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迷哥


我对女子举重这个项目有点审金疲劳了,奥运会才正式开始了五天,可我已记不得刘春红这枚金牌是第几块举重项目所获得的金牌了。我为刘春红六举五举破世界记录的壮举而自豪,但这样的金牌显然已无法撩拨起我内心的激动心情。


刘春红的金牌让我们高兴,但在比赛中的一些细节真的让人感动。刘春红的金牌是诠释的奥运会向前的精神,可那些黯然离开举重台的运动员同样用精神解读奥运精神的另一层意义。


比如那个我叫不上名字的日本选手,她举起122公斤后的喜悦,而且泪流满面,你想想这个重量对于中国队来说,算个毛。但她很高兴,因为她超越了自我,把比赛的对手树立为自己。听现场解说员说,这位日本选手平时的最好挺举成绩只有120公斤。


所以,奥运会除了去获得金牌以为,超越自我也是奥运精神的一个文化领域。中国女子举重太梦幻了,其他运动员只能为了银牌而努力,可那些陪伴我们夺金的女运动员们一丝不苟的陪我们夺冠,我感觉那些运动员很值得敬佩。


今天还有一个哥伦比亚的女选手,一次挺举不成功,差点晕倒,可是在连举的情况下,她迅速调整好状态,一举成功,在那一刻赢得了全场观众的掌声。那一刻,根本就达不到中国队第一举的重量,可那些女孩子很高兴,因为他们超越了自我。


因此,我感觉刘春红给了我们金牌,同时那些和刘春红一同比赛的选手们,给了我们另一快金牌,在此向他们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