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五章 开坛立帮 029 榔桥县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牙子,你难道真要留下当土匪啊?”许二楞张口便问道。

“两位老班长,俺正为这事犯核计呢!来,咱们商量一下吧!”宋一牙招呼二人,但许二楞却道,“没什么好商量的,你要留下做副司令,你就留这,俺们走!”

李得胜拉了一下许二楞的胳膊,道,“七班长,听听牙子怎么说!”

许二楞还是气呼呼的,牙子只好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说完后,看着二人道,“两位老班长,俺到队伍上时间短,还得看两位老班长和大家的意见。”

李得胜点了点头,道,“牙子,你分析的有道理,七班长,看来咱们得成立一个党支部了!”

许二楞此时严肃的表情也放松下来,这时也点了点头,道,“可现在咱们八个人中只有咱们两个是党员,如何成立党支部呢?”

李得胜站起身在小山洞中转了两圈,停住脚,看着许二楞道,“俺看,咱们得着重在咱们的队伍中发展几位党员了!”

此时,宋一牙大着胆子说道,“俺可以申请加入党的组织吗?”

李得胜眼睛一亮,高兴地走到宋一牙身边,一拍他的肩膀,“牙子,可以啊,俺愿意做你的介绍人!”

许二楞也走到宋一牙眼前,认真地上下打量着宋一牙,仿佛能看出宋一牙是否够资格似的,最后,才郑重地说,“宋一牙同志,虽然咱们接触时间不长,但总的说来,俺信任你,俺来做你的第二个介绍人!”

李得胜高兴得直搓手,“咱们三个可以成立党的支部了,牙子,啊,不,宋一牙同志,咱们可以成立党的支部了!”

但许二楞道,“不,牙子还没有宣誓,来,入党誓词俺背得紧,俺说一句,你跟一句,得胜同志,你去洞门外看着!”

“俺志愿加入……”两个低低的声音在山洞内响起,许二楞的表情是严肃的,宋一牙声音虽然很低,但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声音里满含的激动,而李得胜虽然在门口,其他几个战士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等着他说说商量的结果,但他却没有说话,“俺志愿加入……”虽然他听不到洞里的声音,但在他的脑海里却明明白白有着这样的声音。

宣过誓后,许二楞严肃地看着宋一牙,道,“一牙同志,现在你是党的人了,一切都得听党的,明白不?”

宋一牙也郑重地点了点头,想了想,道,“俺有几个建议要向组织做汇报,行吗?”

就这样,陈五守在洞门口,独立营三连新支部第一次会议召开了。

许二楞对宋一牙道,“一牙同志有几个建议要提交支部讨论,下面就请一牙同志发言。”

“俺核计着,现在大部队已转战抗日前线,咱们正处于敌战区,俺建议咱们就在这里留下打游击,一方面,可以牵制敌人对抗日前线军民的侵扰,另一方面,也可以发展壮大力量。这是第一。”

“第二,俺建议呢对陈五同志、万适之同志和严西娃同志进行重点培养,争取早日介绍他们加入党的组织,壮大组织的力量。”

“万适之?万适之是谁?”李得胜有些茫然。

宋一牙连忙介绍道,“万适之就是三班长!”

“第三个建议,俺建议先到城市里开展工作,以菜刀帮名义进行掩护,同时,在适当时间,请严西娃同志做好张逵的工作,争取其参加革命!”

许二楞考虑了一会,道,“关于一牙同志的第二个建议,俺同意,第一个建议和第三个建议俺不同意,俺觉着,咱们还是得去找大部队!”

李得胜道,“俺却看第一个建议和第三个建议蛮好,现在找大部队,咱们上哪找去呀?”

一比一,宋一牙觉得自己得说说理由了,其实这个理由他已经想过许久了,但是一直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但此时,他要说出来,只有说出来,才能得到大家的同意。

“去找大部队可不可以?俺觉得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党把这支队伍交给了咱们,咱们就得对他负责,现在困难重重,敌人随时可能出现,土匪胡子遍地都是,这些天咱们遇到过太多的意外,如果一个不留神,可能咱们这支部队就报销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俺想啊,咱们这支部队就是这的星星之火!”

许二楞有点吃惊地看着宋一牙,以一种敬佩的眼神看着宋一牙,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牙子,你知道这是谁说的,这是毛主席说的啊!”又想了一会,便道,“行,这是毛主席说的,毛主席说的话对,对了,一牙同志,你说得也对,俺同意了!”

于是,宋一牙便向张逵打听城里的情况,知道了离这山最近的一座县城叫榔桥镇,其实说他是县城,他恐怕是最小的一座县城,这里日本人居然没派一兵一卒,不知道是日军不屑于占领如此小的一座县城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反正这里还是国民党的势力范围,县上有一个保安团的武装,有着县党校有国民政府和县长,听说这个县长为人很精明,与日本人、八路军和土匪都有联系,在三方面实力中游刃有余,张逵听宋一牙说要到城里去发展,大叫起来,“兄弟,何必到城里去?在这里,咱们要人有人,要枪有枪,就是神仙在这条路上过,也得给咱三两买命的银子!”

宋一牙连忙说,“大哥的话说得是不错,但大哥你想啊,现在这个不在这片混了,城里的那县长过去靠着这个与日本人抗衡,靠着国军和咱们江湖兄弟抗衡,就怕这个走了,狗日的投了日本,还不腾出功夫向咱下手啊?俺到城里去,一则可以控制城里的各堂口,二来,要是那些狗子要出城闹点事,俺不也能通个风报个信啥的,再说了,嘿嘿,他娘的要是真敢向咱们下黑手、下死手,就别怪俺在城里折腾他点事!”

“可……可,兄弟,其实是哥哥舍不得你!”

“大哥,俗话说得好,天下无不散的筵席,青山常在,绿水常流,你宋一牙兄弟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城中,还怕天下不是咱们兄弟的?”

这张逵被宋一牙激起了血性,一拍桌子,“好兄弟,你在城里需要什么就说话,他奶奶的,不信这城里咱进不去了!”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兄弟俺到城里,大哥你在城外,有什么事相互照应!”

“好,兄弟,你放心,俺这榜山就是你的家,想来你就来,想走你就走,只是……”

“只是什么?大哥,你但说无妨。”

“那城里可不比咱山上,什么鸟儿都有啊!比方说……”

张逵刚想往下说,忽然山下传来爆豆子一般的枪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