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现场勘察

铁路民警老黄已经在这条铁路线上工作了三十几年了,他处理过的案子自己都数不清了,经他的手处理过,送进牢子、送去大西北的罪犯也多如牛毛……自打干了这一行,老黄从来没有后悔过,他知道:自己抓的都是些混蛋,都是些危害社会或偷盗物质的“铁耗子”,这样的坏蛋抓越多,自己越高兴……但是,作为一名铁路警察,不但要处理铁路管辖内的刑事案件,还要及时去处理许许多多的铁路意外伤害事件,有路外的人身伤害事件、也有路内的人身伤害事件。说实话,因为要直接面对那些形形色色被列车扎坏了的尸体(或残缺的肢体),一般年轻的同志都很忌讳,通常谁都不会愿意接手……但今天,有老黄。

所里的同志目光都投向了老黄……指导员不好意思地对他说:“没事,只是K416次司机报告说,看见好象是人躺在那里……也许只是受了伤,带两个人去看看就回来……”。“不用,俺一个就成……”老黄没有犹豫,真的一个人去了。

K249公里处是XX铁路线XX站至XX站区间一段线路的一个点,距两端站各9公里远,正好归老黄所在的XX所管辖;几天前,老黄曾经和同事巡线时路过那里,那里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曲线地段,一边护坡上是陡峭的山崖、阴深的老林子,另一边紧挨着空旷的芦苇滩、湍急的河水……这样的地方就是工务段巡道工们常说的“险地”。可是“作为一名警察,又怎么能相信那些传闻呢?”——老黄当时就对所里的同事这样说。

说K249公里处是块“险地”,倒还真不是夸张。老黄到了现场,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的确很“险”:一是这里的线路曲线半径太大,人的视觉角度不好,站在现场这里,根本看不见上、下行的列车过来;二是这里地形太过空旷,即使来往的列车鸣笛了也听不见,声音全传向直线距离的芦苇滩了;三是这里的环境也太空寂了,没有人烟、没有鸟鸣,只有呼啸而过的山风……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这里,想着巡道工们说这里的种种离奇事件,老黄也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尸体就静静地躺在路基下面,从刚才通过的客车K416次司机报案到现在,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这具冰凉的尸体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这里……晚风吹拂过去,只微微带动一下衣摆,似乎又有了一点生命的迹象。

老黄掏出身上的数码相机,摆好角度开始了工作……这是一具年轻的女尸,有着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就和老黄那死去十年的妻子一样;又想起妻子,老黄心里一阵揪心的痛,可怜的妻子跟了自己几十年,从漂亮的姑娘熬成了枯老的太婆,却根本没有享受到什么福,临死了还患上什么癌,活活在床上痛滚了几个月才蹬的腿……

女尸的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是那种白得眩眼的白色。老黄看着就直皱眉头,这女人怎么还这样穿?现在城里已经很少有女孩子穿这种颜色了,倒是过去……和妻子恋爱的那个年代,满大街都飘荡着这样的白裙子。咳,这岁月真是不饶人呀,一晃又是三十多年过去了……老黄感伤地摇了摇头。

女尸是赤着两只脚的,细长雪白的小腿、胖嘟嘟可爱的脚趾、依稀可见的汗毛血管……这该就是所里那些毛头干警们说的“性感”的腿吧?忽然,老黄脑子一闪,感觉到了一丝异常,女人那雪白的脚掌是那样的干净,居然没有沾上一点泥土。仔细再看脚底,还是没有一点污垢……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老黄直起身,四周看看……还是没有发现女人的鞋子。

难道?难道?老黄索性弯下腰,把女尸翻了个面……

这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微微睁开的大眼睛已经失去了光彩,长长的黑睫毛也不再抖动,曾经红润的小嘴唇已经呈现出黑紫色,从她失血后显得异常苍白的美丽脸庞上,还不难看出生前的娇艳……这是个多么迷人的姑娘呀,随便走在哪里,后面一定跟着一帮臭小子……而此刻,她正用那双无神的大眼睛对着老黄,直勾勾的,仿佛在诉说着自己无尽的冤屈。

老黄迅速地拍完了照片,又仔细查看了尸体,依旧没有什么更大的发现……除了尸体脖子上有明显淤痕外,其他什么也没有……没有受到侵害的迹象(当然还要送回去进一步确认)……没有一点线索……但是就目前的情况,已经可以排除是自杀和意外伤害的可能性了;后面的工作除了上报所里,就应该移交刑警队了……

天慢慢黑了下来,老黄找来一些大片的树支、树叶还有芦苇竿,轻地覆盖在尸体的上面……然后,站在旁边、双手合十,低头说了一句——“姑娘,安心走吧,俺会替你伸冤的,请你放心!”。

“轰隆隆”天边一阵巨响,晴天打雷!

