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超鸡……

超人的电视我看过不少,但是超鸡……我还真没见过


我的印象中,这只鸡是我见过最强悍的鸡了,所以我管它叫“超鸡”


在我小的时候,父亲养过一只鸡,品种是生产白

一只纯白色的鸡(大概名字是这样来的)

那时候家家户户都还是住的平房,还有院子

基本上都会养些家禽


父亲养的那只生产白,当之无愧的成为了“鸡王”

经常会把我抱到鸡的身上,那只鸡比我还要高

当时的我心里有种恐惧的感觉,我觉得那不是鸡,鸡不可能长那么高

以前都只有我欺负鸡的份

但是自从那时起,我对鸡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再不敢欺负它们了

它们也有老大,跟他们老大打的话,我觉得我的胜算很低


先介绍下它吃的食物,它与别的鸡不太一样,当然吃的也很特别

(我不清楚鸡会不会像狗一样,吃东西的时候吃独食,在没吃饱前绝对不允许其他的过来碰)

它不一样,给鸡喂的食物,它从来不屑看一眼

因为每天晚上父亲他们下班,大伯他们两个会到天里去抓田鸡

一般晚上都会抓个十几,二十来只的

到家后,拿剪子把头剪掉,直接扔给它,它一啄,便将整只吞下

吃的那叫一个欢快,看完之后,我决定,以后不吃鸡了,我怕它报复

指不定哪天一时心血来潮,一个不小心把我啄了


我的担心并非多余……

此鸡除了担负打鸣的工作外,更承担起了保护鸡群的任务

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家也由它看护

我说它天天没事找事,是便宜它。

白天没事的时候,它喜欢飞到墙头,欣赏风景,供人瞻仰

自恋就不提了,关键问题是,只要有人从我家门前的路走过

它都要飞过去啄人家,此鸡有一点好处,就是没有种族歧视,

不分男女老少,一视同仁。

大人还好说,因为有能力自保,但是小孩就不行了,谁受的了这样折腾?

久而久之,家门前的路没人敢走了,因为鸡也越长越大了


这鸡还有一毛病,闲不住

你说没人过了,按道理来说,它站墙上浪浪也就作罢了

时间久了,它受不了,于是乎,天天飞出去找人打

而且不论强弱,也均一视同仁,鸡它欺负,连狗它也敢咬

似乎胜率还不低,很少见他垂头丧气的失败而归


不得不提的是鸡群中的另一只鸡,与他形成鲜明对比

是一只纯黑色的鸡,也很猛

但是黑鸡来的时候,它已经确立了霸主地位,也比它大好多

因此,黑鸡没少受欺负,可能是造成了心理阴影吧

从不见它反抗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一次家门口路过一只狗,生产白眼放光芒

似乎发现了许久未见的玩物,于是大战一场,可惜败了,被狗楞是打输了

估计这是它第一次的失败,而狗似乎也受了伤,不甘心的在墙外叫着


白鸡飞回之后,伤痕累累,黑鸡见状,立刻飞了出去

顷刻之间,只听到狗的惨叫,当黑鸡飞回来的时候,我似乎听不到狗的声音了

猜想大概已经跑了,因为我的功课还未做完,我是不会出屋的

开始我还暗自庆幸,总算有人能治白鸡一回了

但是现在,我失望了,现在又出来另一只猛鸡,我从来没发现黑鸡也有这个天赋~


两只鸡一起,我的胜率又有多高呢?比功课可难做多了,我也懒的去算了


此后鸡群更不得了了,喂食的时候,除了我父亲和大伯他们两个人外

谁进鸡圈谁倒霉,我奶奶进去给她们喂吃的,也楞是被咬出来


黑鸡与它的关系,似乎从以前的主仆升级成为战友

生产白有了黑鸡的辅佐,更加不可一世


没有父亲他们在,我是绝对不会靠近鸡圈的

他们似乎对我也不屑,我不知道是不是曾经经常把它当坐骑,让它认识了我

但是我想,它肯定不会喜欢让人凌驾于它之上

我骑过它,我怕自己会倒霉,所以我想我还是老实点的好


我的同学很不幸……

一天过来找我玩,我家的那两只鸡几乎家喻户晓,(黑鸡是一战成名)

所以他没敢进来,而是远远的在门外叫我


似乎他的叫声被鸡当成了一种挑衅的行为

两鸡一同飞出……我赶紧叫人,我怕会出现不测

鸡见到人,已经不跑了,而是见人就去叨

幸亏父亲回来的早,见状连忙把鸡赶跑

鸡似乎已经成了精了,他能分清人了

见到父亲,就老实了,乖乖的站墙上,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看着我们的眼神好象在说:“不管我的事,我什么都没看见”


同学被送到医院 逢了17针……

因为都是邻居,父亲过意不去,同学的家人倒没追究

只说,这样下去,可不得了


晚饭的时候,家里做了决定,把鸡灭掉

它的行为,已经超出了它的工作范畴,伤人的程度已经不可想象

因为那是父亲和大伯养的,所以交由他们动手

我终于等到翻身的一刻了,欢呼(我忘记了是解恨,还是有鸡肉吃了……)

换来的却是父亲的一巴掌,当时我并不明白

后面当我自己也养了动物,才理解为什么会出那一巴掌


父亲和大伯走进鸡圈时,它没动,也没反抗,

一直到刀架在脖子上为止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就像个英雄一样,(虽然很像英雄,但是请不要把它与革命烈士相提并论)

血是喷的,溅了大家一身

我看到鸡死的时候,父亲和大伯流泪了

鸡肉没有吃,在他们俩的阻挠下,鸡被埋了……


黑鸡目睹了整个过程,它没敢动一下,我猜它大概在想下一个就是它

后来念它是初犯,留下了它

鸡群没了头,老实了,黑鸡当不上领导,因为它没那种霸气

以前也杀过鸡吃,但是效果绝对没有这一次的震撼……

鸡的精神似乎有些崩溃,也不再像从前那样为虎作伥,不可一世了


安静,绝对是安静

一直到我开学哪天,鸡群都没有再打过一次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