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淫秽网络第一案:网络色情黑手怎样伤害无知少年

2007年8月29日至30日,全国最大的色情网站――“情色六月天”案在太原开庭。该案由于注册会员多,发布淫秽电影、图片多,网络点击数超过1000万而受到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庭上受审的‘情色六月天’网站的创办者、管理者是青年,在网上浏览色情影视、信息的主要是青少年,青少年是网络色情的最大受害者。”担任该案公诉人的太原市检察院检察官赵正斌说。


受伤害最大的是中学生


在庭审中,检察官赵正斌在公诉书中指控,被告人陈辉利用租用的美国服务器,2004年从他人处接受了“情色六月天”网站,2005年间先后又建立了“情色海岸线论坛”网站、“天上人间”网站、“华人伊甸园论坛”网站,利用上述网站发布含有淫秽内容的电影、图片和文章等淫秽电子信息。


在陈辉等人的共同管理、维护下,4个淫秽网站的规模不断扩大,注册会员不断增加。经远程勘验,截至2005年10月3日,上述淫秽网站累计注册会员619611名,发布淫秽图片44812张、淫秽电影125部。点击率更是高得惊人,达到了1164万余次。通过经营上述淫秽网站,陈辉等人共非法获利20余万元。“这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淫秽网络第一案。”赵正斌检察官说。


色情网站似乎总是将黑手伸向无知的少年。据《第18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06年6月30日,我国网民人数达到了1.23亿人,其中青少年网民超过8000万人。在两亿中小学生中,上网学生的数量已经达到3000万人,中小学生的互联网渗透率达到15.4%。在我国3600万高中生中,上网的超过1800万人。


青少年是上网的主力军,也是网络色情最大的受害群体。


在“情色六月天”这起典型的网络传播淫秽信息案的9名嫌犯中,除1人50岁外,其他8人均为20岁的年轻人,其中贺某仅19岁。而注册的60余万会员主要也是青少年。


无独有偶。2005年年初,安徽省公安机关破获了“九九情色论坛”案,30万注册会员多数是青少年。网站居然模仿校园体系构建组织体系,网络管理维护人员也冠以“班主任、教导主任、校长”等名称。


对青少年身心健康危害最大的是色情电影和“裸聊”。


色情电影的危害众所周知,而“裸聊”是近年才出现的一种网络色情方式,有大肆蔓延的趋势。


网络视频聊天,是一种实时发送文本、图像和声音等信息的即时通讯方式,这种聊天方式自2003年在国内出现以来,很受青睐。只要在电脑上装一个小型电子摄像头,然后安装上聊天软件,两人就可以“面对面”地上网络视频交流了。


所谓“裸聊”,是指将聊天者的身体全部裸露在摄像头下,通过网络视频将其图像传给聊天对象的聊天方式。这类聊天者通常身份保密,有的甚至还雇用女性进行表演牟利。


家住太原小店区的李女士发现,自己的孩子有一段时间总是萎靡不振,学习成绩一路下滑。后来,李女士惊讶地发现,原来是孩子晚上在和一个女孩“裸聊”,并经常观看网络视频色情表演。她气愤不已:视频淫秽色情表演“毒”过黄书!


据调查,“裸聊”者大部分是年轻人,且以男性居多。“裸聊”大部分是在家里,而且多是在半夜进行,青年人完全可以不惊动父母。一些在校学生进行“裸聊”都是在寝室没人或者同学都已睡着时进行。


有专家指出,网络上的淫秽表演影响更广,对年轻人造成很大危害。在河北发现一个进行淫秽表演的表演者才16岁。一些学生家长向公安机关反映,很多小孩是在上网过程中不小心进入某个视频聊天室,受到那些镜头侵蚀的。


