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七章节 回归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一辆辆迷彩涂装的中国8×8轮式装甲车沿着河内火车站的方向继续向北挺进,大街上是一片混乱。散落着的宣传单还在风中飘零,就像是葬礼上那飞散着的白钱一样诉说着无限的哀伤和愁绪,的确,着便是一场葬礼上抛洒的白钱,一场埋葬一个国家政府的葬礼。

成百上千拥挤在河内街头的越南国民前行在中国装甲车队之前,只是他们不是阻挡,而是作为开路者一般涌向首都军设立在街头的临时街垒。而面对着那冲涌的人流,越南人民军的士兵同样是一脸的茫然,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的困惑同样很深。他们同样无法面对一些事实。

看着‘直-11’侦搜直升机发回来的前方视频信号,坐在指挥车内的萧扬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因为这一幕在当初南北分裂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会发生了。只是相差一个催化剂罢了。

从抗法到抗美,从入侵柬埔寨再到与中国长达十年的边境战争,越南已然是到了穷武黩兵、面临崩溃的边缘。还好这个时候,黎笋下台后的越南政府及时正确的调整了自己的国家政策。及时踩下了那脚刹车。回头而开,作为北方大国的中国,一方面是拼命的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国内搞的红红火火,另一方面却在边境战事上把越南往死里拖。两山轮战,中国军方从各军区、各部队依次抽调部队来轮番进行战争锻炼,而越南呢,却是举国之力。

蓦然回首的越南政幡然醒悟,立即罢兵修养,这个时候对于越南来说,的确是一个好的开始。经济有所好转,市场需求增加。从1991-1996年,越南经济发展迅速,以每年产总值年均增长约8.2%的高速蓬勃发展着。市场繁荣,国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购买力增强。似乎越南成了中国的缩小版一样,到处都盎然着蓬勃的生机一般。

可是随着1997年的金融危机的到来,越南经济开始下滑,外资大量减少,市场需求如同炎炎夏日里的鲜花样,迅速萎缩。面对这样的情况,在2000年上半年开始,越南政府开始采取财政和信贷手段的手段来刺激国内投资、促进消费增长、推动进出口贸易的发展。

然而这种饮鸠止渴样的做法无疑是等于是埋下了一枚恶性的定时炸弹,采用信贷手段刺激国内投资在带动了越南经济走出低谷,2000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便增长6.2%的同时,也使得越南国内的坏账率成倍上翻。国家正一步步走向严重的信贷危机之中。

越南全国总人口7800多万,仅次于印度尼西亚,居东盟国家第二位。虽然市场规模较大,但却城镇比例严重失调。虽然城镇居民大多从事第二、三职业,额外收入颇多,具有一定的购买力,可是占全国人口80%比例的农村居民却年收入只有200万盾/年(折合145美元/年),这些低的年收入怎么会有很高的购买力呢?再者,越南不是中国,没有足够的国内市场。

而2000年5月16日,越南第十届国会第七次会议批准通过的《外国投资法-修改法案》则更是一杯毒酒。这份当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修改法案,增加的几条无一不是祸端的引源。

‘企业的利润汇出境外税率由原来的5%、7%、10%相应减少到3%、5%、7%标准;

外资企业可依照越南外汇管理规定,向商品银行购买外汇,实现外汇平衡;

在越南国家银行同意的情况下,外资企业可在国外的银行开设帐户;

外资企业可用土地和土地使用权作为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

外资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可将任何财政年度的亏损转移至以后各年,并用以后各年的利弥补该项亏损,但期限不得超过5年’这每一条都是如同砸入棺材板的铁钉样,渐渐钉死。

这一切不过只是激荡的国内矛盾中的一点罢了,越南存在的问题在南北方的差异化是越来越大,加上‘正规军、地方军、预备役、民兵’四大国防体系并没有完成实质性的整合,而‘越人阵’武装的很大一部分构成便是地方军的省、市、县军指,以及南方的预备役、民兵。

没有完善系统的政治思想教育,在越南四大国防体系内,相互之间彼此为政的情况很是常见,也正是这种制约给了南部分裂势力以军事力量。而这种力量又与越南河内的政府军有着藕断丝绵的关系,曾经的同事!曾经的上下级!曾经的密友!等等……等等。所以当中国军队‘炮轰’出南北军方之间的这样‘烂事’的时候,也自然是没有人去过多的怀疑了。

“打倒腐朽的政府!”面对着呼喊着口号,涌动而来的人群,防御街头的越南人民军-首都军的士兵们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样的无力。而愤怒的民众则是如同一种压力样,一步步击垮这些人民军士兵的心理防线。难道要向自己的国民开枪吗?许多人民军士兵诧异到。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吧!”指挥车内的萧扬带着冷冷的笑意看着传输过来的视屏信号。“告诉2营6连,保持和人群的距离!”看着紧踩在人群后的几辆轮战,萧扬打了个响指,对身旁的参谋说到。他不想最后不清不楚的掺和进越南国内的纷争中。

