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奥塞梯:炮声要停了 骂声更响了

8月13日,在南奥塞梯冲突进入6天,国际斡旋取得成效。

当天,法国总统萨科齐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格总统萨卡什维利已同意格鲁吉亚同南奥塞梯冲突区域停火文件的基本原则。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南奥塞梯战事在欧盟的斡旋下基本停止,各方开始了外交谈判,但各方多年积怨不可能“云消雾散”。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之间就南奥塞梯问题的外交战还将继续。



萨科齐连夜穿梭调停



萨科齐13日在第比利斯称,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已就停火条件原则上达成一致。



萨科齐说:“我们按照格方的要求,对文件进行了几处修改,随后又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通过电话进行了两次协商。我们把有关南奥塞梯地位的问题从文件中删除了。”这份文件当天将提交给欧盟各国外长讨论,会后再拟定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这份文件是格俄双方都必须执行的。



萨科齐说,按照格方的要求,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地位问题将在以后提出,在国际社会的参与下解决这一问题。



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指出,他同意法国提出的有关立即停火和撤军的立场,“至于国际谈判过程的内在化、领土完整和难民返乡问题,格鲁吉亚在这些问题上不会让步”。



据格鲁吉亚高加索通讯社报道称,萨科齐12日夜抵达第比利斯后,与萨卡什维利就停火协议文本举行了长时间、详尽的会谈。



梅德韦杰夫:“现在是格鲁吉亚作决定的时候了”



在飞赴第比利斯之前,萨科奇还专门到莫斯科与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和俄总理普京闭门会谈了4个多小时。



在会谈后两位总统于克里姆林宫举行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梅德韦杰夫以少有的严肃表情和坚定语气,一字一句地说:“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和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支持调解冲突的六项原则,并呼吁有关各方在这些原则上签字。第一项:不使用武力;第二项:彻底停止所有军事行动;第三项:保障人道援助的畅通无阻;第四项:格鲁吉亚武装力量返回其常驻地;第五项:俄罗斯武装力量撤出到战事开始前的地区。第六项原则是:国际社会通过保障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长治久安来展开它们未来地位问题的讨论。”



梅德韦杰夫最后补充了一句:“现在应该是格鲁吉亚作决定的时候了!”



“格鲁吉亚本来在独联体中就没起过什么好作用……”



8月12日,在议会大厦前举行的群众集会上,萨卡什维利情绪激昂地说:“格鲁吉亚政府已作出一系列重要决定,其中包括退出独联体、宣布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为被占领土。”他同时呼吁乌克兰等国一起退出独联体。



对此,俄第一副外长杰尼索夫当天表示,俄对格鲁吉亚打算退出独联体表示遗憾:“退出独联体需要一定的程序,如果启动这一程序,我们只能表示遗憾。”



位于明斯克的独联体执委会在评论格方这一决定时表示,目前还未收到格方提交的有关文件。



白俄罗斯议会国际事务和与独联体联系委员会委员盖杜科维奇说,近年来,格鲁吉亚基本上不参与独联体的事务。格总统只是为了解决其感兴趣的问题而参加独联体框架内的双边会晤。



分析人士发现,对于萨卡什维利要求退出独联体的声明,俄方似乎不以为然。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独联体事务委员会主席古斯托夫说,萨卡什维利经常宣布退出独联体,半年前就这样宣布过。这一次可能真要退出,但这也不会给独联体带来任何灾难。格鲁吉亚在独联体范围签署了一系列经贸和能源方面的协议,退出独联体意味着放弃这些协议,将会遭受经济损失。



一位资深国际问题专家对本报记者说得更干脆:“这已不是格鲁吉亚第一次发布这样的声明了。也许这次是真的。但真的又会怎么样?格鲁吉亚本来在独联体中就没起过什么好作用——有他没他,我们照样好好地生活。”



正在塔吉克斯坦参加独联体国家国防部长理事会防空问题协调委员会会议的俄军事代表团团长奥列格·巴拉扬中将12日也表示,格鲁吉亚宣布退出独联体,无论如何也不会影响独联体联合防空系统运行的有效性:“我们从来都没有指望格鲁吉亚会履行其在南部承担的职责。”



“茨欣瓦利已是一片废墟,可以和二战后的斯大林格勒相比”



