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爱 情路丝丝 我做了一次小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0/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自己认清楚了爸爸妈妈的脸庞,在自己的脑海里,记忆里定格了爸爸妈妈的模样。这个模样永生难忘。当自己呱呱坠地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呵护着我,虽然我不知道小时候的自己爸爸妈妈是如何的疼惜,但是看到其他的爸爸妈妈对孩子那份爱,其实我也可以深深的体会到爸爸妈妈对我的爱恋和宠爱。


他们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导师。对于这个话我深信不疑,因为从小时候不懂事,或者说是牙牙学语的时候,爸爸妈妈都已经开始教育着我。他们用他们教育的方式来指引着我走向这个社会。


记得小时候有个俗语:小时偷针,长大偷金。意思就是小时候孩子学会了偷别人的一根绣花针,那么长大了或许他就会去偷别人的钱,去做坏事。其实我是这样理解的,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个道理。



还记得小时候的那件事情:



从小我生长在农村里,而且农村的孩子的玩具除了家门外的沙堆之外,还仅有的玩具也就是池塘边的稀泥巴。我们用沙子来做家家,我们用稀泥巴来捏各种各样的东西,有塔克,有飞机,有汽车,有人,有动物,只要是我们能够看到的,我们可以感受到的,都会用这些泥巴来捏造,而且还会带回家里来收藏。每次弄得满身是泥巴回家的时候,妈妈总是生气的看着我:“这孩子,玩泥巴都把自己玩成泥人了?还不快去洗洗脸,下次玩的时候小心点。再把自己弄成泥人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每次妈妈都会这样说,但是每次妈妈也从来没有打过我,她总是用她的话语来告诫我下次要做什么,这次我做错了什么,又要改正什么。对于妈妈,我永远都觉得妈妈是温柔的,不管是在哪里,妈妈都是那么的娴熟,那么的温柔。



但是也许是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开始学会了撒谎,开始学会了偷偷的拿家里的东西。也就是因为这些缘故,妈妈第一次动手打了我。那次是我永久都记得的教诲。


还记得那个夏天,艳阳高照,好闷热。平时妈妈都会买西瓜水果什么的给我吃,所以我也从来不眼馋什么。可是夏天在学校里上课,妈妈让带的水我已经喝完了,每次带的水都只能坚持到下午的第二节课,好渴哦!看到别的孩子手里可以拿着冰棍的时候,我羡慕不已。我也好想再下课的时候吃着冰棍。自己越来越觉得眼馋了。于是一个可怕的念头从自己心里萌发了。



还记得当时可以拿自己的鸡蛋到学校里换东西吃,可是由于妈妈很多时候都会给我买东西,所以我从来没有向别人那样从家里拿鸡蛋去学校换东西吃。可是冰棍真的想吃,尤其是在这个夏天,这么热。我心里思量了好久,然后终于在某天下午偷偷的进了自己家里的鸡窝,拿了一个鸡蛋偷偷的揣进了自己的口袋。妈妈不曾发现什么异常。可是自己总是觉得背后总是有人在盯着我看,当到了学校,我忐忑不安的拿出从家里偷出来的鸡蛋递给学校卖东西的老伯的时候,我心里感觉一阵难受,因为我从来没有拿过家里的东西,而且是在爸爸妈妈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做的。当一根冰棍到了自己的手里的时候,有一丝的开心,但是却多了一份的自责。此时的冰棍没有我想的那么好吃,没有我想的那么清凉,此时的自己感觉犯了很大的错误。用舌头舔着冰棍,却瑟瑟的感觉。就这样一根冰棍换来了,可是却觉得自己成了坏孩子。



当我下午放学回家的时候,我本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我却有点紧张了。我回到家,从来没有的老实,我静静的做了下来,然后拿出自己的作业在家里乖乖的做作业。可是就当我作业快做完的时候,妈妈站在了我的面前。


“孩子,今天下午上课乖不乖?有什么事情吗?”


妈妈的口气好像在试探着我什么,我看了看妈妈,傻傻的笑了下:“妈妈,没事,我可乖了,和以前一样的呀。”


妈妈好像叹了口气,然后很严厉的说:“快点老实给我说,自己今天做什么事情了?不要让我说出来你才承认?”


此时的妈妈好像很生气,我想不会是因为一个鸡蛋的事情被妈妈发现了吧,应该不会的,我做的 那么隐秘哦!我看了看妈妈,然后还是不说实话。


“站起来,说今天到底做什么了?”


“我就是上课啊,没做什么。”



此时妈妈从背后拿出了一根细藤,打在了我的身上,妈妈说:“还不说实话吗?小小年纪就学会撒谎,还头自己家里的东西去换东西吃?那些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妈妈给你带水都那么难喝吗?还学会撒谎了现在?说实话不说?”



妈妈生气的用细藤打在我的身上,好痛。我哭了,在原地跳着,因为妈妈打的真的好痛哦。我知道自己真的错了,我不该拿自己家里的鸡蛋去换冰棍,我不该明智自己错了还不和妈妈说实话,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哭着和妈妈说,妈妈看了看我,然后说:“下次还敢不敢这样了?”我呜咽着,告诉妈妈:“我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当打完后,吃过晚饭,我就乖乖的去屋里睡觉了,此时的妈妈可能以为我睡着了,然后好像在抚摸我的背,那里是妈妈用细藤打出的痕迹。我假装不知道,可是能够感觉到妈妈此时的心里也一定很痛的吧。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从家里拿过一样东西,也从来没有和妈妈撒谎说瞎话,我变的很乖,很乖。因为按照妈妈的说法就是打你就是要你张记性的。妈妈第一次打我,打的是如此的痛,因为我感觉打在我身上的时候,也打在了妈妈的心上。可是我知道妈妈是为我好,我都懂得。



这个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妈妈打我,现在还记得那时妈妈的样子,有一种好像让孩子乖乖的长大的无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