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五天 倒数第五天,21: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21:00之前。


大家都在为停电而忙碌着,在忙碌的人群中,随着刘庆越靠近院门口,就越发的感觉到有许多陌生人在走动着,和那些熟悉的同事不一样,他们在走动,而同事们是在跑动着。刘庆从陌生人的脸上发现了许多异样,他们怎么都长得差不多啊,伴随着手电筒的光柱,不时的照在那些陌生人的脸上,刘庆忽然发现了一个规律。

他们!

他们的脸上没有血色。

。。。。。。

此时的刘庆几乎预见到了自己一定是身处于危险之中,这些人是什么人,或者说这些根本就不是人,但是他们只是在盲目的走动,即使经过刘庆身边,也不会朝他看上一眼,刘庆真的想叫住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问问。

刘庆的正前方,有一个正在向自己走来的“陌生人”,手电光柱划过的时候,刘庆看到的那个人的脸色苍白,刘庆着重的看了看他的瞳孔,眼睛是睁着的,而且应该是有瞳孔的,不是无瞳怪人,这使得刘庆似乎安心了不少。

“你是什么人?”刘庆鼓足了勇气拦住了迎面走来的这个神秘的“陌生人”。

“。。。。。。”没有回答,“陌生人”用很陌生的眼神看着刘庆,没有一点儿表情,没有一点儿血色,没有一点儿反应。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这个“陌生人”似乎对刘庆拦住他的去路有些反感,表情逐渐的扭曲,双手抬了起来。

就在瞬间的一秒钟,刘庆低下了身体,那人的一双手挥舞着从刘庆的头顶掠过,一股很强劲的风,让刘庆觉得刚才选择了低下了身体是最明智的,紧接着,刘庆闪身离开了那个人的去路,那个“陌生人”继续的无目的的向前走动着。

刘庆看到身后的同事们仍然在用手电照着黑暗,可是他们似乎看不到这些“陌生人”。

“刘庆,你干嘛呢?黑灯瞎火的?”同事看到刘庆了。

“哎,我没事,我看看怎么停电了。”刘庆回答道。

“给你把手电。”同事走到刘庆面前,递上了一把手电筒。

“谢谢啊!”刘庆接过手电筒,但是却不知道自己拿了手电筒要去做什么。

“咣当!”刘庆被撞了个趔趄。

刘庆向前踉跄了几步,转身用手电筒去照一下怎么回事,忽然间他发现了自己身后就站着另一个“陌生人”,“陌生人”身后的人,刘庆却是瞪大了吃惊的双眼,这并不是陌生人,而刚才的这位“陌生人”看着刘庆,却发出了淡淡的微笑,刘庆看着他也意识到了,这也不是“陌生人。”

。。。。。。


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大厅的正门“咣当”的一声被打开了,一股寒风顺着开门的缝隙,吹了进来,陈生和舒梁顿时赶到一阵寒冷。紧接着,政委踉踉跄跄的走进了大厅。

“政委!你没事吧?”舒梁大喊到,双腿逐渐有了力气,支撑着地面,舒梁站起来了。

“。。。。。。”

政委没有回答,他快步走到了陈生面前,把那三样东西放在了陈生面前。

。。。。。。

“有了这三样东西,我就可以离开了。”陈生看到这些东西表情上显得有些兴奋。

“为什么?这三种东西能有什么用?”政委的脸上仍然带有不少恐惧的疑云,这个问题也问得慌慌张张的。

“石头、树枝儿、一捧土,我带着它们三样东西,就想我一直在背着我的坟墓。”陈生的话听上去让人有些觉得异样。

“政委,您没什么事吧?”舒梁十分关切的问道,因为他从政委的脸上看得出,政委一定在外面遇到什么了,要不脸上不会留有那么多惊慌的表情。

“没什么事,要不我还能回来?”政委的回答使得舒梁略微的放了一些心。

“陈生,你怎么走,我们怎么走?”政委又转身去问陈生。

陈生把那一捧土直接倒在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树枝儿放进了袖口里,石头一直攥在手心里。

“政委,你们都抓住我的胳膊,我们就可以一起走出这座楼了。”

“走出这座楼有什么用,外面不还是什么鬼地方吗?”政委抱怨着说。

“您出去就知道了。”

