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二十二章 整军备战

guohj92 收藏 26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有的大大提出少了22章,我仔细看看,确实是,现补上。欢迎各位大大的原创评论,我必看,尽量抽时间回复讨论。我也将选择一部分加精) 急匆匆地赶到太守府,舅舅、庞德叔叔、马岱舅舅、杨阜已经都在那里了。大堂上挂着一张简易的雍凉地图,上面标注了舅舅军队的位置和防御情况,而冀城东方画了一个直指冀城的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有的大大提出少了22章,我仔细看看,确实是,原22章应为23章,现修正补上。欢迎各位大大的原创评论,我必看,尽量抽时间回复讨论。我也将选择一部分加精)

急匆匆地赶到太守府,舅舅、庞德叔叔、马岱舅舅、杨阜已经都在那里了。大堂上挂着一张简易的雍凉地图,上面标注了舅舅军队的位置和防御情况,而冀城东方画了一个直指冀城的大大箭头,看来表示的是曹军的行军和进攻方向。舅舅看我进来了,就招呼我们围拢过来,对我们说:

“统儿,你们也跟诸葛先生学了不少东西了,冀城之战也证明了你们的攻城能力了,现在又有新情况了,也来听听,一起看看如何对付来犯曹军。”

接着舅舅转头对杨阜说:

“杨校尉,大家到齐了,你给大家介绍一下情况。”

杨阜看了看我们大家,拿着一根小棍点着地图说:

“各位将军,大家看,这是长安,也是曹军重兵守卫的地方,同时也是曹军大将夏侯渊坐镇之处。这里是陈仓,有曹军守卫3000余人。以前冀城曾经和夏侯渊约定每半年必须把凉州情况报到长安,如果半年未接到报告,夏侯渊则视为凉州发生叛乱大事,将奏报许昌曹操处,请求发兵西凉,镇压叛乱。马将军未围冀城前,我们刚刚上报冀城平安无事奏报,现在离上封奏报已经6个多月了,即使补报平安信息也来不及了。按日期算,再有几天长安未收到信报的话,夏侯渊将准备派兵了。但据推算,从夏侯渊上报和得到批准约需10日,夏侯渊能派出的部队大约有2万人,调集粮草和召集部队出发大约需10天,赶到陈仓约需5日,再从陈仓到冀城需4日,也就是说,冀城面临夏侯渊的攻击还有最多1个月时间。冀城现在刚刚被将军占领,如果不打败夏侯渊的话,很有可能得而复失。”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怪不得历史上夏侯渊并没有得到冀城的求救信号,却能自动派兵来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夏侯渊可以算是曹操手下头号大将,文武双全,常常独当一面,而且夏侯渊极善于进攻,喜率军突进,被世人称为疾将军。历史上就记载“渊为将,赴急疾,常出敌之不意,故军中为之语曰:“典军校尉夏侯渊,三日五百,六日一千。””。历史上也是夏侯渊屡次打败舅舅,如果不做好准备的话,我们很有可能被打败,若那样的话,恐怕复兴西凉,扶我汉室的理想又得破灭。舅舅也不是笨人,和夏侯渊放对这么多年,也很是了解夏侯渊的能力了,今早听杨阜说冀城和长安竟然有此等约定,不得不重视,所以立即召集我们几个核心任务来商量如何准备。

庞德叔叔听杨阜说完,跨前一步。

“将军,打就是了,难道我西凉还怕他曹军不成?”

