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七章:丛林死局(五)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20世纪初台北旧城区只包含现今中正区北边的范围,即使是1960年代所称的“台北”仍旧狭义地意指包括大安区、松山区、大同区、信义区、中正区、中山区与万华区在内的台北市旧市区。然而由于旧城区逐渐没落,商业重心与市政核心东移,以及大量来自于台湾中、南部的外来人口聚居于周围卫星市镇,今日所称的台北,事实上已经形成了泛指包括台北市与台北县、基隆市在内的大台北地区,在这个区域内总计有近800万人生活和工作者,如果再加上桃园县的则常住可能达千万以上。

与北京的冬季大气磅礴的严寒相比,台北的冬天更多的是一份孤寂的清冷。虽然在数九的节气里,偶尔也会在极其寒冷的夜晚飘下些许雪花,但是终究只是点缀而已。而这些飞雪往往只会在高山之上才会有略现峥嵘,因此在台湾每年合欢山降雪时各大新闻台都会大肆报道,带动赏雪的人潮。坐在从北京直航台北的航班之上,万俟昊通过身旁的舷窗鸟瞰着脚下这座自己已经生活了近6年的城市。今天又是一个雨天。

或许是因为那首在20世纪80~90年代风靡两岸的台湾女歌手孟庭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太过脍炙人口,因此在第一次隐姓埋名潜入台北之前,万俟昊对台北冬天的印象便是那歌中描绘的那凄美的雨季。不过身为一名铁血男儿,万俟昊实在想象不出一场冬雨如何能牵扯出那么的感伤和惆怅。但当他拿着总参从特殊渠道搞到的加拿大护照抵达这座台湾最大的城市之时,他才第一次体会到孟庭苇的歌声之中所唱非虚。

在台北的冬季只要一下雨,整个城市的步调便会被彻底打乱,被就繁忙的公路之上各种车辆子会塞成一团;而捷运、公交车等公众交通工具之上,拥挤的车厢里往往就总是湿滑粘稠的,那种氛围总是令人倍感不快的。台北冬季的雨,不像是夏天那样的忽然倾盆而來,倏忽即去,大都只是微雨,细细的雨丝、慢慢的飘落,的确有些诗意。而冬雨更是台北热恋中人的最爱,那在依偎着共撑起一把雨伞的世界里,温暖和幸福总是可以充满整个城市。或许也正因如此每当冬雨飘下,往往也常是失恋中的人們心弦被撩动,泛起淡淡哀愁的时刻。

“街道冷清心事却拥挤,每一个角落都有回忆,如果相逢也不必逃避,我终将擦肩而去……。”从北京到台北,万俟昊甚至有些痛恨自己的回忆,为什么自己和米娜所相处的每一个瞬间都是那么的清晰,清晰到宛如就想是昨天一样。万俟昊所乘作的班机由于天气的原因在台北的上空盘旋了数周之后,最终平稳的降落在了台北松山机场的跑道之上。

松山机场在台北的基隆河畔,是一个东西走向的扁圆形的机场。飞机缓缓下降的过程已经可以看到到松山机场候机楼的外墙上写着“台北航空站”,显然这是松山机场的正式的名称。由于坐落在台北松山区敦化北路末端,因此得名松山机场。跟大台北地区的另一处国际机场—桃园机场相比,松山机场显然要狭小的多,但是依旧比台湾南部高雄的小港机场要大。

坐落在市区,毕竟给四周的居民带来诸多不便。除了不断从空中传达的一阵阵飞机的轰鸣声之外,四周的建筑物还必须“限高”—不能超过一定的高度。前些年,台北百姓要求废除松山机场的呼声日益高涨。然而,台北除了桃园国际机场之外,毕竟需要一个备降机场。从这个意义上讲,松山机场必须保留。而随着两岸关系的缓和和直航僵局的打破,松山机场被确定首批为直航机场,从中国大陆方向飞来的客机将降落在松山机场。如此一来松山机场不仅没有废除,还进行了全面修建(虽说已经无法扩大了),以适应新的飞行需求。

由于不是旅游旺季,所有与万俟昊搭乘这种周末航班的大多都是大陆驻台企业的负责人以及台湾企业驻北京办事处的高管,因此在飞机降落之后,大多数旅行者都没有观光客那般的欣喜和彷徨,大家井然有序的在出站口领取行李,轻车熟路的走出机场大厅,坐上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的专车。“欢迎回到台北!”提着不多的行李走出机场之时,万俟昊又一次见到了那宛如冬日阳光般的微笑,她属于那位与万俟昊相知相识多年的女孩—栗薇。