“我刚刚从外面回来啊!”政委还在回想刚才那恐怖的经历,他的印象里,此时此刻的大楼外面应该是一片黑洞洞的死寂,还有指不定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冲出来的恐怖厉鬼或冤魂。

“政委,您放心吧,听我的没错,我们现在走出去,就可以回到现实的世界。还有,我要先说一件事情,我们到了那个时候就一定要分开了,我可能要去处理我的事,您不要拦着我。”陈生说话的时候,那种诡异的微笑使得政委很不安,他担心陈生要去找刘庆的麻烦。

“你。。。。。。你。。。。。。,你不会是要去找刘庆吧?”政委问道。

“刘庆?我不会找他的,您想哪里去了?”陈生似乎有些委屈的苦笑着。

“那我不问你了,我们走吧。”

“好!走!”

陈生说罢,政委和舒梁一左一右,抓住了陈生的胳膊,尤其是政委,他抓的出奇的紧,也许是因为他已经见识到了外面恐怖,而舒梁,则是轻轻的搭在了陈生的手臂上。

。。。。。。


当三个人,走出海淀分局的大楼时,陈生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贪婪的呼吸着外面的空气,政委则是借用暗弱的光亮在巡视着四周的动静,舒梁则是略显麻木的张望着周围。

外面黑的很厉害,舒梁回过头去看了看大楼,里面应该仍然有亮光,但是也比刚才要昏暗了许多。

政委的视线绕过陈生,看着舒梁,慢慢说:

“舒梁,如果一会儿有人或者有影子,你千万不要害怕啊!”

舒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但是还没有等舒梁继续问下去,他就被眼前的一道光柱给晃了眼睛。

舒梁的手是下意识的从陈生的手臂上拿开了,他去捂了眼睛,可是就是在这撒开手的一瞬间,舒梁突然间听到了周围无比嘈杂的声音。

不仅仅是舒梁听到了,政委也听到了,紧接着就是肉眼看到了很多人在跑动,很多的光柱在空中上下翻飞着。

“陈生!陈生呢?”政委恍惚间觉得旁边有什么东西一闪,陈生不见了。

“没有看到啊,他跑哪去了?”

“这是什么地方啊?”政委也迷糊了。

“政委,这不还是海淀分局吗?”舒梁先反应过来的。

“这里停电了?”

“政委小心!”舒梁一把就把政委拉了过来,原来有一个警察穿戴的人举着手电筒,一边快步的走一边在低着头打电话,他没有看到政委,差点迎面撞上去。

政委恍惚间,才发现,有许多同事在大院里走来走去,接人送人,院区的照明电停了。

“我们回来了吗?是吗?”政委问着舒梁。

舒梁也在尽力的看着周围的情况,他感觉这里虽然和黑,但是感觉上确实生机盎然的,人来人往的,头一次觉得别人瞎吵吵也那么动听,至少比寂静无声的死寂好多了。

“政委,您发现了吗?他们看不到我们!”

“恩?”政委突然觉得好像是像舒梁说的那样,他们俩现在在的位置几乎是院子的正中间,可是半天了也没有人过来问问怎么回事,而且陈生的消失也令政委觉得非常匪夷所思。

“政委,您看那边!”舒梁几乎叫出了声音。

政委顺着舒梁所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那边有许多人,非常缓慢的在行进着,从动作上看,不像正常人在走,而且来来往往的警察都似乎看不到他们,而那些怪人的行进方向似乎也都是同一个目标,就是海淀分局的大楼。

政委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慌忙间,他也和舒梁向分局大楼走去。

没有走几步呢,两个人一直盯着斜前方看,也没有看到前面的路,忽然,“咣当”的一下,撞到了人。

政委一看,被撞到的人居然是刘庆。

刘庆瞪大了吃惊的双眼,这并不是陌生人,而刚才的这位“陌生人”看着刘庆,却发出了淡淡的微笑,刘庆看着他也意识到了,这也不是“陌生人。”

“政委!”刘庆很大声音的喊着。

“你们俩都还好啊!”刘庆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刘庆!”政委和舒梁也都和激动。

“我们快走!”政委催促着,刘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政委一起推走了。

三个人,急急忙忙的跑进了海淀分局的大楼。

。。。。。。


外面。

那些看似盲目,实为有目标的人影,继续着各自的缓慢移动。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