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一切都晚矣!炮弹尖啸着暴雨般飞来,正急于转向的第四战队根本无还手之力,敌舰以三十余艘战舰对战第四战队十四艘战舰,慌乱中“子星”号、“辰星”号、“丑星”号相继中弹,“丑星”号还丑陋地起火爆炸,沉入海中,它成了人民海军自始建以来,第一艘被击沉的军舰。

“司令!我们再这样转向逃窜,可能会全军覆没!”第四战队参谋长华春秋淌着汗珠急叫。

“我们不逃还能怎么办?难道与敌舰队迎头相撞?敌舰可是有三十余艘,足有我们两倍以上啊!”付波也是急得像热窝中的蚂蚁,人民海军缺乏实战的弱点暴露无遗。

“对!迎面撞上,我们只要能穿过敌舰队的阵形,便可突出成功!”华春秋肯定道。

“可这样,我们第四战队的损失就惨了!”付波犹豫着。

“但这总比好过全军覆没吧!再则,我们向西而逃不是把这一大股敌舰引向本部了吗?两股敌舰群相会,到时完蛋的就不仅仅只是我们第四战队了,而是我们整个编队了!”华春秋凛然道,“我们在此还可拖住他们一时半会,不是可为本部不管是撤还是战都争取更多的时间吗?”

付波显然被说动了,他咬牙道:“传令!战队直向前,朝敌舰队阵形突击!穿透后不准回头,笔直向东!”

东面战场一片大乱,英法海军没有想到人民海军第四战队如此不怕死,冲在最前头的“春阳”号居然还迎头撞来,吓得对面的军舰赶紧让开。第四战队深入英法海军阵中,双方的战舰发生激烈交锋,第四战队先后又有四艘战舰中弹,“春阳”号受伤最重,最终被击沉。待第四战队穿过敌阵后,仅有三艘军舰完好无损,其余或多或少地中弹、起火,最后还能够随队逃跑的舰只仅剩下七艘,损失达一半以上。

在另一主战场,左翼掩上的人民海军第一战队首先从西南方向发现有大群敌舰出现,连忙向居中的总指挥部报告敌情。同时,第一战队司令孟察来斯急令第一战队由“一”字型编队变阵为“口”字型编队,以加深己方阵形厚度,并令部队不退反进,加速插入两支即将汇合敌舰编队的接合部。他的想法与第四战队参谋长华春秋的想法一样:转向后撤已来不急,不如直冲,只要能穿透敌阵即可活命。他还有另一个意图,用己方微小目标以吸引来援的大股敌舰群,为居中的本部主力编队争取应对时间。

然而,尚维军辜负了孟察来斯的一番苦心,面对骤然剧增的敌舰,他慌了手脚,下意识的下达了与第四战队司令付波一样的命令:全体舰队转向后撤!

本是乘胜追击的人民海军转向不及,陷入与英法海军的混战中,只是此时,情形发生了转变,第一战队与第四战队被剥离出去后,英法海军前锋舰队舰只数量已占据优势。

至下午5时左右,人民海军编队败局已定,第一战队动作迅速,他们成功从两支敌编队接合部穿过,但他们见己方本部陷于苦战中,只得又返回救援。

英法两支编队汇合在一起后,不久,第三战队的“北阳”号被击沉,人民海军第一舰队政委成清源少将与三百多官兵随舰沉入大海中。另一艘“北阳”号的姐妹舰“南阳”号顽强抵抗4艘英法军舰的围攻,并击伤其中的一艘英国鹰级“菲宾”号后,完全失去动力,后为避免被俘,舰长令船员凿舰沉船。

在这场惨烈的海战中,双方的主力旗舰始终未能碰面,但均遭对方其它舰只死命的围攻,护卫在人民海军旗舰“中阳”号周围的四艘军舰全被击沉,而“中阳”号也被打得千疮百孔几近沉没。

外围救援的第一战队旗舰“烈阳”号弹药库被一艘法国扬级军舰击中,弹药库被摧毁,并引起了锅炉爆炸,当即下沉,幸亏孟察来斯果断,早早令舰上官兵弃舰逃生,大部分官员幸免于难,他们向西北方向漂去,后被其它炮艇救起。

第一战队另一艘主力舰“明阳”号同样遭到重创,不能动弹,只得在海面上飘浮,虽天已黑暗,但它依然遭到英法方炮击,一艘星级炮艇接近“明阳”号,接走舰上所有的人,此时,“明阳”号实际已成为了英法海军的俘虏,人民海军想炸沉它都已来不及。