“令明,打肯定要打啊,关键是如何打。我军只有一万余人,而曹军有2万多人,夏侯渊又为曹贼手下是=头号战将,我等需小心应付方可。”

庞德叔叔不说话了,他和夏侯渊也战过几次,知道舅舅说的是实话,可是他若论冲锋陷阵,可能少有人比,可论出谋,连舅舅也比不上。马岱舅舅自幼也是为马超舅舅马首是瞻,同样出不出什么好主意,杨阜刚刚参赞军事,对舅舅手下军马实力如何还不能做出准确判断,但腴于职责,看庞德叔叔、马岱舅舅不说话,只好发言说:

“各位将军,我看还是应该早做准备,训练好军士,以便迎击夏侯渊。”

其实舅舅的才能更多的是一员冲阵将才,临阵战场指挥很容易发现敌军弱点进行攻击,而且其本身武力也是极高,故而带兵冲锋的直接攻击力也是很强,但舅舅并非练兵之才,那些重步兵和重骑兵也是祖传留下来的,舅舅并没有费太大心思去训练。嫡系部队战力虽强,但人数不多,那些西凉部落首领所带部队打打顺风仗还行,如果打逆风仗,恐怕就力有不逮了。现在敌强我弱,要想在一个月内准备好打败夏侯渊的部队,确实有点难。舅舅看了看我。

“统儿,你说说,有没有什么办法一个月后打败夏侯渊。”

我也知道,如果不打败夏侯渊,舅舅将难以在西凉站住脚,必须打败他才行。我仔细看了看地图,抬头对舅舅说:

“要想曹军不敢再染指西凉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次必须狠狠痛击夏侯渊,甚至完全歼灭曹军,才能给我西凉创造休养生息的时间。不过,我军人数较少,难以对曹军形成包围,很容易叫曹军逃脱。我们还应当找些同盟,方能歼灭曹军。”

舅舅听完我的话后,一指地图上冀城东北兴国说:

“此处为氐人汧氐部落,有勇士1万,我可以让其氐王狼千出兵相帮。”

“舅舅,那就好。我们可以在此地如此如此安排,准保能消灭夏侯渊。另外您可以派人马上联络氐王狼千让其整军,20日后起兵赶奔此处潜伏,等待消息会围夏侯渊。”我一指地图上某处。

“杨校尉,你看统儿如此安排,有无问题?”

杨阜刚才边听我的计划就边吸气,要是我的计划能成功,夏侯渊此支部队恐怕就得葬身此处,听闻舅舅问他,他才从震惊中醒过神来。

“将军,小将军此安排若能实现,夏侯渊怕就得死无葬身之地了,只是这阻击的队伍非得精兵强将不可啊。”

我闻听杨阜如此之说,就回答说:

“确实如杨校尉所说,阻击部队必须死战不退方能顶住疾将军夏侯渊的攻击,压力自然要大,我可以安排泰虎营迎战,另外雅丹、越吉随时支援即可。”

“泰虎营?就是那支冀城巡逻的队伍?真有如此战力?”

庞德叔叔听了,哈哈一笑。

“杨校尉,你有所不知,泰虎营是我这侄儿一手练成,起初几乎全由老弱病残组成,但刚刚成军不到一月就能击败雅丹的骑军,这可是大伙亲眼所见。”

“没想到啊。小将军还有如此本事。”

舅舅知道我现在泰虎营已经大约有2000人马,即使加上雅丹越吉的2000人,但要迎击2万曹军,恐怕人数还有点少,就对我说:

“统儿,我马上就让你二舅去联络狼千。不过,你泰虎营人数太少,恐怕不行吧?若你还想继续扩充,只管和舅舅说。”

“舅舅,无妨,兵贵于精而不在于多。这4000人马足够。”

“统儿,既然如此,我们就按照安排,到时歼灭夏侯渊,让他有来无回。马岱听令,你即可赶奔氐王狼千处,请其出兵,你和狼千在预定地点等待攻击信号。”

“尊令。”

马岱舅舅领命赶奔氐王狼千处了。我们也分头准备迎击夏侯渊所需物品。

我和张苞等回到泰虎营,召集雅丹、越吉前来议事。雅丹、越吉很快就来了。我大略告诉了夏侯渊要来进攻冀城的消息,并告诉他们我们将是迎击夏侯渊的第一波队伍。夏侯渊原先进攻西凉时曾经屠杀了他俩部落的很多人,要不是因为夏侯渊的屠杀,他俩也不至于现在两个部落才能凑出2000多兵丁来。雅丹、越吉两个一听要打夏侯渊,眼立刻红了,叫嚷着一定要报仇。我伸手示意他们暂且安静。

