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爱 情路丝丝 只能用泪送他离去(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0/



-------------------我用泪送走了一个最亲最近的人,他是我这生要善待的第一个人



无情的时光已经流逝,而剩下留给我们的只是那些残留的回忆。思绪在脑海里翻滚,那个七月,挺着所有的所有,我也度过了。虽然那么的苦涩,留了那么多的汗水和泪水,但是我依旧还是度过了。现在的我,不还是好好的活着的吗?



记得2004年的上半年,对于我来说是最关键的时刻,也是我自己给自己太多压力的时段。作为一个农村的孩子,家里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可以考上大学,以后有更大的出息。而我的爸爸妈妈也不例外,他们把心血寄托到我们几个儿女的身上,为了让我上大学,爸爸让姐姐选择了中专,而让我独自上了高中。因为家里的条件当时只能供得起将来的大学生。所以爸爸做了一个决定让我上高中,而让姐姐去了我们市里上了当时的一个中专。姐姐为我做出了太多的让步,所以亏欠姐姐的,是我一辈子都无法还的恩情。



带着家人多有的期望,我上了高中,而且在那里每期的考试都是班里的前十名的行列。但是到了高三,冲刺和关键的时刻,我却崩溃了。而事情源于自己太多的不懂事,太多的任性,太多的自卑,太多的伤感和太多的怀旧。



还记得高考来临的前夕,或许确切的说是三月份,离高考还有三个月左右吧。一场突如其来的打击迎面而来,让我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没有丝毫的防备。还记得那天,朗朗的读书声一如既往,我们晨读的时间总是在早上的六点三十分到七点。我依旧像往常一样的背着自己应该要记忆的所有文,我一如既往的和同学讨论着那些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正当我们兴致勃勃的讨论着那个问题的时候,班主任走了进来。当时我没有在意,他径直走到我的面前,敲了敲我的课桌,用手指暗示了下我,让我和他一起出去。当时的自己还以为是班主任又要让我准备什么课题了,所以就跟随他除了教师,当我停住脚步站在他身旁的时候,他看了看我,犹豫不决的眼神让我有点心里不安。



看到那个眼神,我心里开始犯嘀咕,:“难道是这次的模拟考试我成绩又下滑了?或者又有什么别的事情呢?”心里在想着,此时班主任开口了,:“ys,有件事情我要和你说下了。刚你家里打电话来了,说你家里有点事情,让你下午回家一趟。”“赵老师,你知道什么事情吗?”“你妈妈打电话过来,好像说有事情,让你下午回去一趟。具体什么我也不清楚,你下午记得给我写个请假条,回去一趟看看吧。”“谢谢赵老师,我知道了。那我回教室去了。”



班主任的话语依旧再我耳边盘旋,“家里现在出什么事情了呢?为什么妈妈不说清楚呢?难道是家里出什么大事情了?”我心里越来越忐忑不安,就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一般,七上八下的不安宁。心里越来越不舒服,于是我就走出了教室,来到学校公话超市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但是打了很久都没有人接,悬挂的心更加无法平静下来。于是我用颤巍巍的双手拨通了爸爸的手机,爸爸接通了电话。我就很迫切的问爸爸,“爸爸,妈妈刚打电话说家里有事情,出什么事情了吗?”爸爸似乎有点沙哑的语调平和的告诉我,“恩,乖,你下午放学回来一趟吧,你老爷过世了,回来见他最后一面吧。”当听到爸爸的话语,我几乎完全惊呆了,“真没可能,爸爸,怎么可能,我上周回家的时候老爷不是还好好的吗?老爷不是说要等到我高考后我们一起去海边玩得吗?不会的,老爷不会走这么快的,连个招呼都没有说,我不相信。”我歇斯底里的拼命的哭喊着,对着话筒。“孩子,你冷静一会,人老了,很多事情都不可能预料得到的,你乖点哈,下午放学回来吧。送你老爷最后一程。”“爸爸,我想现在就回去,立刻马上就回去,你们来接我回去吧。我想见老爷了......”