此刻的栗薇早已不是15年前初见之时,那齐眉短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清涩模样,岁月的流逝和世事的历练早已让这个昔日总参大院之中被万俟昊、荣波等人讥笑为“小书虫”的女孩,如今早已不是吴下阿蒙,在松山机场整洁的大厅之中栗薇身穿一身黑色的女式西装,俨然是一幅职场丽人的形象。“呵呵!想不到是你来接我……。”面对着自己昔日的老友,“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现任首席运营官(COO)的栗薇,万俟昊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首席运营官(COO)是负责公司企业的日常运作并向首席执行官(CEO)报告的二把手。如果说CEO是部长、市长的话,那么COO这个名称可以很容易地联想到中文里现有的名词如常务副部长、常务副市长等。而对于大多时候喜欢冲锋陷阵,活跃于第一线的万俟昊而言,栗薇这位“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事实上担负了他近2/3的工作。“我已经等不及要看到你了,你知道吗?我已经6个月没有休息了,每天至少有12个小时泡在办公室里。拜托您老人家,你想作甩手掌柜,至少也应该多请几个帮手吧!”栗薇冷笑着接过万俟昊手中的行李,两人并肩走出了机场的出站大厅。

坐上那辆在众多豪华车辆中并不招摇的银灰色奥迪A6,万俟昊的身份便不再是一名冲锋陷阵的军人,而是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份工作,但是毕竟在“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之中有中国人民国防军注入了超过60%的资本,而那些多达数百亿美元的资产便在他和他的团队管理之下。“公司在2008年度的业绩报告已经出来了,我知道你不喜欢看那么多的数据,所以我把主要的参数整理在了这张表上。”坐在万俟昊的身边,栗薇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取出几张表格递给了自己的老板。

“在2008年度我们公司的整体业绩上升了20%,最为主要的盈利项目依旧是防务产品的销售以及海外安保服务……。”万俟昊一边看着手中一项项的公司业绩报表,一边聆强打着精神听着栗薇的讲解和说明。“这些资料你必须马上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因为下午2点半公司将召开董事会。”看着万俟昊有些不耐烦的表情,栗薇忍不住呵斥道。“什么?下午2点?!我才刚下飞机……。”万俟昊多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没错,下午2点。要知道在你去非洲的近5个月的时间里,公司连一次董事会都没有开过。很多重要的事项都在等您作出决定呢!何况我们都不知道你这个空中飞人,什么时候就又跑去世界的哪个角落了?”栗薇冷笑的打断了万俟昊的抱怨,继续将一组又一组的公司业绩报表填鸭式的灌输到了万俟昊的那一片混乱的脑子中去。

虽然从事着与战争密切相关的诸多产业,但是“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的总部所在地却与普通的企业总部别无二致,那是一栋位于台北市中心的11层欧式办公大楼。这座已经有30年历史的建筑,在3年前“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之时进行了全面的修缮。此刻巨大红色字体的公司名称和LOGO在阴雨之中显得特别的显眼。大楼的1层是接待大厅、2楼则是一个小型的展厅用于展示企业文化和主要产品。3楼到8楼则是“中华防务科技有限公司”近2000名文职人员的办公区域,9楼和10楼则是企业高管的办公区域,顶楼则是会议中心。很少有人知道这栋位于台北市中心的建筑物其真正的业主,竟然会是中国国民党。

虽然对公司业绩报告并不敏感,但是对于即将召开的董事会万俟昊还是比较在意的,毕竟这个企业并非属于他个人,而是中国人民国防军的财产。站在11楼的椭圆形会议中心之内,万俟昊放眼远眺着台北市的风景。凭心而论,经历了百年沧桑的台北可以算是中国城市之中少有的兼顾传统与现代,活力都市与自然景色相融合的迷人综合体。万俟昊永远不会忘记自己6年前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时,那些惊心动魄的日日夜夜。

