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崛起的秘密

kskg36 收藏 3 3264
导读:15世纪,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一对殖民帝国的崛起,引发了西欧列强模仿和追赶的狂潮。由于追赶国家在民族文化传统、地缘政治处境、大国力量对比、国际权力结构和外交利害关系的不同,领先者和追赶者之间可以看出一条清晰的继承和模仿的脉络。 葡萄牙-荷兰-英国这一系列的国家,可归结为一个大模式即“海洋商业帝国模式”。这些国家的统治集团有生意人的精明头脑,善于以小博大,且在获得胜利时容易自我克制,避免把对手逼上梁山。因此,它们的征服成果相对维持长久,而失败往往是有限的,很少看到鱼死网破的局面。 而西班牙

15世纪,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一对殖民帝国的崛起,引发了西欧列强模仿和追赶的狂潮。由于追赶国家在民族文化传统、地缘政治处境、大国力量对比、国际权力结构和外交利害关系的不同,领先者和追赶者之间可以看出一条清晰的继承和模仿的脉络。

葡萄牙-荷兰-英国这一系列的国家,可归结为一个大模式即“海洋商业帝国模式”。这些国家的统治集团有生意人的精明头脑,善于以小博大,且在获得胜利时容易自我克制,避免把对手逼上梁山。因此,它们的征服成果相对维持长久,而失败往往是有限的,很少看到鱼死网破的局面。

而西班牙-法国-德国这一系列的国家,也可以归结为一个大模式即“大陆军事帝国模式”。这些国家的统治集团往往有着传统欧洲贵族和骑士的豪侠之气,其推行海外扩展战略大都出于对领先国家的羡慕,而不是出于深思熟虑的全国整体战略。而且扩张、征服和争霸的过程中,夸耀武功,不计成本。因此四处树敌,且不善于妥协与平衡,失败过程往往极为惨烈。

正是这两种崛起路径和两种类型国家的存在,欧洲近现代史才呈现出列强争雄,你追我赶的大发展局面,从而奠定了人类近现代文明的基础。这些国家之间的斗争范例也丰富了国际关系历史经验的宝库,对当今时代的战略博弈有着模仿、借鉴和启迪的深远意义。

宗教激情,权势诱惑

与葡萄牙相比,西班牙本质上是个大陆宗教民族。从它争取民族独立和国家复兴运动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是激烈的斗争中心——无论是宗教文明的冲突还是地缘政治的冲突。在它收复失地,建立了统一的西班牙王国后,由于国势强盛,它克制不住权势的诱惑,迫不及待地卷入到了欧洲大陆的争斗中。

与葡萄牙相比,西班牙的优势在于土地广袤和人口众多,有能力行使大征服战略,建立了真正的中央集权模式的领土殖民帝国。1519年,作为哈布斯堡家族复杂政治联姻的后果,西班牙国王查理一世继承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哈布斯堡家族在奥地利的领地,以及随后继承了匈牙利和波希米亚的王位,掌握了欧洲核心部分的权力,组成了空前辽阔的“君合国”,号称“日不落”帝国。但是地缘政治上的困境由此而来,西班牙帝国从此站在了与奥斯曼土耳其对抗的第一线,即便日后再度与奥地利帝国分家,这一义务出于家族和宗教情感也未削弱。而且这个巨大帝国引发了英国、法国与荷兰等当时欧洲边缘国家和帝国内部新教诸侯的嫉妒和恐惧,这些国家和帝国内部的新教诸侯们,必欲除之而后快。

1555年,当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即原西班牙国王查理一世)因为内外重重危机,对这个帝国进行划分时,根据不同的战略方向,将奥地利帝国与西班牙帝国重新一分为二。奥地利专注于德意志境内而面对土耳其的挑战,而西班牙专注于伊比利亚半岛和美洲殖民帝国,而且把富庶的尼德兰划给了西班牙,这本是改善帝国地缘政治困境的出路。但福兮祸所倚,尼德兰爆发了独立革命,英国对尼德兰革命的支持所导致了的英西战争,连带而来的西班牙军队干涉法国内政又导致了法西战争,西班牙帝国在这三场战争中均失败,国势大坏。最终在欧洲“三十年战争”中,西班牙在欧洲的优势被法国彻底终结。

好大喜功,坐吃山空

西班牙王国,由国王直属地区和享有免税以及其他特权的数个地区——如瓦伦西亚、加泰伦尼亚等联合而成,在西班牙本土妨碍了真正的中央集权。作为合并葡萄牙帝国的代价,葡萄牙所属地区只享受经济权利而不负担任何经济义务,于是整个西葡联合帝国财政开支的大部分,由卡斯蒂尔和阿拉贡这两个不甚发达的国王直辖地区供给。由于来自殖民帝国的财富,作为债务直接流失到了其他国家,为了改善财政状态,帝国对富庶的尼德兰地区和意大利属地横征暴敛,却又导致了这些地区的反抗不断,出兵镇压的同时,进一步恶化了本已经极为恶劣的财政状态。