我抽噎着,让爸爸他们来把我接回家,爸爸说:“下午又时间你自己回来吧,家里现在大人都很忙。你自己打车回来吧。”“爸爸,我知道了,可是我现在就要回去。我一会请教,我马上就回去。”我挂了电话,双腿就像惯了铅一样的中,我无力的回到了教室,瘫坐在教室的桌椅上,同桌看着我煞白的脸色,以为又是因为胃痛而引起的呢,她给我倒了杯热水让我喝,可是她看着我的眼睛,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就问我怎么了,我不能控制的情绪再次爆发,我伏案而泣,哭泣的声音如此低沉。她抚摸着我的肩膀,问我怎么了,可是我当时只是哭什么都不想说。她默默的拉起了我的手,让我坚强,说什么事情都可以过去的,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情况。我让她替我写了一个请假条,然后让她陪我一起去了班主任那里,去审批。也许班主任都已经猜到有事情,所以没有问我太多,就批准了。他只是叮嘱了一句,“YS,你是个好学生,很优秀,希望你可以快点回到学校,马上都要高考了,老师不希望什么事情影响你以后的路。”我默默地点着头,然后和老师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拿着假条,收拾好东西,我就离开了学校,失魂落魄的走向回家的路上。在车站坐上回家的车,附在窗边,总觉得那个车轮转动的那么的缓慢,归心似箭的感觉如此的让自己坐立不安。无数次哭泣的语调问着司机师傅,问他还就多久,好要多久。此时的车就像蜗牛一般缓慢的前行着。其实这个速度原本以前回家的速度要快的多,可是现在在我看来就如蜗牛一般,慢慢缓行。



40分钟的路程终于结束,我终于到了站,下了车,看到家里的门窗紧闭,不用多想爸爸妈妈肯定都在爷爷奶奶家,在村子里。我们家的房子在村外,我一路奔跑的往村子里,路上见到我的村里人,都看着我,他们应该也知道我为什么跑的这么快。因为现在已经是老爷火化的第三天,除了我最后一个人知道,哪里还有最后一个人比我更晚呢?我哭着,心里在埋怨着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让我早点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陪老爷一起去火葬场呢?我终于到了爷爷的家里,当时的一幕让我停住了脚步。我站在门外掩面而泣。看着老爷的灵堂,看着老爷的画像,我的脑海里全部闪现的是老爷对我的千般宠爱,万般疼惜。




我从小时候开始,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和其他孩子相比我没有太多的零花钱。但是爸爸妈妈从来不会让我们没有吃的,从来都会买很多我们想吃的给我们,老爷爷是如此。老爷是奶奶的叔叔,他是跟着奶奶一起到了爷爷的家。可是老爷和爷爷不合,所以他们两个总是会闹矛盾。为耕地,为养牛,为很多的事情,他们两个总是争论不休。但是我却和老爷要比爷爷亲的多。因为从小到大,老爷总是很疼爱着我,他总是让我坐在他的 双腿上,给我讲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他总是告诉我那时候的生活多么的苦,那个时候的他们见过鬼子,好多好多的事情都让我听的津津有味。老爷说他的命算很大的,闹饥荒的时候都没有要他的命,说他命大。随着我慢慢的长大,老爷爷总是把每年爸爸和叔叔们给他的零花钱给我,让我到学校里用,让我买好吃的来吃,说不要让自己受苦。那时候我坦然的接受了。觉得老爷对我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可是现在突如其来的转变,一下让我面对的是老爷的灵堂,我不理承受,我没有话语,我只能用眼泪来代替所有的东西。爸爸在老爷的灵堂旁坐着,叔叔和姑姑都在。爸爸说:“孩子,进来吧,给你老爷上炷香,磕个头吧。别哭了,再哭也哭不回来了。”我哽咽着,我依旧站在门外,因为我没有办法去面对老爷的灵堂,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姑姑拿出了要穿的孝服给我,让我穿上。还有头上的孝带。姑姑帮我系好,然后拉我到了老爷的灵堂前。给我了一炷香,我给老爷深深的鞠躬,然后磕头。不知道磕了多少个,我没了知觉。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那时的天色好像已经暗了下来。我看到自己躺在床上,手臂上还有输液的针在扎着,妈妈看到我醒了,赶紧要来了爸爸,“孩子他爸,妞醒了,醒了。”妈妈高兴的叫来了爸爸。其实这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当听了妈妈的话,才知道医生说我是激动伤心过度,昏迷了。妈妈担心的不得了。看着吊瓶滴答着,我告诉爸爸妈妈我没事了,让他们不用担心。我说我想去外面看看老爷。我想多看他一眼。妈妈勉强的答应了,她拿着吊瓶把我扶到了外面。我静静的坐在老爷的灵堂边,此时已经平静了点点。



