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杨建猛然一回头,却看到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站在自己面前,那个姑娘正是林玉凤。杨建仔细看了看那个姑娘,只见她枣红色衣服,虽然脸比较黑,可是长得却相当漂亮。见到这个姑娘,杨建吃惊的问:“怎么,你说你们是陕北下来的红军?”

怎么,不相信我们啊?我们唱的就是红军纪律歌呢。”林玉凤笑了笑说道。

“也是,因为我也曾经去过你们陕北,听过你们唱的歌,不然我怎么知道这个是你们红军纪律歌呢?”杨建笑了起来。

一听说杨建去过陕北,这下林玉凤反倒对这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有了几分兴趣,她睁大眼睛看了看杨建,惊奇的问道:“啊!真没想到你也去过陕北!看来也是个进步青年啊!本来我还担心,我们在这里不能立足呢,不过见到你,我放心多了。”

听到林玉凤赞扬自己的话,这个杨建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他笑了笑说:“其实我还是算不上进步,本来想参加你们红军的,只不过后来家里连续来信,说两老没人照顾,而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家。说我进步,真的是见笑了啊。”

林玉凤笑了笑,调皮的打趣道:“嘻嘻,原来你还是个大孝子呢!不过古时候有句话,叫做忠孝难以两全,不知阁下可听过没有?”

那个杨建的脸一下就刷的红到耳根,他不好意思的说:“姑娘见笑了,所以说我实在算不上进步青年,为了孝顺父母,却失去大义。惭愧啊惭愧!”

“好了,开玩笑的!人各有志嘛!你这样做也没什么错的啊!不过你刚刚问的有句话问错了,你知道吗?”林玉凤还是那样调皮的笑着问。

听这个美丽的姑娘说自己有句话问错,杨建焦急的反问说:“姑娘,真不知道我那句话又错了呢?”

林玉凤眨了眨眼睛,告诉他:“其实我们现在已经不是红军了,早在几个月之前,我们已经并入国民革命军,我们现在是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现在是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共同驱逐我们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日寇!”

“日本人,我也知道,也通过一些东北逃难下来的难民们提起过,说到日本人,只能用凶残两个字来形容。”杨建点了点头说。

“就是,我们现在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抗日,消灭可恶的小鬼子。”林玉凤告诉杨建说。

“可是我也曾经多次和村里人提起日寇的凶残,他们就是不相信我的话。特别是我父亲,还说什么他走过的桥都比我走过的路都多,说我一个小毛孩又能懂得什么呢。”杨建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那个林玉凤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一个慌慌张张赶来的战士打断她的话:“林姑娘,大事不好了!外面来了一大群人,快要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

此时杨建头脑里马上浮起一个念头:不好!肯定是父亲他们从外村请了什么人过来要驱赶他们!想到这里,他对林玉凤说:“姑娘,走,我陪你们一起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几个人到了村口,果然不出杨建所料,他父亲杨得力从隔壁的白台峪村、南三岐和北三岐三个村叫来一帮人,连同他们西台峪的一帮族人加在一起,共有五百多名青壮年男子。杨得力组织的这些人手持木棍锄头,气势汹汹的走到村口,为首的一个乡绅模样的人大喊起来:“你们这些当兵的!到底那个是头!给我站出来说话!”

闻讯赶来的赵华站出来道:“我就是营长,各位老乡,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得罪你们之处,请明说。”

那个乡绅站出来说道:“你们还好意思问有何得罪之处?首先你们官兵平时就不怎么样!现在日本人一来,你们官兵遭到溃败之后,自身品行和土匪没有什么区别就暂时不说,而今你们又和真正的土匪同流合污,现在又来到我们村里企图为非作歹!这就是你们对不起我们百姓的地方!”

“对!魏乡长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杨得力也站出来发话。“总之你们这些官兵平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又来到我们这里,到底居心何在?”

“各位老乡,请你们听我说一句好吗?我们和原来那些国军不一样!我们是真心打鬼子的军队!”赵华焦急的大喊起来。可是他的声音马上就被那些愤怒的村民的声音所吞没:“弟兄们,上,打死这个官兵!”“对!缴了他们的武器!”“把这些死官兵赶出去!”

