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嫁衣 悲剧的开始 谁才是真正的主谋

一级佣兵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size][/URL]   这一夜,风一直刮个不停,窗外的大树随着狂风阵阵地刮过,不停地摇晃着厐大的身躯。树枝上的树叶,已随着深秋的逝去而脱落的差不多了,只是零星地,在一根根枯瘦的枝条处,挂着那么一两片仍然坚持着地黄叶子,显得异常的凄凉。   朵朵的雪花渐渐地消失不见了,紧接而来的,却是阵阵轰鸣的雷声,和一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


这一夜,风一直刮个不停,窗外的大树随着狂风阵阵地刮过,不停地摇晃着厐大的身躯。树枝上的树叶,已随着深秋的逝去而脱落的差不多了,只是零星地,在一根根枯瘦的枝条处,挂着那么一两片仍然坚持着地黄叶子,显得异常的凄凉。


朵朵的雪花渐渐地消失不见了,紧接而来的,却是阵阵轰鸣的雷声,和一道道划过漆黑天际的闪电。


像隆隆的战鼓,轰鸣而又响彻天际,像万马奔腾,散乱而又不失宏大的气魄。只是不到一会儿的工夫,大雨便下了下来。雨点儿拍打在玻璃上,发出阵阵啪啪的声音。


这一夜,他们都没有安睡,脑子里始终很乱,在酒店中,那一幕幕美丽的回忆始终回响于脑海。酒店中,每一个工作的瞬间,每一次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像欣赏自己制作的艺术品一样,每一次,以自己的努力得到客户的认可时,那一份满足感,自豪感,无形中给他们的振作带来了具大的力量。


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他们不再属于那个酒店,那个酒店也不再属于他们。也许,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包括以往的成就,而作为补偿,留给他们也只剩下总总往事的回忆。


他只记得,昨天清晨的时候,他像往常一样,早早地便起了床。然后便在酒店里四处的巡视着。虽然已经从一名普通的保安升级成为一名保安部的经理。


酒店中,那零点的小事,再也不需要他们去做,因为,他们的身上背负着更多的责任,为了酒店的发展,安全,他必须时刻做到保持清醒的头脑,也必须时刻做到为工作负责,细心地查看酒店内会不会有任何的安全隐患。


但是,这几个月来养成的那一种习惯却始终没有因此改变过。纯朴的他们,继承了大山中,人们那勤劳的精神。那多少年来始终养成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惯。


在太阳即将探出云端的时候,他们便起了床,简单地清洗了一下,便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


他仍清楚地记得,昨天,当他和往常一样。巡视了一下酒店周围的环境之后,在确定并没有任何可能发生的安全隐患之后,他转而去了酒店最重要的部位--厨房。


也许是因为时间还早的原因,洒店内显得异常的安静,只有自己脚下皮鞋和酒店大厅内的时钟发出当当的声响。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空阔的走道内回响皮鞋带来的声响。就连蚊子也看不见一只,通往厨房的走廊里,静得有些诡异。


当自己推开厨房大门的时候,一个急冲冲的人影慌忙地从门的缝隙中想要窜出去。看到这一幕,着实把这位年轻的男孩子给吓了一大跳,他感觉那一刻,自己全身的热血都不由自主地往上窜,直逼脑后,心脏跳动的速度也在那一刻像脱了缰的野马,不要命地奔驰着。


但是必尽是大山中走出的人,强大的身体素质和灵活的反应能力很快地便让他从惊讶中恢复了过来。


他迅速地把手凑到了腰间,似乎在摸索着什么,手指不断地抖动间,慌忙中,手触碰到了自己腰间的电鞭。


虽然有了强大的身体和较为灵敏身手做后盾,但是,眼前的纶纶也实在太年轻了一些,仅仅不到二十岁的年龄,加之于家乡的人们,虽然贫穷,但是却始终保持着劳动人民应有的纯朴,对于这种事,还是从未曾碰过的,也难怪他会如此惊慌失措。


当他抓起了电鞭,将它高举在头顶时,却产生了犹豫,是不是真的要一棒打下去,如果真的打下去的话,那这人就一定会受伤的。短暂的犹豫困扰了他一会儿,当他用眼神继续瞄了瞄那瘦小的黑影时,却在眼神的余光中,看到了黑影的手中也拿着一根黑色的棒子。


看到这一幕,纶纶再一次地感到震惊,现在的时势已容不下他任何的犹豫,他果断地挥起了电鞭,可谁知当电鞭即将挥咂在黑影的身上时,黑暗却发出了声声的求饶之声。


别打我,别打我,我是阿华啊。别激动,别激动,阿纶你看清楚一下,我是阿华啊。黑影再次传来了声音。听着这有些熟悉的声音,纶纶带着疑惑和不忍果断地将电棒改变了方向。


电棒重重地咂在了木门之上,带起嘎的一声巨响。木门被咂坏了,黑影也在那一时刻变得清淅了不少。


你怎么在这里啊?纶纶看着眼前穿着背心短裤的阿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又脸色惊慌的样子,心中充满着太多的疑惑,连忙深锁着眉头问道。


