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六章血红的汉江 第二十八节重炮的威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密集的霰弹随着榴霰弹的爆炸被释放而出,霰弹从上到下攻击兴建捆状态的美军车队,被击中的卡车当场起火,车上的步兵全部被炸死在车上,半履带车的顶部装甲被击穿,驾驶室里的机械化步兵当成死亡,开着顶盖的坦克也被密集落下的霰弹打的叮当乱响,霰弹和榴弹破片飞进坦克的炮塔中把坦克乘员打的脑浆飞溅,人的脑袋再结实也没装甲结实,轻装甲车都被打穿何况人呢?榴霰弹的低空爆炸在持续,M8轮式装甲车被霰弹打的遍体鳞伤,车内的乘员非死即伤,几辆坦克的打动机散热罩被打穿,发动机立刻起火燃烧。

被远程榴弹炮袭击的美军发现,世界上居然还有比空袭更厉害的远程打击,步兵装甲兵伤亡惨重,车队里的美军韩军都不知道这些火力从那来的,躲在坦克里的伯特上尉听到炮弹低空爆炸的声音就知道志愿军拥有了远程大炮,这里距离汉江二十公里,汉江南岸被美军侦察的一清二楚,几乎被飞机炸的都没有带轮子的炮,那能有这么厉害的炮火,肯定是来自汉城方向的。

伯特在安全的坦克,他拿起无线电喊:“立即派飞机进行侦察和打击,我们遭到远程重炮的射击,根据我估计这炮不可能在汉江南岸,立即派飞机搜索汉江北岸,至少有中国军队一个炮兵连的火炮,立即摧毁他们。”

吉米上尉的坦克走在坦克队的最前边,他感觉自己很了不起,屡次战斗都没受伤,他现在就想只要没有张学义在志愿军很好打,情报上说他到后方去了,那汉江南岸将是美军的天下,他大胆的把身体伸出车外,他不担心有什么狙击手,除了张学义志愿军还有狙击手?反正情报上没说。

张学义藏在被炸塌一半的隐蔽指挥所里,看到炮弹把美军车队的前半段基本覆盖,马上对着电台话筒喊:“吴汉,让火炮向远一点的目标打,火力延伸一百米。”他说完端起步枪继续观察,他发现车队前边几乎都被炸了,就第一台坦克没挨炮,坦克手还很得意的坐在车外,张学义打开狙击步枪的保险,心里想今天我就不让你嚣张,居然不怕我的炮,我一枪打死你,他举枪瞄准吉米上尉,M1半自动狙击步枪射出一枚子弹,在炮声隆隆的战场没人听到这声枪响,子弹向前快速的飞行,最后落入吉米上尉的脑袋上,鲜血立即从伤口处喷处,尸体软绵绵的滑落到坦克里。


遭到志愿军炮火打击的美军不甘心失败,他们一下出动了三十六架P-47战斗机(基本全当是对地攻击机,不进行空战)飞往汉江北岸,他们的速度的确是快,但没有炮兵快,吴汉代理指挥的自行榴弹炮可不是弹药无限的,每台车打了十几发炮弹就又停了下来,张学义已经下令停止射击,各炮开始退出射击阵地找树林隐蔽,很多弹药车上的炮弹都打光了,每天每门炮只能打几十发,打多了炮弹用尽自行炮就成摆设,所以他们炮弹也要计算着使用。

自行火炮的炮班成员忙于伪装火炮,运输连忙着把卡车上的炮弹搬下来送到炮车外,炮班的战士继续把炮弹装进自行火炮的弹药舱里,每辆车每次只能装二十发炮弹,只要打一阵就必须补给炮弹,要么弹舱就空了。树林外的阵地附近各种火炮都隐蔽起来,只有两个重机枪连对空警戒,他们的机枪早伪装好了,不少摩托化步兵连的战士担任侦察任务,他们看着天空寻找着敌机。

地面上那么大的响动美军不可能不知道,飞行员也知道汉城附近公路多,敌人的大炮肯定就在汉城附近,他们分成几个四机编队低空低速的围着汉城盘旋,飞行员用眼睛仔细看地面,他们知道重炮一走一动都会有车轮痕迹,炮车的车轮和牵引卡车的车轮都会留下痕迹。

地面上重达四十六吨的ISU-152自行火炮只要一动肯定留下履带印,但坦克连的士兵早就帮着炮连清除痕迹,他们的坦克也藏到树林里,痕迹早清理干净一点痕迹都没有,飞机围着汉城来回转就是寻找不到什么重炮。寇勋看到这么多螺旋桨飞机飞这么慢,心里非常高兴,这不是敌人来找死么?这不是给我当活靶子让我练兵么,这多好呀,他想击落几架敌机也立点功。不过他这个人十分精明,打仗非常谨慎,他先求不败再求取胜,他看到敌机比他的机枪还多,要打起来那是自己找麻烦,肯定不是飞机的对手,入朝之后志愿军都说敌人打机械化我们打巧妙化,今天我也巧妙一点。

