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离人之叹

濯缨 收藏 3 83
导读:离人之叹 ——柳永《雨霖铃》 暮蝉长嘶不住,乍闻略感忧烦,更增添莫名惆怅。然久之,渐觉暮蝉亦可悲叹——秋之将尽,难以割舍;命之将尽,不忍离去。躁乱长鸣转而凄切,回荡盈野,挥之不去。 但见残花败柳,斜倚两岸,徒增衰落之感。驿亭无言,沧浪不息,空间离人伤心颜色。日日夜夜自古无他,惟今夜心中百味不堪品尝。长夜骤短,岂知离人欲留不能。会雨淋漓新停,况前途且坎且坷,何妨稍歇以待天明? 本拟对酒当歌,笑拷天公:“‘日安不到?烛龙何照?何所不死?长人何守?’”回首忽念得御旨在怀,

离人之叹


——柳永《雨霖铃》


暮蝉长嘶不住,乍闻略感忧烦,更增添莫名惆怅。然久之,渐觉暮蝉亦可悲叹——秋之将尽,难以割舍;命之将尽,不忍离去。躁乱长鸣转而凄切,回荡盈野,挥之不去。

但见残花败柳,斜倚两岸,徒增衰落之感。驿亭无言,沧浪不息,空间离人伤心颜色。日日夜夜自古无他,惟今夜心中百味不堪品尝。长夜骤短,岂知离人欲留不能。会雨淋漓新停,况前途且坎且坷,何妨稍歇以待天明?

本拟对酒当歌,笑拷天公:“‘日安不到?烛龙何照?何所不死?长人何守?’”回首忽念得御旨在怀,“且去填词”,问亦何苦,答亦何用。举首仰望,只见得蓬帐遥系,咫尺难即。一有此念,顿感满目疮痍,融融暖醅化作泠泠白水,入喉难咽。兰舟不晓此中情意,促急催发,为之奈何。

复念往日娓娓之语,今浮响耳畔。身在帐内,欲执卿之手,飞往天外。回眸人间,柳随风散,落红飘零。惟空叹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与卿隔彼此之间。

撩动伊人额前青丝,桃花面日益清瘦,见伊人泪眼相望,不由大为悲恸。昨日种种,或喜或悲,皆融于残灯烛火,随风消逝。

闻卿惨言“今夕何夕,君以陌路”,心纵有千般誓言岂忍说出,无力兑现,徒增伤心耳。此间张口难言,惟觉鼻内酸涩,眼中乃兴波澜,遂通体炽热,眼前伊人只辨轮廓。

朦胧所见,烟波江上,孤舟夜泊。再不闻伊人蜜语,再不见伊人颜色。只听得江水潺潺,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不禁心弦钩起,欲奏锦瑟一曲,聊表情绪,怎料前言方起已心颤手颠,泣不成声。泪洒清江,酿为杜康,以解忧愁。持觥船尾,伊人渐远,怨江水长流,片刻不息。

江畔人家,轩窗微明。小子案前作赋,身畔红袖添香,脉脉情丝缠绵不断。见此景仿佛又见昨日,叹青案犹在,人事全非。清风翻书缭乱,然无人归整,奈何奈何。

斜卧船尾,举杯自饮,且将前世抛于脑后,不愿今生置诸眼前。雾霭腾腾,月光如杜康酒气化散云间。孤舟匹勇,横闯朦胧之境,飘飘然欲仙,遂不知行往何方。

曾笑前人作别:今生若能相见,何为黯然销魂。怎知今在局中亦难自拔,乃悟自古离情多感伤也。同行相劝,丈夫横行,何为愁红颜。然马驰千里,伯乐无缘,本已怅然若失,今更欲哭无泪。伊人不见梦中,相顾渺茫,怎还管日月几何。夜半风寒,无人加盖,落魄之境,不堪入目。

伊人故乡:凭窗仰望,惟见残月遥缀天边;晨风微作,但闻枯叶落红细细。君何处,天涯望断,不见归鸿。愿青鸟传书,殷勤寻觅,告奴心声,盼君回还。


岁岁无情,年年有终。颔下须髯日丰,鬓前青丝无华。为念伊人,衣带渐垂,只自不知。江畔久立,沧浪已非昔日之缱绻,清风已失往日之柔情。可放声长啸:天为明鉴,怎不照见伊人雪肤花貌;江水流长,怎不送来伊人葬红之吟?

春雨润物,细柳随风,此景江尾依稀。然身畔已无玉颜相伴,纵使尘世风情万种,更无觅高山流水。满腹愁肠,与谁相诉。惟轻叹舛途,苦笑沧桑。

此物换星移之秋,却只得兰舟依旧……

且自问:君欲何往?

无语,只增笑耳。


(对柳永《雨霖铃》的简单演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