8月12日,俄罗斯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诺戈维岑在俄新社举行的新闻发布例会上透露,这次格鲁吉亚军队入侵南奥塞梯的军事行动,代号为“旷野”。



诺戈维岑强调,任何一个军事行动的代号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作战意图。“旷野”的意思和焦土相去不远——这正是茨欣瓦利目前的真实状况。



诺戈维岑说,茨欣瓦利市现已不复存在,如今是一片废墟,可以和二战后的斯大林格勒相比。市里没有供水,没有公共设施,没有学校,唯一的一家医院在开战第一天就被摧毁。



诺戈维岑说,现在俄军在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冲突区建立了战地面包厂,能够供应9500人的每日口粮。饮水和食品也由俄空军向冲突区源源不断地输送。

“美国和北约为何不来帮我们……我们被西方出卖了”



最新出版的英国《独立报》认为,格鲁吉亚不应轻信北约能成为他们的强大靠山。



该报道称,有格鲁吉亚平民不堪家园遭战火摧毁,向记者发问:“美国和北约为何不来帮我们?”格鲁吉亚士兵遇见西方记者时,也有同样的提问。



俄罗斯《独立报》称,格鲁吉亚想得太天真了:即使北约接受格鲁吉亚加入,大概只会要求这位新成员提供军事支持,而在其有需要时却不提供保护。



事实上,这一次,欧美各国明显是束手无策,没对格方有什么具体帮助。已有一些格鲁吉亚平民说出这样的话:“我们被西方出卖了。”



有分析称,这一次是俄罗斯于苏联解体后首次大型军事行动,萨卡什维利明知其进兵南奥塞梯的行动会招致俄罗斯发动苏联解体后的首次大规模军事行动,但还是故意兵行险着,就是想向全世界“揭露”俄罗斯现今的面貌,有心博取西方传媒同情,从实质的地缘政治关系上增加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的机会。



萨卡什维利在欧洲版《华尔街日报》曾撰文警告:“格鲁吉亚一旦垮台,西方在前苏联地区、甚至是其他地域都会垮掉。”



战乱之地将是谁家天下?



8月12日,在克里姆林宫梅德韦杰夫和萨科奇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问及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未来地位问题。梅德韦杰夫说:“你们提出了一个正确的问题:奥塞梯人和阿布哈兹人能不能、想不想在格鲁吉亚版图内生存?这个问题应该问他们自己……他们能够给出一个清晰无误的答案。这个问题不应该由俄罗斯回答,也不应该由其他一些国家回答。”



谁担“种族清洗”之罪名?



在南奥塞梯冲突的最初阶段,俄高层领导人就一直用“种族清洗”一词加以定性。



俄外长拉夫罗夫12日称,美国国务卿赖斯已呼吁俄罗斯不要使用“种族清洗”和“群体灭绝”这样的词语描述格鲁吉亚在南奥塞梯的行动。



拉夫罗夫透露:“赖斯博士坚定地想说服我,俄罗斯针对格鲁吉亚在南奥塞梯所作所为的公开评论中,应该避免‘群体灭绝’、‘种族清洗’和‘军事犯罪’的表达方式。而当我问到‘为什么我们没有权利进行评论、进行这种被证人证词和记者所证明的明显评论’时,我却没有得到答案。”



拉夫罗夫说:“但在赖斯恳请我不要使用这些表达方式之后两天,萨卡什维利先生却宣称,俄罗斯想吞并整个格鲁吉亚,并且毫不吝啬地使用了‘种族清洗’一词来指责俄罗斯。”



拉夫罗夫强调:“第比利斯在南奥塞梯犯下的罪行,应当受到国际法庭的调查……这里有几种可能。俄罗斯人权问题全权代表卢金先生倡议成立国际法庭南奥塞梯冲突问题特别庭。目前有国际刑事法庭,也有欧洲人权法庭。据我掌握的信息,遭受格鲁吉亚侵略的俄罗斯公民准备向上述法庭提出控诉。”



拉夫罗夫说:“萨卡什维利现在不仅不后悔,而且还做出没错的样子。他杀死我们的公民和平民,下令用坦克轧我们的妇女和儿童,把姑娘们赶到仓房里然后放火。他不仅在欧盟旗帜的背景下犯下这些罪行,而且还声称他坚持美国的价值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