短短的火焰,那两个鬼子机枪手应声毙命。

另外一个战士听到过道上的动静,敏捷的爬上吊顶。当三个鬼子特种兵从他身下走过的时候,他纵身跳下,冲锋枪射出一梭子子弹,那三个鬼子顷刻间就毙命。可是背后却射来罪恶的子弹,那个战士摇晃两下,倒在第上。

剩下最后五名战士在大楼内和敌人周旋,一连击毙是二十二名鬼子特种兵之后,终于找到一间最豪华的房间。战士们用冲锋枪打烂门锁,踢门进去,门刚刚被踢开,里面射出一梭子子弹,两个战士应声倒地。剩下三个战士向里面那个鬼影猛烈射击,那个狡猾的鬼影却飞快的闪到床铺后面,用力一推,沉重的席梦思床被他推起来挡住了子弹!

那个鬼影正是日本特工首领黑田政义!而此时,浑身发抖的杉浦昭博躲在冰箱后面,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黑田政义的表演。黑田政义丢掉MP5冲锋枪,拔出一支大威力单打一远程手枪,装上一发红头穿甲燃烧弹。然后他狞笑着对准门后就是一枪,手枪发出“轰”一声爆响,子弹击穿墙壁,躲在墙后那个中国特种兵被穿越墙壁的子弹击中,重重倒在地上。

杀害了三个我军特种兵战士的黑田政义打开枪膛,把弹壳推掉,再装入一发红头穿甲燃烧弹。他转头看了看冰箱后面那个浑身颤抖的杉浦昭博,冷笑了一声:“杉浦君!你也太胆小了!那几个支那特工何惧之有!当年我以帝国最优秀的特工踏上支那土地的时候,这些嘴上没毛的支那特工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就凭他们要和我斗?也太嫩了一点!”

剩下的两个战士,看着连续三个战友牺牲在那个黑田政义的枪下,两人丢掉MP5冲锋枪,从敌人的尸体上拿起M-16A1自动步枪,向房间内猛烈射击。突然,黑田政义又开了一枪,子弹击中一个战士,那个战士整个人都飞出好几米远。另外一个战士知道敌人用的是那种单打一的枪,想冲进去一举消灭黑田政义和杉浦昭博。

谁知刚刚冲进去,里面一个东西迎面飞过来。那个战士一闪身,躲避过迎面丢过来的手枪。他刚要调转自动步枪的枪口射击的时候,那个鬼魅一般的黑田政义却从另外一个方向跳出来,一支日本的忍者飞镖准准射进这个战士的咽喉。

“哈哈哈!支那特工!我是爷爷级的特工之王,你们和我比?嫩着呢!”黑田政义冷笑了一声。

看着一连杀害了五名中国特种兵的黑田政义,杉浦昭博这才从冰箱后面走出来,对着黑田政义连连翘起大拇指:“黑田将军真是厉害!厉害!今天如果没有黑田将军,我命休矣!”

黑田政义看了看杉浦昭博,对他说:“杉浦君,我怀疑那些美国人,根本就没有能力阻止支那人占领剩下那架武装直升机!一旦他们得到那架飞机,我也保护不了你!你还是赶快登上你的E-3预警机,趁早离开大阪机场,飞往九州岛!支那特种兵经过这一战,元气大伤,是不可能再去九州岛找你麻烦的!”

“哈伊!多谢黑田将军指导!我这就去我的预警机!”杉浦昭博连连点头哈腰。

“快点去登机!不然一旦他们在跑道上放上地雷,就来不及了!”黑田政义最后冲着杉浦昭博吼了一声。

五十多个鬼子特种兵保护着杉浦昭博,走出大楼,往另外一边停机坪上的E-3预警机那里走去。另外那边的停机坪,不是二虎他们没有想过要炸掉那些飞机,而是狡猾的敌人在预警机那边布置了重兵,十名去炸飞机的中国士兵中了埋伏,早就全部倒在血泊中。

当杉浦昭博在鬼子特种兵的保护之下走向E-3预警机的时候,迎面扑来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停机坪上倒着不少横七竖八的尸体,有美军的,有日军的,也有中国特种兵的。突然,尸体堆中有个人跳起来,手里的MP5冲锋枪发出怒吼声。原来那是一个受了重伤昏迷过去没死的中国特种兵。

杉浦昭博身边的几个日军特种兵见状,纷纷围上挡在杉浦昭博的前头。冲锋枪子弹射来,击穿那几个日本特种兵身上的防弹衣,在他们身上一个个留下血窟窿,那五名挡子弹的鬼子特种兵全部倒地毙命。然而子弹穿透防弹衣之后,再钻入鬼子的身体,等子弹再钻出来时,已经不能对杉浦昭博造成任何威胁。

敌人报复的子弹暴雨般泼洒过去,那个中国士兵被打得浑身都是血窟窿,摇晃了几下,不甘愿的倒在停机坪上,两眼还是怒目圆睁。

二虎他们听到那边传来的枪声,他大喊了声:“不好!敌人要登机逃跑!你们快点上!一定要占领那架武装直升机!”正在二虎说话间,张玉婷突然扑上来一下就把二虎推倒在地上。刚刚趴在地上,二虎就听到“嗖嗖嗖”一串子弹飞过的声音。他转过头,看到那个张玉婷死死压在自己身上。二虎爬了起来,却看到张玉婷身上有好几个碗口大的血窟窿,血正从血窟窿中往外冒,绿色的军装都被染成一大批黑红色。

“小张!”二虎推了一下张玉婷,焦急的呼唤起来。可惜她已经再也听不到二虎焦急的呼唤声,一对美丽的大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带着她没有完成的心愿离开了这个世界。

“打!给我狠狠打!”二虎发疯似的站起来,从一个烈士的遗体边抱起一挺M-60机枪,向那些冲过来的美日特种兵一阵猛烈的扫射。一个接一个敌人惨叫着纷纷倒在地上,剩下的战士也纷纷开火,把暴雨一般的子弹泼洒向敌人。其中三个好容易才靠近的美军反坦克手,还没有来得及用反坦克导弹摧毁那架武装直升机,也被中国士兵击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