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快崩溃了!”陈彦菲刚在记者面前坐下,就冒出来这样一句。

她正面临一个痛苦的两难抉择:是亏本卖掉自己手头的3套房子,还是选择主动向银行断供。

这道选择题已经折磨她3个月了。

深度套牢

据地产业知名专家戴欣明估算,仅深圳炒房团成员2007年投入到深圳楼市的资金就超过百亿人民币。而眼下,这些资金几乎全部被深度套牢。

陈彦菲是记者两年前在深圳房产投资者联盟的一次聚会上认识的,这个近百人的投资者联盟在珠三角业内小有名气,是一个标准的炒房团。

32岁的陈彦菲是深圳蛇口一家泰资企业的财务部经理,她自己透露年薪15万,丈夫则是龙华一家外贸企业的销售负责人之一,这样一个家庭在深圳原本可算是标准的幸福之家。

不过过完年后,她家已经为房子的问题不断爆发争吵,婚姻也面临危机。

她给记者出示了一组数据。她现在手头上有4套房子,自己住的一套在蔚蓝海岸,是2003年买的。另外3套都是2007年买的,分别在深圳蛇口的半岛城邦、深圳龙华的金地梅陇镇和东莞金域中央,面积分别是120平米、110平米和90平米。当时的买价分别是3.5万、1.56万和1.2万,总价分别为420万、171万、108万。

“3套房子都是用来投资的,买的时候是三成首付七成按揭,3套房子付出了200万。”这是陈彦菲夫妇这几年打拼的全部资产。

“现在全变了,金地梅陇镇三期开盘价为1.1万、半岛城邦已经降到不到2万、东莞金域中央已经跌到9000元,一年内竟然缩水50%,而且银行不断在加息,我的月供已经突破2.2万了。我先生说我们是一个标准的负资产家庭。”陈彦菲语速很快地说。

“现在我们这个投资团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团购了,我们人多,组织在一起和开发商谈判,商量退房或者价格赔偿的事,不过目前进展不大,还希望能得到你们媒体的支持。”对于目前的状态,陈彦菲语气低落。

在投资团里,类似陈彦菲这样的成员不在少数。

2007年2月加入的张可曾是深圳某媒体的地产记者,现在的身份是职业房产投资人组团人之一。他和陈彦菲的处境相同,2007年买了3套房产,分别在深圳南山、龙华镇和惠州,每个月月供近万,压力巨大。

“已经深度套牢了,我们这个炒房团该散伙了,好多人成了负资产,准备和开发商退房去。”他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

“银行不断加息,CPI也不断上涨,最重要的是2008年珠三角房价大幅下跌,2007年的炒房团被套牢是必然的,疯狂是要付出代价的。”熟悉这个炒房团的深圳中原地产总经理李耀智对记者这样说道。

疯狂的代价

张可对记者表示,2007年的这个时候,他们和当年的“温州炒房团”一样受到一些开发商的热烈欢迎。

所到之处,都是楼盘开发商副总以上级别的人接待。

“因为他们一次性人数众多的购买常常可以帮楼盘承担销售压力,现在的开发商也很欢迎这样的团购投资者。”深圳兰江地产副总裁杨大谷对记者这样表示。

一组组数据让张可越来越紧张。据深圳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14日发布的报告,3月份,深圳市新建商品住房销售均价为每平方米13618元,比2月份下降16.53%,房价回落到去年4月的水平,而广州2月份二手住宅成交量的跌幅也达到了63%。

陈彦菲对记者说,房价的变化她早就注意到,不过,放盘出去的3套房子却一直没有找到接盘的买家,这让她成天提心吊胆。

屋漏偏逢下雨天,陈彦菲丈夫的外贸生意也在人民币升值步伐的不断加快中江河日下。“我年后换了新工作,收入不稳定,原来房子的月供2000元加另外3套新房月供共2.2万,再加上一家老小的生活费3000元,一个月的最少支出是27000元。”

事实上,整个房地产市场的参与者,经历过去两年的疯狂过后,都在承受市场的报复。

眼下,深圳楼市投机投资者的资金链正嘎嘎欲裂,一些开发商选择了降价处理。万科地产在全国降价促销的结果是,更多的楼盘选择了跟风,比万科降价的幅度更大更猛。“此时不降,更待何时。”广州一位知名开发商的销售总监这样对记者说。

在深圳,万科地产和金地地产先后降价入市,万科深圳公司为了平息老业主的不满,推出了“补偿”降价前购房业主的精装修优惠活动——3月新开盘均价下降了3000元/平方米,原购买毛坯房的业主只需再付300元/平方米的价格就可以获得和样板间一样的1500元/平方米的精装修。更有开发商明确宣布将一次降价到位。

3月18日,位于宝安的澳城开发商深圳澳达实业举办新闻发布会,该公司将于3月22日对旗下在售楼盘澳城销售价格进行大幅下调,预计会在原有均价28000元/平方米的基础上下调20%-30%。该开发商为这次大幅度降价取了个好听的名字,称为“春雷行动”。

断供或者贱卖

“2007年11月前购买的房产,正赶上了房地产的下降通道,这些人将成为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首批房产负资产者。”深圳知名的投资客邹先生对记者说。

邹先生对记者介绍,深圳炒房团这种类型的投资客已经基本山穷水尽,目前就靠加按、高利贷等方式维持月供,甚至有些人连过年的几千元都是向人借的。

他估计再过一两个月这类投资客就很难顶住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基本上只有两条路:向银行断供或者贱价出售。

而更多的炒房者选择和开发商对抗,要求降价补偿或者退房。

针对这些诉求,金地集团近期表态,不会支持业主的“无理”要求,但会拿出1000万元建立基金改善小区周边环境和增加配套设施。

深圳国土部门则表示,业主要求退房或补偿价差的要求是一个非法、无理、蛮横的诉求——“此头不能开”。

深圳一些激愤的购房者声称要终止还贷。由于不满开发商开出6.5折的销售价格,深圳市宝安区泰华阳光海的100多名业主提出,开发商应该承担降价销售给他们造成的损失,业主要求“补差价”或“退房”,否则就要终止还贷。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说法更多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得不到法律上的支持。另外,终止还贷意味着放弃几十万的首付以及银行信用,不到万不得已是很少有人真正去实施的。”广东金晖律师事务所徐林律师对记者表示。

负责泰华阳光海按揭业务的中国建设银行深圳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业主断供,银行的应对是:每个月扣款会提前短信通知购房者,如果扣不到款就会进入催收程序,第一个月用电话和书信催收,第二个月通过律师事务所发律师函催收,第三个月会采取向法院起诉等措施。

“我也不知道该断供还是干脆亏本卖了,这真是个两难选择。”陈彦菲最后对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