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二 第三节 寻求真理 巧遇明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第三节


第二天,孔宅血案在日本各大报纸上登出,顿时,东京的人们都涌向孔宅去看个究竟。因为,当时的日本治安情况较好,


很难得有血案发生。经报上一宣传,孔一鸣是被中国军统所杀,所以日本东京警事厅开始秘密调查中国驻日华侨的身份,


一但发现有可疑迹象,立即劝其回国,或驱遂出境。孔一鸣亲手创立的间谍组织,在几天前就被戴笠派来的人秘密接管,


当原来孔一鸣手下的人知道是:戴笠派人杀了孔老后。便愤然而起,杀了戴笠派来的新主管一行。并联名打电报给戴笠,电文上写道:


"丧尽天良,必遭天谴!''随后便一起厚葬孔老夫妇,脱离军统,亡命天涯。就这样,孔老一手建立的间谍组织,倾刻间


便瓦解星散,荡然无存。





有德又成了无根浮苹,心思重重地飘荡在东京街头,思索着自己将来的何去何从,国家的衰亡!民族的灾难!迫在眉睫。


人民的苦难,官员的腐败,戴笠的心狠手辣,先使他触目惊心,后使他义愤填膺。于是他暗暗发誓,一定要闯出一条正确的


道路,为中国彻底摆脱日本军国主义的威胁而战斗!所谓的自已自彼才能百战不怠,只有象孙悟空那样钻进敌人的肚子里


去,才能有效地打击敌人。他毅然决定:明天去用日本人的身份去报考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有德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犹于他的智商和体能都是上乘,所以深得校方赞赏和青睐。


学校为了将来侵略的需要,专门开设了中国语文,历史,地理等课程。有一个中国历史教授叫青浦四雄,他


对有德十分的关心和在意,久而久之便成了知无不言的忘年之交。两人常常以公平,正义,人道等问题相





互交流,讨论。过了一段时间,有德发现青浦与其它日本人不同。因他从不关心日本侵略进展情况和军事


进程。而关心最低层的人民疾苦和权益,这一点倒对有德胃口,于是乎两人经常促膝长谈,友谊日增。


随着日本侵略进程加快,有德他们这一批军校生便缩短学期时间,仅用两年就完成了全部学业,编入部队,





等待开赴中国前线。离开军校时,青浦将有德叫到家中,拿出一本日文版的<<共产党宣言>>交给他并说道:


"人类社会的发展,虽然经历了若干个复杂时期,这种邪恶的时期给广大低层人民带来了无尽无穷痛苦挣扎,



但事实证明人类正向光明迈进,但旧时代的愚味劣根性,和人吃人的贪婪也向纵深发展,如不及时地抵制消灭





人吃人,人剥削人,人欺压人的社会制度,那是人类的总倒退,也是大国欺压小国,强国欺压弱国的根本理由。


<<共产党宣言>>就是根治腐朽社会的良方,是全世界人类谋求幸福的方向,她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如全世界无产阶级连成一体,.那是一股战无不胜的力量,那才是人类的未来方向!''

青浦四雄激动地说着,有德也深受感染地听着,不时地在青浦说话的停顿间问些马克思理论的重要原理。青浦便耐心地


一一回答。随后青浦向他讲解了苏联的十月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一些情况。最后青浦有力地说:"你们中国,希望就在于毛


泽东和他领导的共产党!''有德顿时眼前一亮,心想:我苦苦寻找多年未果的正确救国之路,终于找到了!心里异常激动。


难怪他如此兴奋,因为他在与青浦长时间的潜移默化引导下,早就对共产主义情有独钟了。





最后,有德问青浦:"先生:我就要随日本军回国,将来我怎么办?''清浦笑道:"这正是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说着从抽屉


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有德,说:"你回国后,寻机去一趟上海,按照这纸条上的联络办法,去找一个叫周天翔的人,此人会把你介绍


给中共情报部门,从此后你就是中国共产党,插在侵略者心脏上的一把尖刀了。''原来.青浦早年出生在中国,父母都是日本在


中国的侨民,父亲因受共产主义影响,经常与中国马列主义传播者接触,被军阀乱枪打死,母亲只好带他回日本,含辛茹苦地把他






培养大,青浦也知母亲的甘苦,便努力上进,终于学业有成,贵为人师。但他总是念念不忘父亲的残死,和人类理想---共产主义,


于是他加入了日本共产党,并被委派为中国联络部主任,于是他竭尽全力地为中国共产党服务。他与中共情报部门有单线联系,


被中共情报负责人称为"最忠实的朋友''深得中共的信任。

当得知军统在日本的间谍组织全部瓦解后,蒋介石大为恼火。气冲冲地对戴笠训斥道:"娘希匹,你就知道杀人,杀人!连中山先生


的战友你都敢下手,请问?什么时候对我和夫人开杀戒啊?''戴笠顿时被吓得一身冷汗,心惊胆战地说:"不敢!不敢!''自己也控制不






了自已发抖的身体。蒋介石冷泠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孔一鸣是以德制人,他跟随中山先生走南闯北,身经百战,是党国为数不多的忠良,


党国在日本的组织是中山先生和他一手建立起来的,他手下的人对一鸣如同父亲般的尊敬,你想想,如谁杀了你父亲,你会怎么办?我告


诉你,他们杀了你派去的人,是轻的。难保他们不会潜入国内扒你的皮!''





