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利用公安局长河南口音诈骗

●靠这些卖不出去变成垃圾的月饼,李月莲营造了企业“兴旺”的假象,她精心安排“投资者”前来参观,考察自己公司的“实力”。李月莲还经常调换仓库,雇用一些人搬来搬去,显得公司经营活动繁忙。


●投资者亲眼目睹了计划单和供货协议的形成,认定李月莲有能耐,从而放心地动辄把几百万元资金打入汇雅公司的账号。


●提起关建军,李月莲心花怒放。她说他是一个美男子,自己追了多少年没追到手,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缺憾。她说为了关建军,自己丢了性命都不后悔。


●这首《黄玫瑰》,稳定了李月莲的情绪,她把自己伙同关建军进行诈骗的经过详细作了供述。


“绑架”引出的7000万元诈骗案


李月莲说:“我们公司从不经营,也没有想去经营生意,我们高息借了那么多钱,根本无法偿还,说心里话,我们也没有想去还……我们融资的目的,就是为了经济利益,过上一种奢侈的生活,能过一天算一天,如果实在骗不下去了,就投案自首。”(左起:李月莲、关建军、马春梅)


“绑架”案引出诈骗案


“我欠债很多,没办法还了。”


2006年11月,李月莲凭着一份伪造的假计划单,使得新疆爱家超市集团有限公司痛痛快快地让她拉走价值383.76万元的货物。


几个月过去了,李月莲既不付货款,也不与爱家超市集团联系。公司老板有些急了,于是带着公司的人追到克拉玛依,气呼呼地对李月莲说:“你太没有诚信了,欠我们公司的货款,打算什么时候归还?”


李月莲回答:“我有的是钱,但公司把大额款项投到其他大项目上了,现在真的没法给你们付款,请你们放一百个心,等上一段时间,我分文不少地一次还清,这样可以吧?”


爱家超市集团公司老板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仅靠几句好听的话打动不了他:“你要是不把钱还给我们,今天就别想走出房间。”


没想到李月莲说:“借你十个胆,也不敢把我怎么样,你也不睁开眼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能让你一个外地人胡作非为?”


双方谈崩了,超市老板气呼呼地叮嘱手下人:“你们把她看好了,如果赖着不给钱,就不能让她离开房间一步。”


凌晨3点多,李月莲趁人不注意,偷偷报案:“你们赶快来救我呀,我被黑社会绑架了,关在正天华夏宾馆。”


十几分钟后,公安机关来人将爱家超市集团公司的老板和李月莲带回审查。


“这些人为什么要绑架你?”公安民警问。


“没别的啥事,就是我欠他们的钱太多了,他们今天逼着向我要。”李月莲回答。


“你欠人家什么钱,有多少?”


“都是货款,可能有400万元左右。”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欠人家的钱,为什么不还?”


“我欠债很多,没办法还了。”


“那你有多少债务?”


“可能有几千万吧。”


由此,“绑架”案引出了这起新疆罕见的特大诈骗案。


2007年1月20日,李月莲涉嫌合同诈骗罪被依法刑事拘留。第三天,犯罪嫌疑人关建军、马春梅也被抓获归案。


连兄弟姐妹的钱都骗


“我们根本就没有销售方向,也没想卖掉这些高档月饼。”


李月莲的钱(债务)是怎么来的?


集资6万还20万,借19万打32万的条子。白纸黑字,一年本息翻倍,令人吃惊的高额利息,对于任何一个投资者来说,何乐而不为?有的人痛痛快快地把自家的全部积蓄从银行取出来交给了李月莲。有的人还到处游说,把亲朋好友的钱凑起来送到李月莲的手里。


一位姓周的残疾人,听说李月莲集资利息高,就把自己家里仅有的几万元全部“借”给了李月莲,结果血本全无;李某自己钱不多,向亲戚们东拼西借凑了10万元,想着能有高额回报,然而从李月莲手里分文没有拿到,李某与亲戚们闹翻了;一位60岁的老人,听说李月莲那里集资利息高,就把自己家的积蓄全投进去了。李月莲出事了,老人难过地哭了,一场大病,险些让老人丢了性命。