天已完全黑暗下来,这为人民海军的突围创造了条件,幸存下来的人民海军舰只接令向西北方向突围。英法海军狂妄自大,他们肆无忌惮地穷追不舍,以为人民海军再无敢战之心,再无可战之舰。谁知,才追出三十海里,己方舰队后方传来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尾部的几艘军舰遭到不知是哪个方向飞来的鱼雷袭击,均不同程度受到损伤,其中一艘法国扬级军舰被两枚鱼雷击中,沉入海中。

英法海军不知虚实,遂令舰队停止追击,不久,他们又收到后勤补给编队报告,他们遭到四艘敌舰袭击,损失惨重。这时,英法海军编队总指挥戴维斯中将方明白过来,刚借夜色偷袭他们的便是这四艘人民海军舰只。为此,戴维斯大为恼火,后勤补给编队报告损失的舰只达十五艘之多,这无疑令这一场伟大的海战胜利大打折扣。

取得巨大战绩,为人民海军捞回一点颜面的四艘偷袭舰只,便是孟察来斯先期隐藏的“光阳”号、“火阳”号铁甲舰以及“甲星”号和“乙星”号炮艇。

在中英、中法海军发生大战之时,尚维军令孟察来斯速让四艘军舰归队参战,但孟察来斯顶住巨大压力,“阳奉阴违”,一直未向四艘隐藏的舰只下达回归命令,就在他弃旗舰“烈阳”号逃生的最后时刻,他也只是命令四艘军舰随机应变,伺机偷袭。

孟察来斯的这一番苦心没有白费,四艘军舰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他们绕到敌舰背后在向东北方向移动之时,遇到英法海军庞大的后勤补给编队,四舰战舰大喜过望冲入敌阵中就如狼入了羊群,任他们屠宰!如非得悉总部危急,他们还可歼灭更多的敌舰。

待他们赶到主战场时,人民海军编队大势已去,混战早已结束。面对到处是飘浮的尸体,到处是舰只残骸的海面,他们无限伤感,愤怒中,他们决定偷袭敌舰。于是,偷偷尾随于敌舰队之后,天完全黑下来后,便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西沙一役,人民海军损失惨重,阳级主力战舰被击沉六艘,被俘一艘,丧失战斗力三艘,仅有三艘完好无损;星级炮艇被击沉十八艘,受损十二艘;辅助舰只被击沉两艘;人员亡二千一百二十人,数百人失踪,受伤者更多,令人民海军最悲愤的莫过于政委成清源的阵亡。

英法方面,英国鹰级及法国扬级战舰被击沉三艘,丧失战斗力二艘,四艘轻微受损;英国金丝鸟级与法国宁级炮艇被击沉十艘,受损七艘;但其后勤辅助舰只被击沉十五艘,受伤五艘,损失也不可谓不巨;人员亡一千三百五十人,一百余人失踪,受伤七百人,其一少将指挥官受重伤。

西沙海战惨败的消息传回来,全国上下震惊,人民军海军司令部大院被游行示威的愤怒的民众包围,他们纷纷要求追究战败者的责任,纷纷要求海军司令部集体下台。

接到战败消息的一个小时后,气得血紫的海军司令员胡野森与政委周坤炳已乘飞机飞往三亚海军基地了。同时,人民军总政治部部长雷明也已乘军机飞往了三亚海军基地。

人民海军编队凄惨回到三亚,他们一靠岸,编队总指挥部所有的人便被总政治部部长雷明带来的宪兵带走,尚维军还特别被独单隔离开来。而编队所有副舰长级以上的军官则被海军司令部的政治部门集中整训、总结。

同时,军事委员会令:胡野森暂时接管第一舰队;重新组建南海战区海军防御力量,造船厂生产出来的新军舰全都编入到南海战区中;第三舰队的第三分舰队南移至广州;北方第一轰炸机师飞驻海南岛。

随着新闻媒体对战败的深入报道以及各方面对战败的反省,又在别有用心的人的利用下,游行示威的民众把矛头转向中央政府,要求国家主席刘汝明下台,要求刘汝明对战败负责的呼声越来越大。

今年是公元1875年,也是中华民族共和国的选举年,中央议会部分议员的改选在去年年尾已完成,人民党依然占据着第一大党的位置,但国家主席的换届选举还没有进行。依据宪法,国家主席的选择将在5月2日在中央议会中选举产生,现在离大选还有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难道刘汝明在国家主席的位置上连剩下的这五十来天的时间都做不满了?

17文学网已更新至第二部第一百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