这个时候的河内已经陷入在一种癫狂之中,依然不断有战机从长空划过。这些低空掠过,不断以巨大的音爆震撼着整座城市的喷气战机在洒下传单的同时,也在震撼着越南人的心。

几架直升机悠然盘旋在天空中,除了中国陆航的‘直-11’侦搜直升机之外,还有一架NBC(全美广播公司)租用的直升机,几架直升机就这样的在天空中嗡飞着。

“打倒腐朽的政权,严查阮越进此类的腐败者,揪出人民军内的叛徒!”此起彼伏的口号声一浪接着一浪,很多越南国民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来面对国内的层累矛盾。

从巴亭广场到雄王路,整个河内的中心地区已然完全的被严密封锁了起来。之前准备抵抗南方叛军的街垒再次被堆累了起来,只是这一次,这些荷枪实弹的首都军士兵所要面对的是席卷而来的河内市民。谁能够去面对这越来越多而来的愤怒民众。

一件小小的PMU18案居然会引发整个越南政坛如此巨大的震动,别说是河内政府高层了,就是许多海外观察家也都没有想到。谁也没有想到最终这场弊案最终会发展到了如此地步。

激流如同咆哮着的山洪样滚滚而下,在巴亭广场,愤怒的人群开始和维安的越南人民军发生冲突。而此时,作为进军大河内的中国军队-第253机动团却在还剑湖至河内火车站一线停下了脚步,开始执行外线的封锁警戒任务。而这个时候,真正的大幕事实上才刚刚拉开。

河内市郊的白梅、嘉林两座机场,戒备森严的两座民用机场似乎并没有因为战线的南移而降低下自己的戒严等级。尽管这两座机场尚处于越南政府的控制之中,但由于空军力量的有限,事实上这两座机场已然是空荡荡的一片。就连民航客机的影子也不见一架

嘉林机场,越南政府的国家政府包机平时的时候便停放在这里,由于不像其他国家那样财大气粗,越南政府并没有什么特定的国家元首专家,所谓的包机只是隶属于越南国家航空公司的一架空中客车公司所出产的A350-900XWB型客机罢了,

从河内市区蔓延过来的骚乱已经或多或少的波及到了这里,一些士兵茫然的远眺着城区的方向,没有人知道那里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的。许多人就是这样的眺望着远处梯次层比的市区。

忽然之间,四架墨绿色涂装,标有着中国军徽的攻击直升机杀气腾腾样的从远处爬升而出。涡轴发动机发出低沉的嘶吼,旋叶搅起着漫天的沙尘。机首下的链式机炮摆来摆去。

“中国虎,是中国虎!”看着这些满身戾气的低空猎手,守卫在机场上的越南人惊呼了起来。

狰狞的面容,棱线分明的机身,短翼下那挂装着的反坦克导弹以及火箭发射巢,每一架-呼呼-嘶鸣着悬停在空中的‘武直-10D’攻击直升机都似乎在龇牙咧嘴的露出轻蔑的笑容。

“混蛋,你们想连带大家一起完蛋吗?”一个肩扛着大尉军衔的军官抬脚就把两名正在准备举起RPG-7火箭驱动榴弹发射器的士兵依次踹翻在地。“想找死吗?也不看看情况!”

当第27空突集团军-第79空中机动旅-第1战斗航空营-攻击3中队的四架‘武直-10D’攻击直升机完成对机场的初步控制之后,八架‘直-16’通用运输直升机从远处冒了出来。

“他妈的,这是中国人的空突27集团军,这些该死的中国人!”几个越南人低声的咒骂着。

虽然是咒骂不断,可是谁都知道要是这个时候采取什么妄动行为的话,那只能是自己没趣味的自寻死路。不但是会死得很惨,而且是死得很没有任何的价值意义。

悬停在空中的直升机放下滑降索,全副武装,背枪蚁附而下的中国机降部队刚刚着地,便迅速的冲向整个机场各个重要位置。完成对机场的控制。守卫机场的越南士兵纷纷被缴械。

“这些中国人,之前还帮我们对付叛军,怎么转眼就对付起我们了!”当佩枪被面无表情的中国士兵给收缴了之后,几个越南政府军军官都忍不住的抱怨起来。看着那些隐现在机场各个制高点的中国狙击手,这些被临时软禁起来的越南士兵们只能选择以抱怨的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可是就是这个时候,一架‘ARJ-21翔凤’军用运输机从远处的天边冒了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