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五章: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雨季过后不久,初秋的征兆已降临山区。


尽管中午以后烈日仍烘烤着深绿色的大地,但渐已成熟的植物均已显露出橘黄色和金色的面目,使得这山区的视野五彩斑斓。


根据每天早晚凉爽、中午炎热的特点,吴志伟连队的众官兵们把午睡的时间延长,除了每天白天的正常训练,每晚从八点到十一点的夜间训练又恢复了起来。


一个月的新兵训练后,负责新兵训练的孙元山组织了一次队列、射击、投弹、刺杀和格斗表演让全连官兵观看,表演完后吴志伟作了讲话。


吴志伟在讲话中表扬了新兵们经过了一个月的刻苦训练所取得的成绩,也讲述了当兵要学好军事技术、苦练杀敌本领的重要性。最后讲到:新兵们明天就要分往各个班排、充实到最基层的作战单位,从此就不再是新兵了!你们要视班排里的战友们为亲兄弟、视长官们为兄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云云。


最后孙元山请韩大海讲话,韩大海仅仅在队列的前面说了三言两语就完事。众官兵们均以为韩副连长对新兵们的训练成果不甚满意,尤其是一排的一班长孙元山,心里感到沉甸甸地有种说不出的沉重感!


晚上,吴志伟召集各班、排长在连部的洞内开会,就新兵分配的事宜做了相应的安排和宣布。最后,韩大海起身讲话了:


“白天新兵们的汇报表演我没讲几句话,不因为别的,是因为我的心情非常沉重,为什么?”


韩大海在烛光下闪烁着炯炯目光的眼睛紧盯着孙元山:“如果说仅就经过了一个月的新兵训练而言,完事后向各级长官做做汇报表演、借以表示一个百姓和军人之间的区别以及一个月所学到的应该达到的基本要求和规定的标准,就此来说,孙元山的工作做得还不错,体现在新兵们表现出来的成绩也基本上无可挑剔。”


韩大海在众人的注视下又接着道:“但是,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没有?新兵们在整个的军事技术表演中缺少了一种东西,一种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靠别的任何什么也无法替代的东西!你们谁看出来了?讲给我听听。”


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过了一小会儿,戴云飞举手报告道:“报告韩长官,我看出存在的问题了。”


“我也看出来了。”李小山道。


韩大海看了两人一眼道:“很好,你们俩人都看出了新兵们的汇报表演缺少了一种东西,那么同时给我回答出来。”


戴云飞看了李小山,二人均点点头然后一起答道:“是杀气!”


“是杀气!” 韩大海重重地强调:“从全体新兵们的几项军事技术的训练成绩来看,队列的整齐划一、投弹的远近和准头、射击的正确出枪瞄准和打靶的成绩、刺杀的动作规范和双人对刺演练等等,他们在演练场上的表现的可以说是相当的不错,尤其射击和投弹这两个主项的成绩很突出。这一方面是孙元山抓得紧、抓得严、训练的好,另一方面与这50个新兵里的部分成员在加入咱们之前就已经在当地的抗日武装内受到过基本的军训并且参加过若干次小型的战斗也有关系。


可问题是我们是一只什么样的部队?‘以一当百、百战百胜’那是说大话,‘拖不跨、打不烂’也是吹牛。但是,抛开一些我们所追求的目标以及他人的赞誉之词外,我们的部队的的确确是一支经受了数次战场上的磨难、九死一生的历练以及残酷战火考验和洗礼出来的精悍的小部队!


各位想一想我们出海后所打的几仗,我们所面对的敌人有几次人数比我们少、装备比我们差、战斗力比我们弱?没有,一次也没有。但我们却胜利了! 因为什么?除了我们采取的战术方法多为以奇制正、集中猛烈地火力突然袭击外,最主要的还是我们这个部队一百多个弟兄们的一种杀气!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势!一种在正确的战术指导和指挥下勇往直前、前仆后继的精神!一种舍身为国敢拎着脑袋冲锋陷阵的勇气!