严彪见势不妙,连忙拔出手枪对天开枪,“啪啪啪”几声清脆的枪声响起。听到枪声,那些村民们怔了一下,顿时安静下来。却听到严彪大吼起来:“你们这些刁民!如果敢伤害我大哥,我和你们没完!”那几个国军改编来的战士也纷纷端起枪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那些村民。

“你们干吗!把你们的枪收起来!枪是用来打鬼子的,不是用来对准老百姓的!”赵华很威严的命令大家道。听到大哥发话,想来服从大哥命令的严彪不得不把枪收起来。那些国军战士,毕竟是军人出身,听了命令也不得不放低枪口。

而那些土匪改编的战士,尤其是刘翼达他们,还在为赵华让自己“当苦力”一事不满呢,他们正远远躲在一边,等待“看一场好戏”。刘翼达笑着对程立山道:“这个赵华,让我们给这些刁民当苦力!现在可好,就让这些刁民们给他一个教训他才知道怎么一回事!”

“二哥,一会那些刁民真的动起来,我们就跑!反正我们的武器不能让这些刁民抢去!要抢就让他们抢那些顽冥不化的家伙的枪好了!不让他们吃点苦头就不知道这些刁民不好对付!”程立山会意的对刘翼达笑了笑。

而那个魏乡长,见到赵华命令手下士兵不得持枪对准村民,不但没有领情,反而对村民们说:“弟兄们!眼前这些家伙分明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他们想搞什么名堂我还不清楚?弟兄们,给我上去,狠狠的打!”

其他的村民见赵华命令战士们不得用枪对准自己,反而有点犹豫不决。而有个愣头青的壮汉却跳出来,挥舞着锄头向赵华恶狠狠的打来。

眼看那个愣头青的壮汉的锄头就要落在赵华头上的时候,突然跳出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挡在赵华的前头,厉声对那个愣头青大喝一声:“住手!”那个姑娘正是林玉凤。

那个愣头青被林玉凤一声喝,倒也吓了一跳。再仔细看了看这个姑娘,还是个美丽的姑娘,他有点不忍下手,手上的锄头高悬在空中,半天都不敢砸下来。

赵华看到林玉凤挡在自己面前,连忙拉了一把林玉凤:“林姑娘,我才是营长!他们要打就让他们打我好了!你来帮我挡什么?”

林玉凤转过头,对赵华说:“正因为你是营长,所以我不能让他们打你!打了伤我没有关系,而打伤了你,就没有人来指挥部队了!”

见那个愣头青手中的锄头高悬在半空中不敢落下,气急败坏的杨得力一把夺过那个愣头青手里的锄头,狠狠的向赵华头上砸去。赵华看到砸来的锄头,连忙一把就把林玉凤拉扯到自己身后。谁知林玉凤见到砸向赵华的锄头,她猛然挣开赵华的手,迎着杨得力冲去。

“好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自己找死是不是!我先打死你再打你们那个狗官!”杨得力嘴里骂着,手上的锄头向林玉凤的头上落去。突然斜刺里冲出一个人,挡在林玉凤前头,杨得力高高举起的锄头落下,等他看清楚那个冲出来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收手,锄头重重落在杨建的头上。

杨建“啊”的一声惨叫,一下就倒在地上,头上的血冒了出来。见杨建为了自己挡了一锄头而受伤,林玉凤马上蹲下去,扶起杨建。却看到杨建两眼紧闭,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她一下只觉得两眼一酸,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

看到误伤了自己的儿子,杨得力心疼极了,马上冲了上去,一把推开正在流泪的林玉凤,抱起自己的儿子,连连呼唤:“建儿!建儿!你醒醒啊!你快醒醒啊!”

林玉凤看了杨得力一眼,对他说:“大叔,你这样子喊是没有用的,我是个医生,还是让我来给他看看吧!”这个杨得力看了林玉凤一眼,总还是觉得自己心里对这个姑娘感到很不放心,他心想:这个姑娘是和官兵一伙的,怎么可能救自己的儿子?

魏乡长好像看出杨得力的心思一般,他走上前去对杨得力说:“老弟,你儿子头上还在流血呢!既然这个姑娘她说是医生,那我觉得还是让这个姑娘看看吧!依我看这个姑娘不像是个坏人,更何况你儿子是为了她才受伤的,她肯定不会恩将仇报。”

听了魏乡长的话,杨得力这才放心的把儿子交给林玉凤。林玉凤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已经目瞪口呆的赵华,对他说了句:“赵营长,快去把我马上的医药箱拿来!”