“重机枪一连一班,立即对距离最近的敌机开火。”寇勋打算先把敌人招过来再收拾,SG43重机枪对着盘旋的一架敌机忽然开火,一串子弹飞到空中,P-47战斗机一个没留神被打的拉出黑烟来,飞行员西吓得掉头就跑,其他的P-47立即重新编队,一架接一架的组成长蛇阵对暴露的重机枪进行扫射和投弹。

敌机分散该成集中,直扑志愿军的一挺重机枪,寇勋一看敌人集中飞机过来打心里好笑,他立即下达命令:“所有机枪对准领头的敌机开火,用火力封锁爹内的进攻路线。”他话音一落十八挺机枪一起开火,威力巨大的DSHK重机枪集火射击,领头俯冲攻击的P-47战斗机怪叫着俯冲下来,没等他开火地面十几挺机枪打它一架,飞机顿时就在弹雨中起火,飞行员来不及跳伞就跟着飞机栽了下来,重机枪一直对着空中射击,敌人飞机的编队过于密集,第二架刚看到第一架中弹他也飞到重机枪的弹云之中。顷刻间飞机上被打出几十个窟窿,后边其他的P-47战斗机一看下边这么多高射机枪立即拉杆爬升躲到一千米以上的空域,这才没全军覆没。

惊魂未定的飞行员驾驶着P-47战斗机飞高了从志愿军阵地上飞过,他知道这个高度不会有太多危险,他们立即把飞机上所有的炸弹都投了下去,因为不是俯冲投弹所以没啥精确度,几十架飞机上的数百枚炸弹落在地面上爆炸,看上去很壮观但是没有几枚炸弹靠近重机枪阵地,他们投下炸弹以后掉头就跑,美军飞行员喜欢欺负没高射武器的中国军队,有高射武器的他们宁可不打继续寻找好欺负的对手去,这也是他们国家的性格。

“我没正经的高射机枪,有的话把他们全打下来,欺负我们的机枪不如高射炮打的高呀。”寇勋从阵地里跑出来,他看看敌人滚蛋了就跟连长们说:“把机枪、人员都分散隐蔽,一个班只好有三个以上的隐蔽地点,多修防空洞。”

“是。”部队立即动起来,开始疏散隐蔽,他们知道美军没带燃烧弹,一会要投燃烧弹那攻击面积才大呢,不分散隐蔽就会被烧死,防炮洞和防空洞不容易被炸坏,弹片也不容易打进去,可燃烧弹可以把空气里的氧气烧完,把人憋死在掩体里,或者活活烤死,这东西不是直接命中也很厉害。


美军的行军队列里只有报废的车辆,伤员和死人都抬走,美军也不进攻了,就地分散隐蔽开,他们现在知道重炮的厉害,不得到空军确切的消息他们不打算走,除非战斗机铲除重炮,现在球踢给空军,战斗机联队损失两架飞机和两个人也害怕了,他们又派出飞机扔了一顿燃烧弹也不敢去找重炮,美军的地面攻击只好停下来。

鲍曼坐在帐篷里发呆,他最得力的助手被狙击手打死,他感到十分难过,他本来以为自己的部队可以好好的离开朝鲜,没想到敌人的榴弹炮这么厉害,M24轻型坦克被榴霰弹打成重伤,几乎没车都有人员伤亡,M4坦克连轻微受损,重型坦克连比较安全,现在坦克也威风不起来,伯特这时走进帐篷说:“必须想个办法摧毁重炮,不知道他们有多少榴霰弹,如果不干掉炮步兵无法进攻。”

“是呀,可我难以开着坦克冲进汉城,我要能进去可以把他们的炮车全炸飞,我现在还想请你帮我,谁都知道陆战队的军官有更高的能力,你可以不可以组织一个突击队找到重炮,要么炸掉要么精确的引导飞机轰炸?如果炸不掉炮那这个月很难进入汉城。”

伯特点点头;“只有消除重炮的威胁才能顺利的前进,这关系到战场的主动权,我晚上去袭击炮兵,白天你就可以按计划进攻。”

“这是最好不过,可你是顾问,要亲自去敌后么?”

“我看骑一师的步兵不怎么地,还是我自己带着韩国军队去解决重炮,东方人的战斗精神是相似的,他们总是先考虑胜利再考虑个人生命,而美国的士兵永远把自己的生命看的最重,遇到危险的时候韩军不会集体逃跑,不怕死的兵至少比美军多五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