妈妈给我讲述着老爷临终前的事情,当他的病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到了胃癌的晚期,他一直都瞒着爸爸和叔叔他们,其实他的身体很早开始都已经出现了问题,他隐瞒了我们所有的家人。妈妈说当把老爷送到医院的时候,他的肠胃里都已经开始了溃烂,已经无药可医。听到这些,我心里埋怨着爸爸叔叔他们对老爷的关心不够,我埋怨着老爷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心里的痛让我无力掩饰。泪水流出了眼眶,顺着脸颊滑落嘴角,好苦好涩。无法言语的痛已经无法感知此时的疲惫,此时的饿。奶奶说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吃点吧。这样身体会受不了的。我看着奶奶和妈妈的眼神,随便吃了点,然后依旧呆坐在老爷的身旁,默默无语,泪暗流。



没有人可以体会到我内心失去老爷有多么的痛,没有人知道我失去老爷有多么的不舍,为什么突然的噩耗传递给我如此的突然。我在老爷的灵堂里哭泣着,:“老爷,你起来好不好,你不是说要陪我一起去玩,去海边去捡紫色的贝壳的吗?你不是说 你可以用紫色的贝壳帮我做一个最漂亮的项链,那个是世界上独一无二,只能我一个人有的吗?老爷,你快回来好不好,你不是说你要看到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哦吗?你不是说我高考的时候你 要和我一起去县城去那里和我一起的吗?老爷,你快起来,你不是说大人不会说谎话的吗?你答应了我那么多,可是你都没有给我兑现,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老爷,你快点回来好不好?珊珊以后不再淘气,珊珊以后不再惹爸爸妈妈生气,珊珊很乖的努力学习,老师都说可以考到很好的大学的。老爷,我答应你我好好学习的,你和哦我拉钩过,说要和我一起走很远的地方的。可是你现在却不见了,而且连你的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为什么?为什么......”




无论我怎么的哭喊老爷还是走了,在我回家的第五天,老爷被下葬了。当时的我哭的让所有的村里人都心痛不已。他们紧紧拉着我的手,用身体挡着我的视线,我用双手拨开他们,用尽全力想去拉回老爷的灵柩。可是我怎么能抵抗大人的力量,我被拉扯了回来。看着老爷的灵柩被落下了。土掩盖了,而我也没了力气去挣脱。老爷的坟被堆积成了,此时只能看到的是他仅仅留下来的一个微笑,和留在我记忆里的碎片。





老爷的离去,太突然,让我没有来得及和他说再见,最后一面都没有让我见。我用我的泪送老爷上路。我只能用我的泪,去怀念老爷的好。我只能用泪,这仅属于我和我仅能办到的事情来送老爷走。老爷,我用我的泪,为你送行。记得我很乖,记得我很听话,记得我是个好孩子,也记得你答应我的话。记得陪我去海边。我只能用类来送你走,我只能用泪送你离开。老爷,一路走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