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不是格鲁吉亚

近来,被“总统丑闻”所困扰的立陶宛政局仍未明朗。立陶宛议会成立的专门调查委员会尚未就此做出结论,但支持和反对总统帕克萨斯辞职的两派较量却越来越激烈。


此次危机起源于今年10月30日立陶宛独立电视台披露的一则消息,该消息称,立总统帕克萨斯的班子中有人与国际犯罪团伙有牵连、总统受到竞选捐款人的要挟。


由于先前针对此次丑闻,立陶宛也出现了大规模的群众集会,联想到前不久在格鲁吉亚发生的政局突变,有人担心,同为前苏联共和国的立陶宛会步格鲁吉亚的后尘。对此,复旦大学历史系首席教授金重远表示,作为波罗的海三国之一的立陶宛与身处外高加索地区的格鲁吉亚在历史、文化根源上截然不同,立陶宛此次政坛危机不太可能采用格鲁吉亚模式,最后平静解决的可能性很大。


相对于格鲁吉亚与前苏联“根深蒂固”的关系,立陶宛与前苏联政权却始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从文化的角度来说,立陶宛属于日耳曼文化区。这种历史文化上的先天疏离感,使立陶宛身上相比格鲁吉亚少了点“俄罗斯”印记。而且,立陶宛奉行向欧洲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参加欧盟进入北约是其既定的外交政策,这一点与因在“俄罗斯情结”与“亲西方意识”之间摇摆而痛苦的格鲁吉亚不同。


而此次“丑闻”的核心人物———立总统帕克萨斯与有着数十年外交和执政经验、被称为“高加索银狐”的谢瓦尔德纳泽也不同。帕克萨斯现年48岁,苏联解体时,他还是维尔纽斯航空俱乐部经理、立陶宛国防志愿部队分队队长。在今年1月举行的总统选举中,帕克萨斯仅以微弱优势击败时任总统瓦尔达斯·阿达姆库斯,当选立陶宛新总统。可见,其当选的基础并不十分牢固。但是从另一方面说,正是由于根基尚浅,反对派真的要“动”他,也完全可以按照正常的民主程序来进行,大可不必兴师动众地实施“逼宫”。


此外,相对较好的经济水平、国内没有较大的民族矛盾、以及最重要的———没有外部势力出于战略觊觎而进行的干预,这一切都使立陶宛的局势相比格鲁吉亚要简单得多。加之,在议会中拥有多数议席的社会民主党领导人、总理布拉藻斯卡斯表示,在公布调查结果前,他将保持中立,并表示希望这场危机不会以弹劾总统而宣告结束。从这个意义上说,立陶宛政局仍在可控范围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