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安静的夜,电话里一大段的沉默。


死无寂静般摸索不到对方的表情。


这般的安静,静的可怕。


想到挂线、却又不甘心。


终于听到了声音,说知道这样的感觉了吧。


原来、自己也曾是这样长时间的沉默,


可以做到什么都不说、抿着嘴。


试探着对方进行的一切。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