尽管占有了富庶的美洲殖民地,但是由于西班牙国内商业模式的重大缺陷,使得搜刮来的金银财富绝大部分流向了其他工业比较发达的国家,并促进了这些国家的工业革命,而西班牙自身却长期处于财政赤字的窘境,并最终在财政上破产。

西班牙的海外扩张成功的偶然性极大。由于整个民族专注于长达数百年的独立和统一运动,它缺乏像葡萄牙那样的由杰出领导人物——亨利王子,所主导和规划的航海传统,对海外扩张并没有做长期的技术积累和人力储备。西班牙海外帝国的建立,是出于对葡萄牙海外帝国的羡慕和仿效,而其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几大外国航海家的偶然发现。与葡萄牙那种严守航海、商业和技术机密,尽量排除外国竞争者的风格相反,西班牙由于缺少航海传统与航海世家,它不得不依靠外国航海家,像美洲新大陆的发现者是哥伦布寻找西去亚洲新航线的副产品,菲律宾的占领则是麦哲伦环球航行的副产品。由于本国长期缺少这方面的人才,后来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运输业,长期被荷兰等国的商人和海员垄断。西班牙靠开采墨西哥的银矿,维持了菲律宾—美洲大陆—中国的三角航行和贸易,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白银贸易航线,而掌握这些航线税收的竟然绝大部分是亚洲人。

由于长期独立战争和统一运动的传统以及天主教义的熏陶,西班牙本国的社会民众都以当军人和教士为荣,或者是赳赳武夫,在海外殖民地肆无忌惮地征服和抢劫;或是君子喻于义,专注于传播福音,拯救异教徒的灵魂。作为社会精英的贵族,奢侈浪费,从未深层次地考虑过如何让来自海外的巨额财富持续增长。西班牙国内传统商人阶层的犹太人和摩尔人,则作为异教徒惨遭迫害。西班牙的国内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结构,从来没有有效的利用殖民帝国的巨大资源,对外征服更明显有政治和宗教上的狂热,炫耀国势的成分居多。这些社会行为模式和经济社会结构,都不利于高效率商业帝国的建立和运转。

四处树敌,分散精力

1580年,西班牙再次处于极盛的顶点。这一年,葡萄牙及其殖民地被纳入了帝国范围,恰恰就是在这一年,因为富庶而饱受西班牙王室巧取豪夺的尼德兰宣布独立。此后就是西班牙帝国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历史进程:镇压尼德兰的长期战争,耗尽了西班牙的国力,英国的低地国家政策就此成型,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败于英国,国势从此一蹶不振;在欧洲大陆“三十年战争”中,被法国彻底终结欧洲大陆优势;在法国大革命和美国独立战争所引发的独立和革命浪潮中,失去美洲帝国;在十九世纪晚期,老朽的西班牙帝国受到新生的美利坚帝国的挑战,而最终失去了菲律宾和古巴。

西班牙帝国处于极盛时,为了称霸欧洲和维护殖民帝国,而四处布防。为了履行家族和宗教义务,义无反顾地承担了当时***世界最沉重的战略负担——在地中海,与如日中天的奥斯曼土耳其进行战略对抗。这一对抗,耗费了无数的财富和人力,导致帝国在外交战略上动弹不得。事实上,18世纪时,当时西班牙已经无力保护其海外帝国,之所以能够继续拥有这块巨大的产业,完全是得益于欧洲大陆大国的外交均势,任何一个大国(主要是英法两国)都不愿意看到另外一个国家因为攫取西班牙海外帝国而如虎添翼。

英国干涉尼德兰革命和鼓动葡萄牙独立是英西战争的导火索,是西班牙帝国衰败的开始,也是荷兰与英国崛起的先声。英国与尼德兰一贯有着密切的商业联系,尼德兰是英国羊毛的出口地,出于经济利益和维护欧洲大陆均势的需要,英国一贯支持尼德兰对大陆军事强权保持独立与自由,英国欧洲大陆外交政策的基石的“低地政策”就此成型。西班牙干涉法国国内宗教战争,以及法国随之而来的反抗也是法国崛起的先声。由于法国内部的宗教分裂和王位争夺,导致西班牙出兵干涉法国的王位继承,其后的法国统治集团,为了捍卫民族独立,举全国之力反对哈布斯堡家族统治的西班牙帝国与奥地利帝国,为此甚至背弃了天主教意识形态,与新教徒国家瑞典和穆斯林国家奥斯曼土耳其在外交上结成了联合战线。葡萄牙帝国虽然被西班牙帝国合并,但是作为丧失政治独立的代价,葡萄牙在经济上完全自由独立,对于西班牙来说,合并葡萄牙是一桩在经济上的亏本买卖,丝毫无助于增强西班牙帝国的力量。而且为了防范和镇压葡萄牙的独立运动,西班牙帝国分散了经济和军事力量,在战略上顾此失彼。墙倒众人推,作为欧洲一切后起国家和弱势国家众矢之的的西班牙帝国,不倒也难。

