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十二 人面鱼纹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上学读书其实是愉快的事情,现在的学生朋友们也许有人不同意这种说法,但是在小黄帝生活的时期,上学读书确实如此。不用出村冒险打猎,不用和妈妈到野地里扯草干活,不用做其他杂七杂八的。

小黄帝告别项先生后,一路轻快地回到家,他家的茅草屋此时正炊烟四起。还没跨进家门,小黄帝就远远的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饭菜的香味飘进了自己的鼻子,一下子就把他身体里久已难耐的馋虫给钩了出来。爸爸才回来不久,莫不是妈妈给咱们父子两个打牙祭了?顿时心中狂喜。

“哈,好香啊。妈,我回来了。爸呢?”小黄帝冲进家里,扫视着平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家里的一切。

他妈的耳朵不太好使,没有听见他在说些什么,原始灶台前的浓烟呛得她咳嗽得弯了腰。那烟因为太浓,几乎看不见人形,他只好用手拨拉着烟雾。

他父亲少典这个时候也没有闲着,只见他有些无聊的在灶台的平底石板上用竹筷拨弄着面饼,这黍饼村里的人一年四季很少能吃上几顿,只有家里来客人或有大事发生才会吃一点的。

少典看见小黄帝放学回来,就轻轻地放下了竹筷,小心地绕过灶台,走到内屋他和附宝的卧房,拿出来一只土黄色的小黄帝从来也没有见过的新鲜物。严格说,他是见过的,就是他和二小子被抓到食人族的时候,那些人不停地往大鼎添水使用的就是这种工具,只是当时小黄帝个人生死未卜,哪有闲心注意到那些人使用的是些啥。这种工具就是少典历尽千辛万苦从小黄帝的外公外婆的村里背回来的陶盆,这种陶盆用处很多,可以用来盛水、盛食物。这一阶段的陶器制作,人们已经从实用,开始追求美观。只见上面绘制有人的脸部图案,还有鱼的纹路。现有发现的最早的陶器是一万多年前的,但是陶器究竟是在多少年前被人类创造的,至今还是一个未解之谜。在千百年后,这种东西被考古学家挖掘出来后,放置在博物馆里供人观赏。小黄帝看到的,正是叫做这种人面鱼纹盆的陶器。

“爸,这是啥,好漂亮啊,我看看好不好,让我看看啊。”

“这是你爸从俺老家带回来的,漂亮吧。妈从此做饭就省事很多了。”妈妈附宝总算听清楚了。

“孩子,这是我天远地远从你妈老家带回来的,真的是很不容易。我学会制作陶器的技术后,回来时从那里背回来一些陶盆,本来给咱们村一家一户一只的,谁知道在半路上遇到野兽,和它们搏斗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不少。。。有很多人就分不到了,可惜可惜。”少典满脸遗憾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抚弄着这只人面鱼纹盆。

“爸,您不是学会了制作陶器了吗?被打碎了很多这很简单呀,咱们自己制作一些不就得了?”

“不,不,你不知道,这种盆不能随便用土就能制作的。我看了,如果用我们村周围的土制作,烧制完毕,拿出来一不小心就会碎。更别说长期使用了。所以。。。”

“那,那咋整呢?”小黄帝挠了挠头,皱起眉问道。

“看来,只有等到我们搬迁了,我们搬迁到可以烧制陶器的地方,离水源又要很近。”

“搬迁,搬迁到哪里去啊?”

“合适的地方我回来的时候就看好了,只能村长召集全村的人开大会商议呢。村长答应了,这几天就准备召集大家呢。”

“那我们什么时候搬走啊?”

“。。。”

小黄帝看他父亲不答话,就把那只漂亮的人面鱼纹盆端起来,翻来覆去好奇而又仔细的欣赏起来。

“哎,小心啦。”他父亲突然瞪大双眼,吓得脸都变了。但是他发现时还是晚了,只见小黄帝将那只宝贵的人面鱼纹盆倒扣过来,观察底部的花纹的时候,小手太小抓不住那盆粗大而笨重的边缘,不小心一松手,人面鱼纹盆在空中翻了几个圈,就像今天奥运会上运动员的上吊环后,再落地的动作,然后掉在一堆干草上,又打了几个滚,这才不动了。

闯祸了,运动员从吊环下来后,可能会得到金牌,而眼前的人面鱼纹盆的掉落,却只能给小黄帝带来无穷的麻烦和烦恼。小黄帝吓得目瞪口呆,但有毫无办法,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只失控的人面鱼纹盆,万幸的是,盆只是被撞击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豁口,尽管难看了点儿,但是还是可以使用的。就像是在万恶的旧社会,贫苦人民使用的那种碗。

“哼,你看你看,你小子,这么不小心,老子我。。。”少典气得只差吐血,猛地一把扯过他的淘气儿子,抡起钵大的拳头就要打,不过当他发现盆只是缺了一点,对儿子的痛爱胜过了人面鱼纹盆的受损。小黄帝没有挨打,看来挨一顿臭骂是石板上钉钉,不可避免的了。

“爸,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我。。。”小黄帝有点语无伦次,看起来终于知道“痛悔”了,也许对孩子不打不骂的教育是最好的,让不听话的孩子惭愧死。让他们自己知错,但是,当今世界,有多少父母是这样的呢。恐怕还是靠打吧。

“我,我什么,还不快捡起来,擦干净了。你小子尽给老子搞破坏。”他父亲既心痛儿子又心痛那只千里迢迢背回来的人面鱼纹盆。

饭,终于做好了,一家三口齐排排的坐在小石桌旁边,那只缺了口的盆盛满了可口的野菜,今天看来非常之珍贵的烤熊肉则很随便的摆在盆边。小黄帝不吭不哈的慢慢地品味着这难得的佳肴,他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这只盆。猜想可能半是好奇,半是“惭愧”吧。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只是问话的对象是他母亲附宝。

“妈,今天的菜咋和平时味道不一样呢。”

“哦,这是。。。”他爸爸少典不易察觉地对他妈妈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不要告诉他。原来,他从附宝老家除了带回来制作陶器的技术,背回来十几只人面鱼纹盆外,还带回来一些小黄帝从来没见过的宝贝,这宝贝就是--一包调料。少典怕儿子知道了,还不乘他们不注意把珍贵的调料偷偷地吃了。。。

“哦,孩子,吃你的,没啥。妈的手艺提高了。”他妈妈找了个无可挑剔的借口搪塞他。眼前这两个男人,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的儿子。他们的心思,他们的喜怒哀乐,她都是非常了解的。自然,她也就具备了做贤妻良母的条件,也许她做梦都想不到,后世的史学家杜撰他的儿子黄帝还封她为“王母”呢。这王母,就是传说中的王母娘娘,在今天的很多神话、童话故事里,她都有不同的表现,有的是正面角色,有的是反面角色,有的则是中性的。

“哦,真好吃。”小黄帝半信半疑地含糊不清地说道,他还是有点怀疑他妈妈附宝的做饭的手艺咋在一日之间就提高这么多。

俗话说,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父子之间闹矛盾则是在饭桌上和好的。用饭过后,他们父子两个又和好如初。不过,也许在他们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丝心痛,只是心痛的对象不同而已。

生活,就是如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