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开打,显然是以卵击石,现实是明摆着的,国力相差太大,据香港《文汇报》8月12日综合各方报道,俄罗斯空军战机已经在轰炸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的重要军事、民用设施了,格鲁吉亚政府已经提出停火呼吁,可是俄方的军事打击丝毫未放松,据报道,8月11日有超过50架俄军战机轰炸第比利斯民用国际机场,又摧毁一个军用机场和雷达装置。哥里继续遭俄军战机猛轰,俄军坦克车和部队正挺进当地。而且,俄军还向同样存在分离倾向的格鲁吉亚阿布哈兹地区的格鲁吉亚守军提出“解除武装”的最后通牒。

按说起来,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原先同属前苏联,领导苏联打胜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斯大林就是格鲁吉亚人,还有一位前苏联的关键人物,戈尔巴乔夫时代的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也是格鲁吉亚人。谢瓦尔德纳泽在前苏联解体后,担任了10年的格鲁吉亚总统,2003年,格鲁吉亚掀起了西方所谓的“颜色革命”,本意就是嫌谢瓦尔德纳泽时期“西方色彩”还不够浓厚,所以“导致”格鲁吉亚自独立以后经济社会发展每况愈下,“濒于崩溃的边缘”,以现任总统萨卡什维利为代表的亲西方的政客,利用民众的失望心理,采用“民主革命”方式,迫使谢瓦尔德纳泽下台,成功实现政权更迭。


萨卡什维利们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成为西方“家族”的一员身上,大造舆论,鼓吹“脱俄入欧”,似乎一进入“欧洲”们的行列,一切一切的经济、社会问题都将“迎刃而解”,馅饼会从“欧洲”的天空掉到格鲁吉亚人的怀中。萨卡什维利曾经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加入北约——哪怕是蒙受领土损失。这一切就是基于一个辉煌的梦想,在“欧洲”的扶助下,成功“转型”为“富强、自由、民主”的天堂。


但是,萨卡什维利们可能也秉持了一个基本的理念,小国永远是大国之间利益平衡的筹码,或者说是楚河汉界两边的卒子。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过上“好日子”,就得榜上“大款”,近在咫尺的俄罗斯,因为前苏联的解体,还有经济“休克疗法”带来的巨大后遗症,车臣战争带来的内乱等等,自顾不暇,况且,也不够“欧洲”们那么时髦,所以算不上可以“榜”的“款”。而且,信奉自由资本主义和西式政治形态的政客们,从内心就已经“西化”了,欧洲、美国自然就是政客们心目中的“散财童子”、“守护天神”了。


毫无疑问,格鲁吉亚的决策层萨卡什维利们,把希望寄托在早日加入北约的身上了,因为自从“颜色革命”以来,虽然官方宣称经济有“很大改善”,但是民众和外界并不认同,而同时,在这种长期的“脱俄入欧”的理念的熏染下,格鲁吉亚全国弥漫着浓厚的“北约情节”,据报道,80%的格鲁吉亚人赞成加入北约,或者说急于加入北约。


但萨卡什维利们也知道,“北约”的资格不是随便“白送”的,首先,得有战略价值,对欧洲、对美国来说,战略价值就是如何挤兑俄罗斯,尽量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从地缘战略上说,格鲁吉亚是够“价值”的,只要是对北约、美国挤压俄罗斯有利的空间,都是“有价值”的。但格鲁吉亚的经济、国力、资源状况,又明显不符合“嫌贫爱富”的欧美的口味。最大的问题还在于格鲁吉亚有个软肋,就是要求与俄罗斯合并的南奥塞梯自治州和阿布哈兹地区。北约不愿意背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区域冲突这种包袱,这很好理解,因为这很可能导致的是格鲁吉亚的肢解,肢解的结果是俄罗斯得利。从来都是北约、美国去肢解别人,比如肢解南斯拉夫,格鲁吉亚南奥塞梯这种亏本生意,欧洲、美国人不会做的。