天命人事,缺一不可

葡萄牙、西班牙崛起的共同原因是:崛起时刻极其幸运,扩张时并不引人注意,也没有其它国家的干扰,而它们所面对的扩张对象不是过于弱小,就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传统的地缘政治斗争的中心焦点地区。葡萄牙崛起时,奥斯曼土耳其正集中全力在东欧和奥地利帝国决斗、在地中海与西班牙舰队争雄;阿巴斯波斯,则在和土耳其长期争夺西亚的美索不达米亚的南高加索地区;莫卧儿帝国,在对付内部土邦分裂势力;明代中国和日本幕府政府则奉行闭关锁国的政策。因此,它们对出现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上的葡萄牙舰队和商船都熟视无睹,听任其占领那些富有战略意义上的小岛和港口而无动于衷,只要他们不打算深入大陆帝国的统治中心。与葡萄牙直接对抗的是那些地处交通要道上的依赖商业贸易的小国,而那些小国在与葡萄牙的对抗中处于劣势。

葡萄牙的机遇,也和西班牙帝国在正面承受奥斯曼土耳其战略压力有关,由于哈布斯堡家族的裙带关系,西班牙和奥斯曼土耳其在地中海长期为敌,土耳其帝国海军的战略中心在地中海,从而忽视了葡萄牙人在印度洋的活动。而与奥斯曼土耳其作对的阿巴斯波斯,则不惜与异教徒哈布斯堡帝国联合起来对付奥斯曼土耳其,把葡萄牙人在印度洋上的出现当做是一种助力,因此才慷慨大方地出让霍尔木兹这个据点。

西班牙的海外扩张也相当幸运,征服印第安人居住的美洲新大陆和菲律宾群岛都是洋枪洋炮对大刀长矛,在武力上有着绝对优势。印第安人的两个帝国阿兹台克和印加,其实力都与亚欧大陆上的传统帝国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在建立殖民帝国的过程中,西班牙缺少那种与大帝国长期较量、失败与妥协平衡的经验积累,而当西班牙自身也成为一个超级强权而且与另外一个超级强权搏斗的时候,这种缺乏自制与平衡的特点便暴露无遗。

西班牙的独立和统一,得益于西班牙人对天主教炽热的宗教情感,但正是这种过分的宗教情感妨碍了维持一个大帝国长盛不衰所必需的现实感、平衡感和中庸感。同时,在这种教义下催生出来的对天主教世界帝国的追求,干扰了西班牙在独立战争和统一运动中已经产生的民族国家意识,从而妨碍了建立在地缘政治基础上的对国家外交利益的清醒判断。葡萄牙作为一个全民皆商的海洋商业民族,似乎较西班牙人更适应近代商业文化,而且葡萄牙统治集团把天主教的传播作为维护帝国统一的纽带甚为成功。但是葡萄牙照样受制于天主教保守的宗教文化传统,还是未能发展出一种足以推动资本主义经济迅猛发展的新的文化。

葡萄牙和西班牙衰落的共同原因是:殖民帝国的财富,不能有效地推动技术进步,也不能引发社会与经济革命,因此它们的领先优势无法长久维持帝国的强大。在丧失盛产金银的美洲殖民地后,便一蹶不振。葡萄牙和西班牙,本质上都属于前现代民族,没有经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的深刻洗礼,也因此而未能把握住法国大革命的冲击以及随之而来的拿破仑征服和改造的良机。尤其是当两个帝国在19世纪彻底衰落后,它们的行为模式开始日益趋同,为了维护残存于非洲的殖民帝国,内政日趋保守。两国殊途同归,最终在内政上都彻底倒向了极度守旧和专横的法西斯体制,葡萄牙出了个萨拉查教授,西班牙则变本加厉出了个佛朗哥将军。以至于20世纪的西欧人认为:欧洲的边界是比利牛斯山,拒绝承认葡萄牙和西班牙为欧洲文明国家。这种歧视性待遇,与这两个国家在开辟新航路发现新大陆开西欧风气之先,被西欧各国争相效仿的历史形成了鲜明对照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