被李月莲一伙诈骗的47名被害者中,有些是退休的老人,而许多却是受过高等学府教育的大学生,这些有丰富生活经验、有知识的人,为什么会轻意上李月莲的当?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李月莲不仅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而且非法集资时手里都拿着一份数额巨大的计划单,让人一看就是个有钱的阔老板,她还把要参与集资的人带到堆满货物的仓库证实自己的实力。


李月莲从新疆汇捷系统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骗取1700万元的货物,其中月饼就有62486盒,价值1000多万元。中秋节过了,一块都舍不得卖,全部堆放在库房,直至发霉变质。就是靠这些卖不出去变成垃圾的月饼,李月莲营造了企业“兴旺”的假象,她精心安排“投资者”前来参观,考察自己公司的“实力”。李月莲还经常调换仓库,雇用一些人搬来搬去,显得公司经营活动繁忙。


李月莲曾向承办此案的检察官坦白:我们根本就没有销售方向,也没想卖掉这些高档月饼,只是让想挣大钱的投资者看到公司实力,稳住债权人。李月莲的同伙关建军、马春梅也是这么供述的。


就这样,李月莲非法集资6714.34万元,案发后,尚有4620.84万元无法归还。


李月莲谁的钱都骗,见钱红了眼的她,已经到了六亲不认的极限。在她精心策划的骗局中,她以做生意缺少资金为由,在根本没有能力偿还的情况下,骗取了姐姐、妹妹和弟弟等人208.2万元。




公安局长的河南口音都被她利用了


“局长哥哥,你好,我是你妹妹月莲,你什么时候把工程款给我们打过来呀?”


李月莲的胃口越来越大,骗取百姓的钱已无法满足她贪婪的欲望。2005年5月,李月莲注册了汇雅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汇雅公司”)。工商登记材料证实,汇雅公司属于虚假注册,几乎没有实际经营。李月莲创办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非法融资。


有了公司,有了招牌,李月莲觉得自己一个人有点“力不从心”,就把马春梅和自己的情人关建军吸收到诈骗的圈子里来。出于对李月莲的感情,也为了自己能够得到更多的经济利益,关建军心甘情愿地成为李月莲的诈骗同伙。52岁的马春梅完全清楚李月莲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骗钱,但还是乐意帮她的忙,目的是自己捞好处。


李月莲的骗术很高明,她处心积虑,把人骗得无话可说。克拉玛依市公安局局长是河南人,乡音比较重,单位正在修建办公楼。李月莲到处吹嘘,公安局的办公楼是自己投资上千万元的一个项目。为了让人信以为真,李月莲特意找了一个操河南口音的朋友,她当着债权人的面,拨通“局长”的手机:“局长哥哥,你好,我是你妹妹月莲,你什么时候把工程款给我们打过来呀?”“局长”回答说:“妹子,你担心什么,我们是政府部门,还能骗你不成。”“局长”河南口音的话,债权人听得真真切切,于是满意地走了,李月莲也高兴地笑了。


李月莲设下的骗局,的确让人难以判断真假。她会安排投资者坐上自己的高级轿车,一起去政府部门或大公司的办公大楼去盖章。然而每次到了那里,她都只让手下拿着事先拟定好的大宗计划单走进去,她和投资者等候。其实,办公楼内早已有她的自己人在等候了,见到计划单或是假供货协议,立即盖上伪造的公章,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时间。投资者亲眼目睹了计划单和供货协议的形成,认定李月莲有能耐,从而放心地动辄把几百万元资金打入汇雅公司的账号。


据调查,为了伪造虚假供货合同,李月莲指使马春梅私刻了新疆石油管理局钻井总公司、石油局资金中心、油田经济贸易委员会、克拉玛依市公安局、克拉玛依市财政局、克拉玛依市区政府计划办公室等十几枚公章。


到了2005年,李月莲拆东墙补西墙,虽然归还了一部分人的非法集资款,但汇雅公司仍有上千万元的亏空。债台高筑,每天到公司要债的人络绎不绝。李月莲急了,与同伙商量,把黑手伸向有实力的大企业。


短短一年时间,李月莲伙同关建军、马春梅利用假计划单、假供货协议等,共骗取7家企业2982万余元,至案发时,尚有2441万余元货款无法归还。李月莲说:“我们签订合同进货,是给债主看的,害怕他们告发,公司从不经营,也没有想去经营生意,我们高息借了那么多钱,根本无法偿还,说心里话,我们也没有想去还。”