戴笠低头听着,不由心里发颤:因为他十分清楚孔一鸣的部下的文治武功。他见蒋介石火己渐退,面部恢复平静,便犹如宠物,贴身桌前,


对蒋说道:"孔一鸣确实有通共的迹象,他与日本共产党来往密切,经常有日共人员到孔宅,一进去就是几个小时,校长啊!您不是常教导


我们:对共产党要,宁可错杀三千,也决不放过一个,吗?孔一鸣的秘密太多了,如果他投了毛泽东,那党国的利益要受重大损失的!所以,






必须要干掉他。但,我做了非常周密的安排,应该是神鬼不知,没想到却闹得个天下皆知。'' 蒋介石听到这里,又是气不打一处来,重重地


拍得桌子说道:"笨蛋!问题还是出在你的军统!''戴笠见总统火又上来了,便知趣地说:"我回去严查,严查!''忙着出门.溜回军统。

戴笠回到军统,蒋介石的;"问题还是出在你们军统''。的话,始终缠绕着心头。难道是军统高管出了问题?本来就有疑心病的他,


现在更是疑心重重,焦虑不安。他将这次刺杀行动的知情,一一排查,均无收获。最后又将王有德所有档案资料一一过目,还是未找到



一点蛛丝马迹。他最终认定:是孔一鸣生前,意料到会遭暗杀,事先与报社安排好了一切。 这一无聊的调查就此结束。他便按排人员


到日本,重新建立谍报机关,恢复包括王有德在内的谍报人员的联系。





一个叫顾玉春的老牌特务,受命东渡扶桑。他和他的一帮手下,都比较精明强干。尽管如此,还是举步为艰,日本政府对中国入境人员,


严加盘查,防范甚严,顾玉春的手下,有半数被遣送回国。经历了一年多的努力,顾玉春才站稳脚跟,开始对外工作,


他们按照秘密的暗号和详细联络方式,遂一的和隐藏在日本军中和政府内的特工接头,工作取得较大进展。顾玉春为人表面和善.豁达


大度,知人善任,不数小钱,但实际上是个野心勃勃,心狠手辣的家伙。他用大把的钞票塞到谍报人员手中,促使他们为军统卖命,但暗地






里却叫他们之间,互相监督,如有异常发现他便重奖告密者。在金钱的驱使下,也有捕风捉影和无事生非的举报,顾便一方面给举报者


发放奖金,一方面进一步核实事由真相,当发现是假信息时,那举报人便会消逝,永远离开这灯红酒绿的世界。这样一来,也没有人为钱


而提供假信息,而顾的奖金也没人敢领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顾玉春处决了几个思想动摇,私欲贪婪的谍报人员,强调了党国利益高于一切的纪律,


加强了他对整个日本谍报网的绝对领导,这样他既树起了个人威信,也把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得到戴老板的赞


赏。根据总部指示,他便寻找王有德的下落。当他得知有德己打进日本军界时,顿时喜出望外,吩咐手下联络有






德,他便亲自与有德秘密相会。有德这时已在青浦的帮助下,秘密回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被中共情报部门任


命为{{雄鹰五号}},他刚回日本,就被顾玉春的人盯上了。他根据中共的指示:继续留在军统工作,这样一来,王


有德就成了既是钉在日本军队心脏上的钢钉,也是插在军统心脏上的利剑。


有德如期赴约,在东京第一大饭店里见到了看似平易近人的顾玉春。顾玉春握着有德的手,久久不肯放下,


目不转睛地望着有德,连连称赞:"人材啊人材!,怪不得连蒋总统和戴主任对你如此重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有德清醒地敷衍着:"有德寸功未立,无德无材,还让总统和主任如此厚爱,实在受之有愧。''顾玉春笑道:"王老弟! 过谦了,你一人独闯日本军界,扬名倭帮,实在非凡人所为,听说你以文武第一的惊天成绩考入士官学校,真是大 长中国之雄风,猛灭东瀛之邪气,当总统和主任知道后并大为赞叹,特命令我带上他两位的祝福和关心。''


有德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对顾说:"请您转告总统和主任,我定会不辱使命,为党国尽忠!''顾玉春开怀大笑: "戴主任夸你机智过人,果真如此。''随后,顾玉春对有德说:"日本对中国的战争,已经到了白日化的程度,国军 抵抗的很吃力,现在已有很多大城市被日占领,目前急需日军进攻的具体情况的情报,蒋总统决定在中原地区, 打一场大战,以扭转受挫的局面。你无论如何要搞到这类的情报,以配合国军的行动。''





有德听说蒋介石要打日本人,便欣然接受此项任务,并说:"我一定在到中国之前,完成此项任务。''顾玉春笑曰:


"那我就静听佳音了!''说完便和有德握手告别。有德离开大酒店,直接向青浦先生的私宅走去。他在东京的大


街上慢悠悠走着,他发现身后有两个人,若隐若现,似乎有意跟着他,他淡淡一笑,转身进了日本民宅区的巷子,


那两人便加快步伐,跟了进去,左寻右找却不见有德的踪影,无可奈何地原路返回,当他们走到巷口时,有德却拦


住了他们,经过两个回合的较量,那两人均被打得鼻青眼肿,无力再战。有德对他们说:"你们回去,告诉顾玉春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否则我立马宰了他的人头,送于蒋委员长处评理!''两人点头称是,便灰溜溜


地走了。他们回到顾玉春处,如实汇报。顾玉春脸色铁青,表情复杂,默默地想:此人绝非凡物,但愿能俯首党国。


否则,绝不会让他有好下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