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整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清晨,中军帐议事厅,一干将领整齐地排在两边,袁崇焕端座正中,开始了自己的演讲:“各位将军,此次召集你們开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整军!”,说着命令书记官:“把练兵方略的抄写本给在座的将军每人一本,发下去!”,拿到练兵方略的将军翻看着,也传来低声的议论声,袁崇焕提高声音:“大家想想,一直以来,我们为什么在面对后金军队时处于明显的弱势?为什么我们胜少负多?为什么在兵力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会吃败仗?不错,我们的战略、战术、谋略、临场指挥方面可能有所不足,但后金就没有不足吗?我可以告诉你們,有!后金人口少,战力有限,杀一个就少一个,而且屠杀、掠夺汉人、逼迫汉人为奴的政策使得汉人即使投降也未必真心为后金效力。那我们为什么还是处于守势?原因很简单,我们的步兵缺乏面对后金骑兵的勇气和战斗力,我们的骑兵还不敢和后金骑兵硬碰硬。这是事实,当然也有个别部队例外。那么为什么不是所有的部队都敢和后金干仗呢?归根到底,我们的兵不够强,我们练兵练得不太好!”。下面的议论声更大了,这些将领嘴上虽没大声说,心里面毕竟是不太服气的。袁崇焕停了下来,扫视一圈,议论声才停了下来,袁崇焕接着说到:“这本练兵方略,是我刚刚写好的,你們好好看看,如果有疑问,可以提出,如果没有问题,就请各位将军执行!你們刚才的议论,我知道你們不服气,好,我就给你們看看我在广东的时候训练的十几个亲兵。袁刚,把他们拉到校场上,练给各位将军看看!”,“是!”,袁刚朗声回答后跑了出去,袁崇焕和众位将领也随后跟了出去。

校场上,在袁刚清晰的口令下,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精干小伙子干净整齐地完成着袁刚的一系列命令,队列、步操、战术动作逐一展开,在众将领的眼中看到的是士气、是斗志、是杀气,几位将领也暗自点头。而接着下来的骑射训练更令众位将领目瞪口呆,只见十几个小伙子飞身上马,熟练地使出地上拾物、蹬里藏身、飞马射箭的战术动作,十几个小伙子射出的箭竟然都是八九不离十。收起弓箭、换上马刀,风尘滚滚之下,预先插好的假人纷纷被马刀砍下脑袋!校场内别的士兵响起了雷鸣般的喝彩声,原本不太服气的将领再也忍不住鼓掌起来。

收拾好马刀,排好队,袁刚跑步来到袁崇焕面前立正、敬礼:“报告!训练完毕,请指示!”,袁崇焕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众位将军:“那位将军愿意派麾下的士兵来和他们比试一番?”,毕竟差距是明摆着的,众位将军一时无语。袁崇焕这才转身,回礼,命令袁刚:“解散!”。

众将与袁崇焕回到议事厅,议论纷纷,看来,是确实心服了。袁崇焕出声了:“各位,看了刚才的训练,想必也看到了差距。大家对练兵方略还有意见吗?”,“没有!”,众将齐声回答。

“好,从现在起,请各位将军严格执行!几天之后,我会检查各位的练兵情况,明白来没有?”

“明白!”

袁崇焕继续说道:“好!从现在起从严练兵,练出一支支军纪如山、士气如虹、敢和任何敌人面对面战斗的铁军!各位练成之日,我要让这只军队横扫真个松辽平原!”

听到袁崇焕的鼓动,众将领各个脸上露出兴奋与渴望的神情。

“不过,从严练兵,必然会淘汰一些人,暂时我们的总兵力会减少,所谓兵不贵多而贵精,淘汰一些缺乏战斗力的人员,换来的是一支战斗力更强的部队,这个买卖还是划的来的。”,底下的将领们会意地笑了。

“淘汰下来的兵,并不是打发他们回家,毕竟这还不符合我们的制度。可以将他们编入二线队伍,从事一些后勤、护卫等方面的非战斗任务。不过,请你們注意,一是有特殊技能的兵,比如箭法精准、火器娴熟的兵可别轻易给淘汰了,他们可是宝贝啊;二是淘汰下来的兵也不能放松训练,只是训练强度比一线作战部队要降低一些,请你們自己注意把握。还有,赵将军,训练新兵尤其要按照练兵方略来执行,不合格的兵别放进来。”

“是!袁大人!”,赵率教回答道。

众将回到各自岗位上后,袁崇焕开始琢磨下一步的计划,是否该开始恢复与“钉子”的联系的问题。“钉子”是袁崇焕离开辽东在之前在后金方面布下的棋子,现在皇太极肯定是在为稳定自己的位置而努力,不太可能有大规模的行动。“钉子”那边还是先放一放,免得暴露了而影响后面的计划。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校场上已经没有训练的士兵,袁崇焕步出督师府,向兵营走去。来到兵营,不断有士兵和袁崇焕打招呼,袁崇焕也点头示意。走进一座兵营,兵营里的士兵纷纷站了起来,“袁大人!”,袁崇焕示意大家坐下,敏锐地看到一个士兵一跛一跛的,袁崇焕走上前,吩咐士兵坐下,抬起士兵的脚一看,脚上有几个大水泡,连忙问道:“怎么回事?”,士兵只得回答道:“鞋子不太合适,训练时磨出的泡”,“你明天找袁刚,让他给你安排换双鞋”,说着,就从旁边的士兵手中拿过一根阵,就想帮士兵挑破水泡,士兵忙说:“袁大人,这不行,我自己来”,连忙想收回脚,可还是被袁崇焕抓住不放:“这有什么关系,你就坐着吧!”,说着就要去挑水泡,却被一声“等等”阻止了。话音中叶芸走了进来,针还没消毒,等我来,说着,接过袁崇焕手中的针,在蜡烛的火焰上消毒,熟练地挑破水泡,再敷上点草药,袁崇焕反而成了看客。叶芸忙完,叮嘱士兵破皮的地方这两天不能沾水后,收拾好药箱,和袁崇焕一起走了出去。袁崇焕依稀看到那个士兵眼里的泪光,走出兵营,隐约听到士兵的一句话,“袁夫人是我们的女菩萨!”。