46岁的李月莲,中技文化,为什么要走上诈骗他人钱财之路呢?她对办案人员说:“我们融资的目的,就是为了经济利益,过上一种奢侈的生活,能过一天算一天,如果实在骗不下去了,就投案自首。”


调查证实,李月莲伙同关建军、马春梅,将犯罪所得巨额资金,有的用于归还其他借款,有的用于购房、买车、招待、玩乐、赌博。


一首《黄玫瑰》让她如实供述


“这首歌好像专为我创作的。”


公安机关经过一年时间的艰难侦查,2007年7月13日,以李月莲、关建军、马春梅涉嫌集资诈骗罪和合同诈骗罪,移送克拉玛依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李月莲一案的特点是涉嫌犯罪金额大,案情错综复杂,涉及被害人员多,作案时间跨度长。李月莲是以高息为诱饵开始借钱,月息最低是10%,最高达到100%。给被害人条子上写的欠款,里面究竟本金是多少,多少是利息?连李月莲自己都说不清,这都需要办案人员一家一家查证、一笔一笔进行核实,案卷里的借条也要一张一张地提取鉴定。


而三名犯罪嫌疑人又不如实供述,出尔反尔,时供时翻。李月莲情绪好的时候,又说又笑,把自己的初恋等隐私毫不隐瞒地告诉办案人员,动不动嘴里还哼着流行歌曲,办案人员问她什么,她都如实回答。但如果情绪低沉的时候,她不但不承认以前讲过的话,而且出口就说脏话,给检察机关办案带来巨大困难。


最让办案人员头痛的是,李月莲诈骗的大量赃款赃物去向不明,许多百姓的财产血本无归,每天上访的群众络绎不绝,产生许多社会不稳定因素。


如何突破李月莲成为本案的关键。女检察官张艺具有丰富的公诉经验,她在看守所一呆就是二十多天,与李月莲近距离接触。刚开始,李月莲态度恶劣,张艺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不过,细心的张艺从案卷里发现了李月莲写给女儿的信,信写得不但有文采,也非常感人。张艺揣测,李月莲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女人。


于是,张艺把和李月莲交谈的话题引到关建军。关建军与李月莲是同学关系,她把关建军视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上小学的时候就深深地恋着关建军,而关建军并没有动情,最终俩人分道扬镳。李月莲开始诈骗时,46岁的关建军为了李月莲对自己的痴情,为了贪图钱财将来过好日子,也就“顺水推舟”,成为李月莲造假骗人的帮手。然而关建军始终不承认自己的行为是诈骗犯罪。李月莲为了自己的情人不受伤害,把一切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见张艺提起关建军,李月莲有点心花怒放。她说他是一个美男子,自己追了多少年没追到手,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缺憾。她说为了关建军,自己丢了性命都不后悔。


李月莲的“软肋”找到了,该从哪里下手呢?张艺一时想不出一个妙计来。一个星期天,张艺领着儿子上街买东西。一家商店正放着一曲很好听的流行歌,听了让人心里酸酸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滋味。她好奇地问儿子:“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儿子笑着回答:“妈妈真是老土,连这歌也不知道,我都会唱,名字叫《黄玫瑰》。”


当天晚上,张艺从网上下载了这首《黄玫瑰》,第二天提着笔记本电脑来到看守所,让管教从监舍提出李月莲放给她听。李月莲听了三遍,一遍比一遍难过,一遍比一遍哭得伤心。第三天,张艺再去看守所提审李月莲,她已把歌词背熟了,当着张艺的面,自己动情地唱了一遍:“黄玫瑰,别落泪,所有的花儿你最美,受了伤,别伤悲,别让泪珠湿花蕊……别问自己对不对,心中有爱就很美,即使告别了春天阳光,你依然要开放,别害怕,别犯傻……哪里都能开花,你应该知道你是那样美,谁都会为你心醉,别再抱怨爱太累,真爱能有几回”,她说“这首歌好像专为我创作的。”


这首歌曲,稳定了李月莲的情绪,她感谢张艺弥补了自己的心灵创伤。于是,李月莲把自己伙同关建军进行诈骗的经过详细作了供述。


随后,关建军也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08年7月28日,克拉玛依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合同诈骗罪判处李月莲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判处关建军无期徒刑;判处马春梅有期徒刑十八年。据记者了解,8月7日,李月莲等三人已全部提起上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