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吃过早饭,石头上学去了,孙百康去徐家堌墩了。

给郑守义喂过饭,宁馨儿就拿出一本《喻世明言》,坐在床边看。偶尔发现郑守义在呆呆地看着她,就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念给你听?”

郑守义就眨巴了一下眼睛。

“那好!我给你念《张舜美灯宵得丽女》。”

太平时节元宵夜,千里灯球映月轮。多少王孙并士女,绮罗丛里尽怀春。话说东京汴梁,宋天子徽宗放灯买市,十分富盛。且说在京一个贵官公子,姓张,名生,年方十八,生得十分聪俊,未娶妻室。因元宵到乾明寺看灯,忽于殿上拾得一红绡子,帕角系一个香囊。细看帕上,有诗一首:‘囊里真香心事封,鲛绡一副泪流红。殷勤聊作江妃佩,赠与多情置袖中。’诗尾后又有细字一行云:‘有情者,拾得此帕,不可相忘。请待来年正月十五夜,于相篮后门一会,车前有鸳鸯灯是也。’……

孙百康于半晌午到达了徐家堌墩。

徐家堌墩仍是四人把守。领头的是肖德安,刚逮了几斤鳝鱼上岸,正坐在一个小方凳子上喝水呢。因孙百康曾经来过徐家堌墩,肖德安对孙百康就有些面熟,忙招呼孙百康坐下喝水。

孙百康道:“沛县独立大队怎么就剩你们四个人了?”

肖德安道:“你那是哪年的黄历了?现在可是湖西独立团了。”

“那团长是谁了?”

“郑守义啊!这你也不知道?”

“就是沛县独立大队的那个郑司令?”

“听起来真稀罕,不是他还能是谁?”肖德安叹息一声,“郑团长现在可是生死未知呢……”

当肖德安听说郑守义在孙百康家养伤后,立马站起来,惊喜道:“可是真的吗?”

其他的三个人就围拢了过来,也是又惊又喜。

“这也能骗人?”

“这么说郑团长还活着?”

“可不是嘛,还活着。我这不是来报信了嘛。”

“你怎么早不来啊!兄弟们可都急死了。”

“郑团长一直昏迷不醒,我能离开?”

“可不是嘛!多亏你老哥了,我代表独立团的弟兄们给你磕头。”肖德安说完,含泪跪下了。

其他三人也跟着跪下磕头。

孙百康连忙拉了这个拉那个,“使不得!使不得!”

肖德安磕完头站起来,“那我这就去独立团报信,怕是独立团的弟兄们都得给你磕头呢。”

孙百康道:“这可使不得。郑团长在俺家养伤的事可别走漏了风声,要是让谁报告给日本人可就麻烦了。就是你们谁去探望,也得晚上去。”

“可不是嘛!你说得对着呢。快准备些吃食给郑团长带去。”

那三个人连忙找了两个口袋装鳝鱼、老鳖、乌鱼等。一个口袋装了十多斤,另有四只野鸭和野鸡。

肖德安和孙百康背着鱼口袋,提着鸡鸭就上路了。

大约也是这个时候,那只叫“健儿”信鸽飞回来了,身上绑了两支盘尼西林。宁馨儿又把另一只信鸽从鸽子笼子里取出来,说了一声“媚儿”就看你的了,也就放飞了。之后,拿着那两支盘尼西林就去西间了,见郑守义就喜洋洋地道:“又给你弄来了两支盘尼西林,这可是你救命的药啊!用完这两支你大概就能说话了。”

郑守义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