离开军营,袁崇焕不想立即回督师府,就拉上叶芸去城外的小镇看看。走出城池,一个因两百多年驻军而自然形成的小镇呈现在面前,虽然不算繁华,可还是有几分热闹,街道两旁有许多各式商店,不过天色已晚,最热闹的地方竟然是赌场、酒楼、妓院。

一路向前走,忽然传来的一阵吵闹声吸引了袁崇焕的注意,上前一看,原来是几个士兵因为赌博的问题而争执拉扯起来,看到袁崇焕的到来,几个士兵吓了一跳,四散跑开了,袁崇焕不禁摇了摇头。继续前行,不时见到几个醉醺醺的士兵,热闹的酒楼中,不时能听到一些不知是蒙语还是满语的声音。袁崇焕不禁警觉起来,这可是间谍活动的好地方,间谍的问题也到了该考虑的时候了。再往前走,远远地挂着几个红灯笼的地方就是妓院了。袁崇焕拉着叶芸,转身向回走去。

清晨,早早起身的袁崇焕来到校场,有意考察一下训练的情况。校场内传来整齐的操练声,袁崇焕满意地点点头,可来到校场一角,却发现一组的训练完全混乱,袁崇焕连忙叫停,经过询问才知道,原来负责这个小队一百来人训练的小校,因为昨晚酒醉未醒,没有来参加晨训。

袁崇焕一听大怒,命人去把把那个小校找来,立即召集校场内所有训练的人全部停下来,排好队。几个士兵把那个醉酒的小校架到司令台前,看到眼前的架势,这个原本还有两三分醉意的家伙立即醉意全无,看上去笔直地站在司令台前,两腿却开始发抖。

袁崇焕没有理会他,对着下面黑压压的士兵说道:“训练你們的第一条纪律是什么?”,“服从指挥!”,下面的士兵齐声回答。

“那好!起床号、集合号是不是命令?要不要服从?”

“要!”,比刚才的回答更整齐了。

“可就有这么一位,身为军官,竟然不服从命令。那岂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八大杀中,第一条是什么?”

“不听命令者,杀!”

“那这个人,身为军官,知法犯法,杀不杀?”

“杀!”,下面的士兵发出雷鸣般的吼声。连旁边想求情的人,看到袁崇焕和士兵的架势,没有任何人敢站出来求情了。

“来人,把他给绑了,砍头示众!”,几个执法的士兵走上前去,动手把那个小校捆了起来。

“袁大人,饶命啊,小人再也不敢了!”被捆住的小校连忙求饶。

袁崇焕看着台下求饶的小校, “不是我要杀你,而是军法无情!“,小校知道再求饶也没用了,面向袁崇焕跪下,“我触犯军法,不怨袁大人。我走后,请袁大人照顾我的家人!”,袁崇焕叹了口气,“你的家人我自会照顾,你放心去吧!”。

正当执法官准备行刑的时候,后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怎么回事,报上来?”,不一会,一个传令兵带着一个老汉来到司令台前,原来昨晚有两个士兵跑到老汉家,偷偷杀死并偷走了老汉的一只半大的猪仔,被老汉发现,两个士兵反而把老汉打了一顿。

袁崇焕再一次勃然大怒:“是谁?给我站出来!”,等了一会,没有反应,袁崇焕大怒:“不要以为没人站出来,我就查不出来!八大杀中的第七条,掳掠民财者,杀!”。

这时,士兵中一阵骚动,原来,两个偷猪仔的士兵承受不了心理压力,两腿一软,瘫在地上,被其他士兵给架到司令台前。

袁崇焕看着两个可怜虫,大声问道:“是你們两个吗?把你們偷猪的经过说一说!”,两个士兵跪在司令台前一五一十地坦白了偷猪的经过。

袁崇焕气愤地直摇头,大声命令道:“把这两人捆了,杀!”

老汉连忙跪下求情,“袁大人,您就饶了他们两个吧,他们只是偷了头半大的猪仔啊!”,袁崇焕走下司令台,扶起老汉:“老人家,不是我不给您面子,而是军法如山啊!您那头猪的钱,回头我让人送给您!您请回吧!”

三声炮响,三颗人头落地!士兵又恢复了训练,血淋淋的事情教会了他们对服从指挥和遵守纪律的重要性。

回到督师府的袁崇焕在整肃军纪的措施中又加了两条,一条是禁止士兵赌博,另一条是禁止在小镇上卖酒、也静止士兵喝酒,至于取缔妓院的这一条,袁崇焕犹豫了好久,还是把这条划掉了。毕竟酒楼、妓院可是顺藤摸瓜、挖掘可能隐藏在内部的间谍的好地方,暂时留着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整军的效果开始显现出来,士兵的体能、耐力、技战术进步明显,斗志与士气开始在士兵的训练中得到很好的体现。训练在继续,是时候该去皮岛看看了,那边可是将来对后金发起进攻的重要右勾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