上述的这些是哪里来的?怎么形成的?说起来毫不奇怪:这是我们全师一万多官兵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更是用他们为了祖国、为了民族而奋不顾身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的献身精神给我们大家每一个人铸成的灵魂、和我们这支人数虽少、但强悍凶猛、英勇无畏的小部队的军魂!


在座的我们以及不在座的全连士兵,早已是死过一次、甚至多次的人了,所以在战场上和小鬼子打起来时就不会考虑自己的生死安危、就不会在战场上瞻前顾后,没有了这些顾虑,全连的战斗力才能得到最大的发挥!


前几天的我们在相同的地点拦截鬼子的火车而夺回了祖国的文物,基本上是相同的人数依靠相同的战术,所有点差别的仅仅是一个在白天,一个在晚间。按理说,夜战是我们的强项和特长,但我们在白天打仗也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并且全连除了七个轻重伤员外没有一个弟兄阵亡!


为什么能够取得如此的战绩?正像我们开过的总结会议所总结出的那样:战术布置得当、各班排甚至每个人都个尽职责发挥出了最大的潜能!最明显的是两点:一是我们的战术火力猛,一开打就让鬼子喘不过气来!大家知道:一旦我们的火力稍稍松懈了一点而让小鬼子腾出手来还击,我们不仅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反而还会在战斗中产生出更大的损失和伤亡!零阵亡在战场上从来就是一种绝对不可能的神话,但我们却做到了!


除了第一点我们依靠强大而猛烈的火力让敌人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中无法进行有效地还击之外,另一点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吸取了第一次打伏击的经验———无论我们的炮火打击如何猛烈,只要对面还有敌人,我们的步兵就绝不会在同一个位置进行连续射击两枪以上的战术动作!我们的人少,不管在什么样的战斗中,保存自己是第一位,消灭敌人只能是在你自己必须还活着的前提下才能完成!


我们从岛子上回到大陆上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尽各种办法去更多地消灭鬼子,但却没有谁给我们下什么命令让我们达到某个指标,所以,我们就可以按照我们自己灵活的战术原则来和鬼子作战———今天我想打,就找机会干掉几个鬼子,明天我不想打,就找个地方好好睡觉休整一下,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按照自己制定的战术原则和方针来做事从而减少无谓的牺牲!


不怕死、敢于以少胜多、拿出压倒一切的气势再加上我们经过了在本身就很牢固的基础上又强化训练了半年而得到的精湛的杀敌本领,才是我们这只小部队的灵魂和潜在的、一般的部队所欠缺的那种无形的威力、或者说是一种无形的杀气!这一点,孙元山,你所训练出的新兵们具备了吗?”


“韩长官,这------”孙元山面红耳赤,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我并不怪你,孙元山,也没有充分的理由去责怪你。”韩大海缓声说道:“一个月能训练出达到了今天这种水平的士兵———在一个月之前他们还是普通的老百姓,你也算下了功夫了!但你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培养出一个合格的士兵,仅有精湛的军事技术仅仅是一个形式、一个他杀敌自保的起码能力。在别的部队里能达到这个程度,训练新兵的你和被训练的新兵们都已经很说得过去、甚至上可以说是很优秀了!


然而,在我们的连队来说,要培养出他的气质、一种多方面因素形成的潜在的气质所构成的综合素质才是内容,这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没经过战场上的亲身体验新兵们难以形成这样的气质,但如果训练时你从实战出发,让新兵们在受训时有一种小鬼子就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压迫感,那么他们在今天演练场上所表现出来的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俗话说:战火中的洗礼,可话说回来,战火的洗礼是残酷无情的!经过数场的战斗,一百个人在经过洗礼的过程中,最后活下来成为精兵强将的还能剩下几个?虽然战争的法则是要死很多人,但是弟兄们,我们的连队是死不起的!我们现在就是把新兵们通过一个月时间的刻苦训练而使他们变成和小鬼子的精锐师团士兵们一样的军事素质,但是到了战场上要和他们一对一的换命,那是绝对换不起的,也是绝对不行的!