在那位于剑潭山西南的圆山饭店,假道加拿大的万俟昊以加籍华侨的身份受到了国民党高层人士的宴请。在那富丽堂皇,中国宫殿式格局的五星级饭店之中。时任国民党主席的连战先生在圆山饭店的金龙厅设宴为其接风。面对着众多之前只在照片上见过的国民党要员和桌上丰盛的佳肴,身负特殊使命的万俟昊第一次体会到了政治的玄妙—作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曾经的特种兵,渗透登陆和突击斩首曾经是他进入宝岛的唯一理由,万俟昊做梦也不会想到最终他最终竟然会以座上客的身份和目标人物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在2000年台湾地区跨世纪的地区领导人选举之中,由于国民党执政团体的内部分裂,最终导致了在野多年的民进党成功上台。经营台湾51年的国民党不得不黯然放开了手中的权柄。在西方世界看来进行了民主建设多年的台湾岛内,政党的轮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无论选举的胜败对于一个政党的存亡都不会造成影响。但事实上被从权力颠峰赶下来的国民党却实际上早已到了崩分离析的边缘。

国民党在台湾建立起庞大的组织体系,也因经济成就吸引许多优秀人才加入国民党。国民党曾号称有十多万基层组织、270万党员、3700多名专职党工干部。但是因为反对李登辉搞“台独”而于1993年8月成立的新党,其成员就是上世纪90年代初率先从国民党出走的一批政治精英,这是国民党分裂的开始,也是国民党失去中生代精英的重大损失。在2000年台湾大选中,宋楚瑜独立参选,不仅直接导致国民党失去政权,而且逐渐发展成为一股新的政治力量亲民党(2000年3月成立),此乃国民党第二次重大分裂。同时,国民党内一批追随李登辉的本土激进势力也纷纷出走,成立了台湾团结联盟(2001年8月),成为一个新的“台独党”,是国民党的第三次大分裂。此外,陆续有一批国民党人士投靠民进党或离开国民党。就这样,一个曾有辉煌历史、曾取得重大经济成就的国民党在短短十多年时间里嬗变为包括左、中、右在内的各种政治势力,事实上到在李登辉被赶出国民党后的党员重新登记中,虽有105万党员,但真正交党费的只有30多万。特别是,因腐败与黑金问题,国民党再也吸引不了优秀的知识分子与青年人,使国民党日渐老化与衰败。

国民党败退到台湾之后,曾就过去的腐败问题进行了检讨,因此在蒋氏父子时期,政商勾结与贪污现象虽有,但并不严重。然而,李登辉执政后,为了适应选举需要和保住政权,大搞黑金政治,让许多有黑道背景的人纷纷进入各级民意机构,各种官商勾结、黑白勾结、以权谋私现象日趋普遍,腐败问题日益突出,引起台湾民众的普遍不满。特别是在民进党的大肆宣传攻击之下,国民党成为黑金的代名词,支持国民党就等于支持黑金,让国民党的选票迅速流失。而上台执政的民进党更乐于在此刻为自己的老对手补上致命的一刀,一时之间“追讨党产”、“反对黑金”成了民进党反攻倒算的利器。而许多黑道背景的企业家也纷纷改换门厅,向民进党输诚并乐于提供大量的炮弹。风雨飘摇之中,中国国民党这家百年老店几有累卵之危。

与中层干部为了生计和前途的惶恐相比,早已将个人的成败荣辱抛在脑后的连战、宋楚瑜等的“泛蓝阵营”的领袖们更担心的是台湾人民的福址。众所周知“台独”是民进党长期以来的宗旨和目标,虽然从蒋经国时代开始国民党便一直致力于反对和镇压“台独”势力,但是此刻占据台湾权力中枢的民进党如果不顾台湾现实强推“台独”的话,仅以国民党的在野之力恐怕无力阻挡两岸滑向战争。而陈水扁上台之后,大肆在台湾地区的军队之中扶持亲信势力,而令连战等人倍感危险。一旦有变,无兵无勇的国民党恐怕只能坐以待毙。为了长远考虑,连战最终冲破了国民党保守势力的阻挡,向祖国大陆发出了求援的信号。

对于连战的评价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望族后裔、缺乏政治手腕的公子哥。2000年大选前民进党甚至放言连战一、无突出政绩。二、无个人魅力。认为虽然连战任交通部长时全国没有重大交通事故发生,任外交部长时没有邦交国与台湾断交。没有坏事发生这固然好,但连战也没有给人民做一些有益的事。防止坏事发生是作为官员的责任,而为人民做益事是作为长官的任务。但历史却最终证明一个好的政治家要的正是一种平淡无奇、波澜不惊。正是在连战的一手促成之下,两岸最终联手压制住了一小撮台独分子的跳梁企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