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亮亮:从格鲁吉亚战争看大国角力和小国悲哀

高加索地区远离美国,远离欧洲的中心,远离北约;格鲁吉亚不可能「脱亚入欧」。美国和北约为格鲁吉亚而向俄罗斯开战,可能吗?萨卡什维利和格鲁吉亚人,最终还是要与俄罗斯和平相处。

俄罗斯宣佈在格鲁吉亚停火,但是战事并没有完全结束。俄罗斯显然不仅控制了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还佔领了哥里这个中部城市(斯大林的故乡),从而将格鲁吉亚一切为二。


格鲁吉亚的局势,对这个小国的民眾来说是悲剧,而这个悲剧并非如西方媒体一面倒地所宣称的,是俄罗斯这个大国入侵格鲁吉亚造成的;相反,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问题存在了十几年,根据俄格两国的协议,俄罗斯在这两个俄籍居民为主的地区驻人数不多的维和部队。是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在奥运会开幕的当天,派遣两个营的军队闯入南奥塞梯,挑起事端在先,而非俄罗斯突然入侵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位於高加索,原来是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国土面积近7万平方公里,人口440万,在经济和文化方面与俄罗斯仍然联繫密切,在俄罗斯打工的格鲁吉亚人匯款回国仍然是该国主要收入之一。作为一个小国,与俄罗斯保持良好关係,是生存的基本之道。毕竟,邻国是无法选择的。小国有小国的尊严,成功的小国如新加坡、瑞士、芬兰等,都是既维护了自己的安全与尊严,又能够与邻国友好相处的。


挑起与俄争端图争取西方青睞


格鲁吉亚的掌权者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总统萨卡什维利是在美国鼓动的顏色革命中上台的,他不顾格鲁吉亚的地缘政治现实,试图以激怒俄罗斯的方法,获得美国与欧盟、北约的青睞,进而使格鲁吉亚这个西亚小国,成为一个欧洲国家和北约成员国,还试图引进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萨卡什维利当然知道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的俄籍居民不受格鲁吉亚中央政府控制,民族问题是不可能以武力来解决的,南、阿两地区有俄罗斯作为后台,俄在这两个地区要保护自己的人民,这与大国欺负小国是完全不同的问题。


萨卡什维利挑起了战争,却无法赢得战争,更使俄罗斯得到了战略机会,一举控制了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两个地区,未来南北奥塞梯有可能合二为一,而在俄罗斯的铁蹄之下,格鲁吉亚元气大伤。


格鲁吉亚人为了成为欧洲人,不惜从自己很少的兵力中派出2000军队到伊拉克驻以示对美国的支持,他们天真地以为,如果自己的国家有难,美国也会投桃报李。当第比利斯遇到空袭、哥里被俄军佔领之后,美国除了在道义上表示支持之外,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实质性的支持动作,格鲁吉亚人大为失望。


小国只是美国战略棋盘的棋子


俄罗斯固然还在为自己歷史上的债务付出代价,乌克兰、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的元首齐聚第比利斯,支持萨卡什维利,是这些小国的歷史记忆使然;同时,萨卡什维利在西方舆论也获得广泛同情,一般西方民眾根本不了解南奥塞梯问题,也不知道是萨卡什维利发动了战争,他们同情弱者,所以格俄冲突,一定同情格鲁吉亚,这也是俄罗斯的宿命。


美国为什麼重视格鲁吉亚?麦凯恩一语道破:美国担心俄罗斯控制格鲁吉亚,将影响美国对高加索地区、裡海地区与黑海地区的石油利益。


美国关心小国人民吗?谁信以为真,谁就天真了。美国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小国只是美国战略棋盘上的棋子。冷战时期如此,今日也是如此。美国的老百姓可以不知道南奥塞梯为何物,美国的决策者却不可能不知道。在这方面欧盟和其他北约成员国领导人的头脑比较清醒,他们知道美国无法调停俄格冲突,因为美国不公正;其实欧盟也不那麼公正,只是相对清醒一些。对一个復兴的俄罗斯,在维护其合法利益、维护其佔有优势的地缘政治地位时,西方如蓄意挑衅刺激,对欧洲来说决不是好事。欧洲人在这方面的歷史记忆也是清晰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