我们有多少兵可以跟他们换?一对一?连半个鬼子的中队都换不来,这样的换法,别说是我们的老兵,就是新兵也不换!”


韩大海说到这里看看大家,然后又和吴志伟交换了一下眼神说道:“我借此机会向在座的大家解释一件事情,这件事有弟兄提过,但大多数都憋在肚子里没问。那就是几个月前我们第一次阻截鬼子的军火车后,临沂的林长官转送给我们蒋委员长亲自颁发的委任状以及送给我们扩大队伍的经费、让我们在鲁南地区组建一支‘抗日救国先遣旅’、并委任吴长官为少将旅长、我为上校副旅长等等。”


说到这里韩大海转身看看吴志伟打趣地道:“弟兄们,你们可不要忘了在这鲁南的沂蒙山里,你们的身边还有委员长亲封的一位国军将军呢!”


在下面众军官的笑声中,吴志伟笑着挥挥手道:“你这个韩大海,居然敢拿我这样一个堂堂的国军将军开玩笑,我先撤了你这个副旅长的职!”


笑声过后,韩大海又继续道:“我和吴长官就此事合计了几次,都不想组建这个‘先遣旅’,其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有两条。


一是我们远离大后方,刚从海上来到鲁东南地区就匆忙地招兵买马把队伍扩充到一个旅,达到几千人之众,除了武器装备、给养供应、后勤保障等一系列的问题我们难以解决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这新组建的‘先遣旅’会不会变成一个乌合之众的大杂烩?不要说一个旅,就是我们现在扩充到一个团,这个团还会不会有我们这样的集体素质和战斗力?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我们在鬼子的战略后方由‘零散的残兵’一摇身而变成一个正规军的‘先遣旅’ ,鬼子会让我们安身吗?一个庞大的战斗力不强、机动能力有限、在活动区域狭小的范围内与鬼子周旋的旅级单位能不能向我们目前这样灵活机动、来去自如?


说心里话,我倒不怕树大招风,因为目前我们的树不大但够也招风的,而且鬼子动辄就以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兵力来对付我们,但我们就是靠小巧灵活的作战以及迅速机动的风格与之周旋于鲁南的崇山峻岭之中,逮空子就收拾他一下,这是不是比我们拉起一个旅的番号、出动浩浩荡荡的几千人来得惬意自如?


孙悟空之所以能在铁扇公主的肚子里折腾得她人仰马翻,不就是因为他以小巧的身体灵活地利用策略与对手周旋吗?”


韩大海说到这里又意味深长地看看下面的众军官一眼道:“就是上述两个原因,我们不应该把队伍扩大到一个旅、甚至一个团乃至一个营的编制。望在座的弟兄们能体谅我和吴长官的苦心,克制一下自己相当团长、营长的抱负和念头,老老实实地干好你现在的事情。


当然,我们并不是不招兵买马、扩大队伍,只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以后,不仅有了损失要补充,而且,在适当的时候,比如我们在这一带的百姓基础打得更好,活动的地盘扩大了,缴获的武器弹药增多了,仗打得越来越大了,我们的队伍也将越扩越大,这有一个前提:就是在兵员素质及其战斗力不断增强的情况下。


到了全国范围的战略大反攻的时候,我们的队伍不仅要扩充到旅、甚至还要扩大到师的编制!到时候,我们一定会重新打起‘国民革命军xx师’的军旗,让她高高飘扬在打鬼子战斗最激烈的阵地前沿上!”


看到下面被韩大海的一番话煽动得群情激奋的场面,吴志伟讲话了:“下面,我宣布一下新兵们分配的名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