最受伤的为何是青少年


众多的青少年沉迷在色情网络中,难以自拔,这和他们此阶段的心理和生理发展是密不可分的。


专家指出,当青少年进入青春期,性发育开始成熟,性意识开始出现,充满了对“性”的好奇、幻想和冲动。在这个阶段,他们愿意谈一些性问题,开始关注异性,同时也很想知道性关系到底是什么。但是目前由于社会、家庭、学校对性教育认识的不充分,孩子们对性知识的获取渠道不通畅,对性问题的辨别和认识能力不够,这促使他们利用别的途径获得信息。现在很多青少年性犯罪的产生,跟网络色情文化的冲击是分不开的,色情文化对心理冲动起到一种恶性的催化作用。使得青少年的心理萌动、冲动被激活,无法自抑,最后发展到寻求生理发泄的对象,从而走上犯罪道路。


更令人忧虑的是,许多青少年热衷于网络色情活动,不仅仅是为了寻求刺激,填补空虚的精神世界,其背后隐藏的信仰缺失问题尤其值得深思。


打击网络色情困难重重


网络色情危害深重,但查处起来却是困难重重。


执法人员抓捕嫌犯难。由于网络无边无界,很难确定犯罪嫌疑人的藏身地点。“情色六月天”网络犯罪嫌疑人分布在全国各地,大都是通过网络认识联系,在虚拟世界中“经营事业”,生活中可以说是“老死不相往来”。被告人陈辉与虞懿同是福建省建阳市人,他们是互相熟识的。而转租网络服务器的张斌,是广东省人。其余犯罪嫌疑人分布在吉林、辽宁、安徽、山西、湖北等地。8月29日,站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他们都称:之前相互不认识,甚至连生活中彼此的真实姓名和身份都不知道。


公安机关取证难。2005年9月,25岁的犯罪嫌疑人胡某因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被公安机关抓获。据了解,胡某开办的“迷失天堂”网站,把服务器建在了美国。他通过广告和VIP会员共获利5000余元,都汇入了胡某用假身份证在银行开设的户头。一位民警说,他们对此案进行侦破时,由于胡某是用假身份证登记的,并把服务器建在国外,给侦查取证带来了极大困难。


检察机关举证难。在电子证据采信上,由于网站内容的刷新和删除太快太容易,公诉机关举证前,部分网站经营者早已毁灭证据。数据或信息被人为地篡改后,如果没有可对照的副本、影像文件则难以查清、难以判断。


审判机关量刑难。网络色情犯罪是一种新型、隐蔽的犯罪,尽管刑法有相关规定,“两高”在相关司法解释中也明确指出,以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实际被点击数达到1万次以上的;以会员制方式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注册会员达200人以上的,应当定罪处罚。然而,在司法实践中,注册会员的人数是难以确定的,实际点击数也很难被确定。


在“情色六月天”一案中,公诉人和被告、辩护人争议最多的就是注册人数和点击率。被告人辩称,有会员重复注册、重复点击的现象。


如何让青少年远离网络色情


网络色情对青少年的身心发展极为不利,要防止色情对青少年的侵害,就应该采取措施阻止这种网络失范。


专家指出,对广大青少年来说,应该从正面引导,并相应开设性心理健康课程。让青少年认识到早恋、过早性行为的危害。大多数青少年的社会化过程都是正常的,作为家长,要和学校、社会配合起来,及时发现孩子在日常生活中的不正常表现,及早找到孩子迷恋网络的原因。另外,还可以实行网络分级制,由民间组织或者公共机构制定标准,把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区分开,对网络色情加以限制和监管。


在立法方面,1997年,公安部发布了《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2000年,国务院通过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文化部也发布了《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但这些并没有从根本上扼制网络色情迅猛发展的势头。其原因在于,目前的法律对制作、复制、传播以及是否牟利等的界定,尚有些模糊,这给定罪量刑带来了麻烦。公安部门的网络警察面对庞大复杂的网络显得警力不足。


“起诉这几个年轻人,我的心情也很沉重,他们的平均年龄还不到24岁,而且精通网络技术,有的还是重点大学的毕业生,获得过英特尔英才奖。他们的犯罪令人痛心,但必须给他们以适当处罚,因为他们使数十万青少年沉迷网络色情,对青少年的成长造成难以估量的危害。这几十万的青少年更是受害者。”赵正斌检察官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