对不起纶纶,我昨天晚上没有吃饱,自己买的零食又全部吃完了,肚子实在是饿得发慌,就想到厨房里面看看有没有可以说的,没想到还真让我找到了这根还没有消化光的黄瓜。阿华指着手中的一条黄瓜说道。


听完了黑影的话,纶纶才渐渐地静下心来,心中高悬的巨石仿佛彻底地落了下来。这一刻,他才真正地看清阿华手中拿的确实是方才自己以为的木棒。


还好刚才自己果断地停止了行动,没有让电棒咂到阿华的身上。纶纶带着惊讶和后怕的眼神看着阿华。哦,不好意思,我知道我这样做确实太有些不象话了,怎么说这都是芳老板的东西,不管肚子再怎么样,也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看看我,越活越是糊涂了,我认错,我认错。


啪啪的响声把纶纶从惊讶中拉了出来。当他看到阿华正用自己的双手不断地拍打着自己那有些清瘦的脸庞时。


他知道了,很有可能是阿华误会了他刚才的眼神,以为自己刚才看他的眼神是对他的责怪和对他刚才行为的不耻。意思到这一点后,纶纶连忙抓住了阿华不断抽打着自己脸庞的双手。耐心地向阿华解释着。


事情就这样平息了下来。除了纶纶和阿华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人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幕,就连小芒,纶纶也“好心”地隐瞒着,必尽对于这样的事情,少一个人知道,或许对于阿华来说,都是一种宽容,尊敬。


过了一会儿,当太阳渐渐升起的时候,纶纶便迫不及待地敲响了流芳的房间木门。向流芳解释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当然情景变了。


他告诉流芳,当他起来巡视,走到厨房门外的时候,看到了一只蜘蛛正在那里耐心地编织着蜘蛛网。他慌称自己从小到大最害怕的就是这种蜘蛛,当时由于紧张,又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作为武器攻击蜘蛛,由于太过于害怕,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想到了用自己身上枚着的电棒可以打死蜘蛛,于是,蜘蛛打死了,厨房的木门也自然而然地被自己的电棒咂坏了。


他还一再地向流芳强调,损坏的那个木门就从自己的工资里面扣。


从纶纶迫不及待的敲门进来时的一头雾水,到现在彻底地听完了纶纶的解释。流芳笑了笑,用手摸了摸纶纶的头。


傻孩子,长这么大了还怕那种东西,姐姐长这么大,还真没有什么东西怕过呢。嘿嘿,亏你还会有那样的反应。流芳不禁再次掩嘴一笑,看样子已经完全把纶纶刚才所写的事,当成了一个笑话。但是,对于纶纶刚才一再强调的要赔偿她所损失的木门却只字未掉。


不一会儿,流芳便找了个借口把纶纶推出了自己的房间。当他被流芳推出了房间之后,纶纶还在门外向流芳大声地叫着。


芳姐,都是我的错,那个损坏的木门就从我这个月的工资里面扣出来。而流芳则躲在门后,再次轻笑了一声后说道:“时间不早了,你快去工作吧,这件事,等到时候发工资再说.....


昨天的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可谁知,这件事情之后,酒店内就有部分客户在吃了自己酒店烧出的饭菜后,出现了恶心呕吐的现象,随之便出现口吐白沫的病情,最后被送去了医院.


当医院的诊断书下来之后,便被认定,是有人故意在酒店里投毒,以至于客户在吃下了他们烧的菜肴之后,会出现这种情况。


作为酒店的保安部经理,纶纶负责的便是酒店的安保问题,这件事情出现之后,其首要责任便是“归功”于这位保安部经理的办事不利。这次意外,或许真是因为纶纶的办事不利.


如果他能在事情发生前找到原因,查明真相,那么今天客户们的中毒就会完全地避免,因而,理所当然的,纶纶在酒店总监的一再要求下,被解除了职位。而小芒作为纶纶至爱的人,也理所当然地选择辞去自己的职位。


对于这一些事情的发生,其实纶纶在心里也有过对于阿华的怀疑。但是在没有充足的证据情况下,他不能这么果断地断定整个事情的制造者便是阿华。


如果阿华真是清白的,而投毒者却另有其人,那么,这么果断地将事情说出去,也许对于阿华来说,就是最大的冤屈。因而,年轻的纶纶在经过短暂的思量之后,还是果断地放弃了这一想法,选择让时间来淡化所有的一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