“雅丹、越吉。暂且安静。我们勇气是要有的,但不能蛮干,曹军势大,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才行。”

“小将军,我们听你的,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那好,且听我安排,………………”

很快,我们泰虎营和雅丹、越吉就展开了大练兵。我要求,各个部队在没有得到撤退命令之前,必须死战不退,即使将领战死,也不准退。为了防止将领因为死亡而导致混乱,各个指挥分别制定了副指挥,一旦出现情况,副指挥能马上顶上指挥。泰虎营现在各小队也选出了新队长,在新队长中,我也发现了两个名字,郭淮、王双。他俩还不到20岁,因为受伤才进了伤兵营,伤口感染高烧不退,本来以为自己没命了,结果我接手了伤兵营,在我的精心治疗下,才转危为安,现在已经全都康复了,因此特别感谢我的救命之恩。,他俩一个喜用刀,一个喜用枪,武艺精熟,又头脑冷静,所以在推举队长时,都被推为了队长。我让人把他俩请来,勉励了几句,并承诺此次战后,如若他俩各自小队杀敌数名列泰虎营前列,我将亲自授予他们一把上好兵刃,他俩激动的答应了。

为了打好阻击战,我制定了擒贼擒王的战术,4000人中优选了50名神射手,让他们练习潜伏。我要求他们潜伏好后,即使人从他们面前走过也不能被轻易发现。为了训练他们,我让他们藏到山上,然后要胡拖雷带人上山寻找他们,若是1个时辰内能被找到,则1天不允许吃饭。第一天,全体都没吃上饭,第二天只有3个人能吃上饭,后来大部分人就都能吃上饭了。为了隐藏,他们可是想尽了办法,有的跳进了泥坑,有的在草丛中挖了个洞,衣服染的花花绿绿,藏到了里面。方法不一而致。

王平继续带领泰虎营操练结阵战斗之术,使阵型运转更加流畅,配合更加熟悉,相互补位更熟练。泰虎营骑兵现在有600多人,关兴和张苞则每人带领300泰虎营骑兵继续练习驰射之术和马上格斗之术。后来姜维来看我们训练后,也加入了泰虎营步兵行列,帮助王平指挥泰虎营鸳鸯步兵阵。雅丹、越吉他们则狂练冲锋中射箭和格斗之术。

胡拖雷已被我从雅丹那里要来了,还有他的一个侄子,他这个侄子叫胡驹,就是胡拖雷大哥胡车儿的儿子,当年胡车儿死后,胡拖雷就带着他这个侄子胡驹逃回了西凉,两人相依为命。胡驹继承了自己父亲的特点,身高足有九尺,能够负五百斤,日行700里,可谓是个飞毛腿大力士,可就是吃饭狂多,一个人能吃10个人的饭,据胡拖雷说,他这个侄子从小也没吃到几顿饱饭。不过跟了我,胡拖雷才不愁他这个侄子吃不饱了。当胡驹一听自己叔叔说只要跟着我就能天天吃饱饭,那个高兴啊,于是天天跟在我身边。几天下来,我发现这家伙脑袋一般般,不过他力气比我现在还要大,他根本就不愿骑马,实际上也没有几匹马能驮动他,又加上论速度,一般的马还跑不过他,他更不喜欢骑马了。胡驹喜欢用一根大长棍,棍长有1丈5尺有余,重量足有150斤,舞起来呼呼生风,就是我也不敢轻易和他硬碰硬。这家伙特实在,自从跟了我,可以说是忠心耿耿,谁敢对我不利,他敢抡上棍子就拼命,弄得连赵龙赵虎也自愧不如。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