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啊,奥运赛场上恣意的泪与笑!

看啊,奥运赛场上恣意的泪与笑!



无论是喜是怒是哀是乐,尽情展现了,就足够了。而不必肩负多少家国大义,像背台词一样发表伟大和崇高的获奖感言,也不必隐藏自己,将个人一直低,一直低,低到尘土里,满口只是绚烂的辞藻和夸张的叙述,说什么做什么好像都经过训练似的。




其实,个体和国家并不矛盾,为自己争就是为国家争


8月11日晚,中国名将张湘祥表现神勇,成功夺取举重男子62公斤级别的冠军。在国歌奏完后,张湘祥走下领奖台,突然双腿跪倒在举重台上,深情地向着四个方向磕头,现场观众一片喝彩。8月12日中午,中国老将谭宗亮获得男子50米手枪比赛的铜牌,这是谭宗亮第四次参加奥运会,只拿到一枚铜牌的他有何感想呢?“我练了23年的射击,参加了四次奥运会,只拿到一个铜牌有点愧对祖国……”


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然而,张湘祥向观众席慨然一跪,四次磕头,这种惊心动魄的仪式让人无法不动容。谭宗亮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终得季军,也算天道酬勤,不负众望,然而他有些羞怯,深感愧对祖国,应该说,这种宏大叙事式的表态,并不让人觉得多么别扭,像张湘祥的磕头致谢一样,让人读出了真情。


奥运赛事如火如荼,无论是摘金夺银还是名落孙山,最让笔者感怀的不是一场场“厮杀”,倒是赛场下,运动员们迸发出的生动言行。运动员们一次次裸露人性的美,让我们感受了体育的魅。比如:


90后奥运会冠军龙清泉,面对记者“国际举联主席看过比赛后,认为你是举重力量的新一代,你怎么评价这一称号”时,龙清泉傻笑着犹豫了半天,才有点答非所问地表示“其实我觉得自己,也还是很任性,而且平时也很喜欢打游戏……”为何傻笑,为何答非所问?按龙清泉的话说就是“我今天晚上都快高兴疯了……”这是多么可爱的90后,多么真性情的孩子,说实话,当我看到龙清泉夺冠时丰富而夸张的表情,真是忍俊不禁,运动员没有被脸谱化,这是多么可贵。


一位体育节目主持人曾谈到一个细节:2000年悉尼奥运会,有一位奥运体操冠军赛后曾经半开玩笑地说,在做下个动作之前,脑子里曾经有一个闪念,只要站稳了,这辈子就没问题了,后来果然真站住了。“站稳了,这辈子就没问题了”,这话似乎一点都不伟岸,离惯常的表达似乎很远,太不冠冕堂皇了,但正是这种质朴和真实的言辞,让我感受到人性的真实,让人触摸到体育就是这么温情,这么世俗,而世俗原本就是寻常的生活方式,就和个人命运紧密相连。


直面人性的真实最为动人。比如,2006年多哈亚运会上,我国举重运动员王明娟凭借第一举确立了领先位置。在第三次抓举和挺举失败后,王明娟向观众微笑,但有人却生气地对王明娟的教练说:“这孩子的意志品质有问题,最后一把举不起来,可是没有觉得什么(还有脸笑)。这不像我们中国队的作风,颁奖结束后你一定要训训她。”这真让人匪夷所思!如果王明娟的笑是发乎内心的真情流露,官员有何理由让权力介入?体育原本就是人性的全面展现和释放,如果非要压抑人性,表现得痛不欲生,这恰恰是拙劣的伪美学,是残忍的权力调情。


有人说,真正的强者不是没有眼泪的人,而是含着眼泪奔跑的人。当朱启南卫冕失败领奖时,黯然落泪,当体操男团夺金,在奖台上,健儿泪洒时,这一刻谁说他们是懦弱者,是脆弱者?诗人泰戈尔说,若是青春只有运动的火,它将变得焦干而枯萎。但这里却永远潜藏着眼泪,使它保持着鲜美。事实上,正是朱启南的泪流满面,我们才能窥见他对卫冕多么渴望,卫冕失败后多么痛惜的真实心情;正是体操队员倾情泪流,放声高歌,我们才越发体味他们八年来的忍辱负重,八年磨剑、霜刃得试的快意和激动。


体育原本就是释放,就是人性的裸露,无论是喜是怒是哀是乐,尽情展现了,就足够了。其实,个体和国家并不矛盾,为自己争就是为国家争,哪怕“只要站稳了,这辈子就没问题了”,这也是一种真实。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唱就唱,想跳就跳,越尽情表达,越靠近体育精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