急于求成不得,卖身投靠身价又不太够,西方的卒子不是好当的,有人认为,萨卡什维利终于想出了一个险招,说白了就是“绑架”+“献媚”。“绑架”有两个侧面,一个侧面:拿南奥塞梯问题开刀,一旦向南奥塞梯动手,格鲁吉亚政客“极度亲西方”的形象,必会把西方“绑”在一起,难道西方不想在格鲁吉亚全面实现“普世价值观”么;另外一个侧面,选择会开幕的时刻,把会“绑”在一起,北极熊会不会有所顾忌。“献媚”也有两个侧面,一是如果南奥塞梯问题以格鲁吉亚得手告终,西方的战略要求满足;二是以一种“必死”的决断,表明成为“一家人”的意愿。


但,寄希望于别人的人,成败当然握在别人手上,首先,俄罗斯出手之重可能格鲁吉亚的政客们是意料到了的,因为格鲁吉亚出手的时候,不像以往那样“客气”,俄罗斯也没有藏着掖着,重大军事行动一下子就展开了,这也许是格鲁吉亚亲西方政客们所期望的效果,加上本来应该存在的“无战事静默期”被打破,更凸显了此战的赫然。但是,中国话讲“人算不如天算”,美国和欧洲并没有像格鲁吉亚政客们所期望的那样“拔刀相助”。大部分的反应是不痛不痒的“希望”、“警告”之类。


据报道说,美国11日宣布,“与格鲁吉亚站在一起”,据俄罗斯总理普京指责,美国还有一个实在的行动,就是帮助格鲁吉亚从伊拉克空运驻在伊拉克的军队回国参战。想想也是,格鲁吉亚已经帮美国到这个份上了,比如向伊拉克派驻军队,美国不拉一把,也实在说不过去。


但以目前俄军的行动规模来看,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俄空军攻击格鲁吉亚的重要军事、经济战略目标,说不好听点,就差宣战了。话说回来,任何军事行为,其实最大的受害者是平民百姓,政客们为了自己的“理想”,押上的是平民百姓的生存。这下,格鲁吉亚的老百姓受不了啦。在抗议俄罗斯军事打击的同时,格鲁吉亚老百姓自然而然地有强烈的疑问:西方在哪里?


据英国《独立报》、《泰晤士报》、美国《纽约时报》记者的报道,说:有格鲁吉亚平民不堪家园遭战火摧毁,问记者:“美国和北约为何不来帮我们?”,而格鲁吉亚士兵遇见西方记者时,亦不禁发表相同的提问。草民想,可能这些西方媒体也是企图借格鲁吉亚民众的悲情造势,为西方的“出手”造些舆论,也有可能是反而责怪怪格鲁吉亚民众心理的“天真”,因为英国《独立报》同时指出,即使北约容许格鲁吉亚加入,可能只会要求新成员提供军事支持,但必要时却不会提供保护。事实上,这次俄罗斯发动军事行动,欧美亦束手无策,有哥里居民坦言被西方出卖了。


事实上格鲁吉亚虽然不是北约“新成员”,却已经积极地为北约提供“军事支持”了,比如向伊拉克派兵,就是“军事支持”。但是,不是“权利和义务相等”的么,怎么就“必要时却不会提供保护”呢,不通。换句话说,要你档枪子儿、卖命的时候就是“哥们儿”,要为你“两肋插刀”的时候,得两说。所以,格鲁吉亚民众感到“被西方出卖了”,是有理由的。


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双方,估计最终还是要谈判解决问题,但之前的军事行动,明显格鲁吉亚吃亏吃大了,等于迎面挨了一闷棍,而西方暧昧而无力的反应,等于又在背后给了格鲁吉亚一闷棍,统共两闷棍。这件事说明,想当西方的卒子是不容易的,特别是这种夹在两大利益集团之间的小国,需要的是平衡技巧,而不是意愿强烈地想成为某方的卒子,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北极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