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文松反问:“那我们整个[和胜义]还罩不住你?”

韩琛不止地轻敲着桌面,低声道:“[和胜义]当然罩得住我了,问题是什么时候罩我,什么时候这个‘罩’又会给人拿开!”

文松磕着烟渣,缓道:“你是说尚伯吧…”

韩琛向后一仰,伸出手去拒绝道:“我什么也没说!”

文松也有点坐不住,他仔细想了想,对韩琛说:“尚伯…你想要什么答复,你老实和我说。假如!”文松特别强调这两个字,“假如!你信得过我的话。”

“我信得过你啊。我信得过你有什么用啊?你能做多久啊?是不是?”韩琛特别强调道。

“是,我知道…”文松叹了一口气,终于妥协了,“我打电话和尚伯说。”文松顿了顿,“有什么事,我和你一起扛;有什么祸,我和你一起背;你看行不行!”

韩琛不满道:“我也知道你不容易。这种事放在以前,不要说是你、或者说是哪个,总之没有人叫我,我都会去做。但现在形势不同了,谁知道人家是什么来头啊。”

文松垂头丧气道:“得了,你也不用说了。我现在就打电话和尚伯说。”文松说完便走到座机前,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按下免提键。韩琛与他静坐对望着,等待着电话的接通。

数秒钟后,电话通了。

“尚伯。是我。”

尚则义:“嗯…”

“阿琛现在因为山西佬的那件事情,压力很大。我,…”文松望了一眼韩琛,“我觉得他很为难。决定全力支持他。”

尚则义:“你看着办。”

文松低低地道:“知道了。”

尚则义那边不出声。韩琛知道还有指示。

尚则义:“这件事情首尾很长,谁来操作都会为难。你们要慎之又慎啊。”

文松:“是,尚伯。”

电话即时挂断。

“多谢你了。”韩琛走过去,站在电话机旁。他想了一下,托起下巴,道出一句:“不好意思。”

“大家兄弟,不要说这些了。”文松神色黯然地抬起头来,对韩琛道:“是龙,是蛇,看你的了……”

==========

“阿乐。”

甦文正准备上楼,听到有人叫喊,便回过头来。原来是猪肉明。“明叔,今天生意这么好啊这么早就下来了?”

猪肉明春光满面道:“没有,今天没卖猪肉,出去玩了。”

甦文:“什么事今天,容光满面。”

猪肉明反问:“你找到工作没有啊?”

“还没有。”甦文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猪肉明:“那打算怎么办啊?”

甦文:“看情况再说吧。今天下午路过一家店看到招工,不过关门了,明天早上过去看看。”

猪肉明:“啊呀,找一个工作怎么这么难啊。”

甦文尴尬地笑笑,“是啊,现在哪里都差不多的。”

“喂,带你去一个地方玩啦。”猪肉明兴高采烈道。

“去哪里啊?”甦文想了想,反正今晚琳达出去朋友聚会了,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无事可做,有地方去,倒不如跟着看看。

“好地方啊。”猪肉明神秘地说。

“什么地方啊,有钱捡啊?”甦文笑道。

猪肉明:“嘿呀,等一下出来。”猪肉明看了看手表,“现在五点半,七点啦。七点你到我楼下等我。”

甦文:“那好,七点我过去。”

“喂!”猪肉明叫定甦文,“多带点钱啊。”

甦文站住了问,“做什么啊,带这么多钱?”

“叫你带钱是为你好,带了准没错!”猪肉明道。

=

“嘿,阿乐,你真是准时啊。”猪肉明兴冲冲地从楼上下来。

“准备去哪里啊?”甦文笑道。

“跟我来就知道了。”猪肉明神秘道。

甦文抽了抽裤子。

“喂,我叫你带钱,你带了没有啊?”猪肉明问。

甦文:“带了一点。”

猪肉明:“哎呀,那就得了。找辆的士先。”

两人上了的士,猪肉明便对司机道:“何文田,谢谢。”

“何文田这么远,今晚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啊?”甦文问。

“嘿呀,我都还不想回来呢,人家一般十一点半就要关门了,有时候还要早些呢。”猪肉明怨道。

甦文:“什么地方啊这么准时。”

猪肉明:“到了你就知道了。”

车子驶入何文田,经过猪肉明的指点,穿过了数个各有别致的住宅区,终于停到了下来。

“这里是老区了哦。不过价钱应该也还是比我们那里的要贵些。”甦文道。

猪肉明:“跟我来。”

甦文跟着他走进一个比较旧的小区,来到一栋民住楼前。

“来这里做什么啊?”甦文不禁问。

猪肉明:“带你上去见一样发财的东西。别说话啊等一下,听我的。”

两人上了二楼,猪肉明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门。等了几分钟,铁门后的木门才打开一条缝来。一名男子探出头来问道:“找谁?”

“菠菜。”猪肉明答道。

“这个人没见过啊。”

猪肉明:“亲戚,没问题。”

男子打量了甦文好一会儿才道:“进来吧。”

两人进到屋内,只见厅里除了两套沙发和一张旧桌子以外什么都没有。

“有没有带家伙啊?”男子关上门,从里面上了锁之后便往猪肉明身上摸。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猪肉明答道。

甦文细看那扇门,原来从外面看是木门,进到里面才发现是钢铁类的制造。而且从刚才关门的声响上听来,一定厚重结实无比。门上还加了两个铁制横栓,上面还挂了两把钢锁,但还未锁起。估计等一下是要锁的,不然刚才开门也不会用这么长的时间。

“你呢?”男子转而去摸甦文的身。

甦文不知何故,也伸开手来让他搜。

“进去吧。”男子草草地摸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可疑物品。

猪肉明领着甦文进到里面的一个杂物房摸样的房间,甦文发现这小小的房间里竟然坐了三名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房间里还有一扇门,不知是通向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