赵华很快就拿来医药箱,把医药箱递给正在给杨建看伤口的林玉凤。林玉凤打开医药箱,很利索的拿出药水给杨建的伤口消毒,然后拿出绷带给他细细的包扎好。

在给杨建包扎完后,林玉凤对杨得力说:“大叔,你可以带你儿子回去,还好他的伤不是很重,休息几天就好了。”

看到这个姑娘给自己的儿子包扎伤口,杨得力倒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他叫那个愣头青和另外一个村民把自己的儿子背回家去。

此时,那个魏乡长走上来对杨得力说:“老弟啊,我倒觉得,这个姑娘应该不是什么坏人,既然她拼命的维护她的那个老总,这样看了那个老总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而且他还阻止手下的士兵向我们开枪,就是锄头向他头上砸去的时候他都没有拔枪。这样的军队,连我那么大年龄的人都还是第一次见过,想当年,从鞑子皇帝统治的时候一直到民国建立,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军队,老弟,我看还是算了吧。”

既然那个德高望重的魏乡长都如此说道,杨得力大手一挥:“弟兄们,我们今天就算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等我儿子伤好了以后再说吧。”说完,他转头对林玉凤说:“林姑娘,既然你是学医的,那我儿子是为你受伤的,你这几天多来给他看看如何?”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我是个医生,本来就是要给人治病疗伤的。”林玉凤很果断的回答道。

在弄杨建回屋的过程中,杨得力赫然看到几个兵在一个军官的带领之下,正在帮村西的杨老太家修理漏水的屋顶,他的心中顿时一震。那个军官就是张惠能,此时他正带着几个侦察班的战士在帮一个老太修理房子。

几个村民把杨建弄回屋里,他躺在床上昏迷了也不知道多久。渐渐他觉得有点意识,可是头却疼得要命,他只依稀记得昨天为了那个美丽的姑娘,他冲上去挡住了父亲的一锄头。

渐渐的,杨建睁开眼睛时,却看到那个美丽的姑娘此时正坐在自己的炕边。林玉凤见杨建睁开眼睛,笑着对他说:“你醒了啊!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一整个上午啊!我可急死了!现在醒来可太好了!对了,我现在也知道你的名字了,你叫杨建,是不是?”

苏醒过来的杨建见到这个美丽的姑娘,一时也忘记了自己还在疼痛的头部,他笑着问林玉凤:“姑娘,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林玉凤调皮的一笑道:“笨死了啊!我现在是在你家里啊!当然是你父亲告诉我的哦,嘻嘻。”

“真的啊!我父亲不再赶你们了吗?”一听说父亲能告诉这个姑娘自己名字,杨建一下就觉得非常高兴。当他看到林玉凤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的时候,他这下才觉得彻底放心下来。突然,他想起一件事,于是问道:“对了,还有件事,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呢。”

林玉凤笑着把名字告诉他,杨建一听,微笑着点了点头说:“林玉凤,这个名字真好听!”可是他点头时碰到炕头的墙壁,又感到头部一阵疼痛,禁不住发出“哎呦”一声。

“好了,你还受伤呢,快躺好,别乱动了!”林玉凤见杨建不小心碰了下,马上让他躺下,又给他盖上被子。

杨得力正蹲在门口抽旱烟,突然见到赵华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条活蹦乱跳肥大的鲤鱼。他还没有开口,却听到赵华对他说:“大叔,这条鱼是我去南三岐那儿的湖边捕来的,把它炖了给杨建兄弟补补身体吧。”

见赵华抓了一条鱼给自己送来,这下本来很死板的杨得力也受到感动,他连连说:“老总啊,这怎么好意思呢?”

赵华笑着说:“这个是应该的,其实说来杨建兄弟还是为我受伤的,没有我也不会有今天的事。”

“快,老总里面请!里面请,来屋里坐下我们好好谈。”杨得力很热情的把赵华拉进屋子内。林玉凤走出来,从赵华手里接过大鲤鱼,走到院子内忙碌起来,不一会锅内就飘来鱼汤的香味。

此时,赵华正在和杨得力说到购买粮食的事情。没想到,这个杨得力一口就答应下来:“好!我们多余的粮食可以卖给你们!如果我们村的粮食不够,我可以去赵魏乡长,动员白台峪、南北三岐几个村,还有王家辉、魏家辉几个村的粮食,都可以向你们提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