老黄最后看了一眼静静躺在那里的姑娘,大步向回程走去……

(二)“鬼”的传说

“K249公里处又闹鬼啦……”

早上一接班,工务段XX工区的工长——王黑蛋就听到了这个消息。他没有惊讶,手下的这班臭小子为了逃班,总会编织出N多种不去巡道的理由。可巡道工的活总要有人去干,今天轮到谁了呢?他看了看院子里的“出工牌”,上面挂的是李晓歆的名字。

“李晓歆、李晓歆……”,黑蛋大声地朝宿舍区喊着话。

“工长,今天他请假了,是他老婆代请的,说是肚子疼……进城看病去了”,值班室里的班长张三牛应声道。

“奶奶的呸,一到巡道的时候就装‘熊’,要是真怕,就辞职算了……这样天天躲着,还是个爷们吗?”,王黑蛋嘴里骂骂咧咧地继续说道:“有个鸟‘鬼’,俺就不相信真有……三牛,下面轮谁巡道了?”。

“应该是周鹤了,可我早上通知他时,他说K249公里处有鬼,说什么也不肯去……”

“奶奶的呸,一群草蛋……俺看他们进城泡妞的时候,个个生龙活虎……一说去巡道就拉稀……”,黑蛋依旧是一副大嗓门。

“工长,我看K249公里处是不是真的闹鬼了?要不,大家怎么都这样在传?”三牛低着头继续说道:“早上派出所的小李子,就是那个李家泰,他说昨天所里的老黄去看现场,发现了一个漂亮的女尸,没有穿衣服、光着身子躺在那……脚却是干净的”。

“哦,真有这事?不是火车碰的?”,黑蛋开始好奇了。

“绝对不是,我们看了多少火车撞死的家伙,哪个不是头破血流、支离破碎的?可这女人绝对不是……尸体已经运回来了,还在派出所里摆着呢,不信,你去瞧瞧……”,三牛说起话就唠叨个没停。

“那俺今天就替巡道,顺便绕到派出所去看看……”,黑蛋说完就背起巡道工具包,走出了工区。

三牛看着黑蛋的背影出了院门,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

黑蛋走到派出所的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三牛说的那个“小李子”在门口抽烟。

“小李子,大白天蹲在这里干什么呢?也不去巡线?”,黑蛋还是大大咧咧的样子。

小李子抬头一看,笑着说道:“哦,是工长呀!今天亲自出去巡道呀?”。

“是啊!也不知哪兔崽子瞎传,害的工区里小伙子们都说K249公里闹鬼,没有人敢去……只有俺老哥亲自走一趟啦……”

“是,是吗?那工长大人自己要小心点了……”,小李子诡秘地眨眨眼,继续说道:“看见没有?队里的法医都来了,在所里会议室验尸呢……光屁股的美女,见过没?要不,我带你见识一下?”。

“不啦!那是你们小伙子爱看的,俺老哥看个屁……早没有兴趣啦”,黑蛋脚步没有停,径自从派出所的门口叉上了线路。

黑蛋背着工具包一个人走向了K249公里处……

K249公里处闹鬼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早在黑蛋入路的时候,就听自己的师傅说过,那个地方早年压死过一对恋人,都是附近的村民,男的长得英俊壮实、女的也是娇媚动人,就因为双方的父母反对婚事,他们走上了绝路……师傅还说他们俩是抱在一块,躺在钢轨上被压死的,火车开过去的时候,两个人的身体被扎成了六截……待家里来的人好容易拼接好尸体,却发现男的脑袋没了,到处找都没寻见……

文革的时候,那里又压死了一对恋人,男的原来是当地村里的“臭老九”,女的是省里某大“走资派”的独苗,也是在K249公里处卧的轨……当时黑蛋就是巡道工,所以也到现场看过了,那真是血肉模糊的恐怖场面呀!

当然,后来那里还压过牛、羊等动物……但是,黑蛋觉得那些事件都是因为地形造成的视野盲区,和车站、工区职工传说的“那些冤魂每年都要收些祭品”没有任何关系。他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却是个无神论者,他根本不相信有鬼,也许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叫他害怕的鬼还没有出生吧……

(三)K249公里的“鬼”(1)

黑蛋边想着心事,边快步走在铁路线路边的小径上。这条小径是上半年“建线”工作的成就,整整花了他们工区一百天的劳动力,据说是上面领导为了保护铁路职工劳动人身安全,严禁职工走道心、钢轨或枕木头而设立的……再仔细想想:也许有些道理,起码巡道工不用怕被钢轨拉杠绊倒了。

前面就是K249公里处了,远远地看过去,标志牌孤零零地立在那里……黑蛋很熟悉这段线路,熟悉这里的环境、熟悉这里的每根钢轨、甚至是每一根道钉,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是他的手下每天必须经过的地方……从K249公里再走前面一公里的弯道,就到了“交牌点”了,那里有相邻工区的巡道工在等待换牌。他们这些可怜的巡道工,就是靠这样原始而有效的走路、巡道工作,来确保铁路运输线的安全畅通的。

路过K249公里处的时候,黑蛋特地看了看路基——很干净,的确没有任何血渍,不是火车扎死的……那么,他们传说的女尸又是怎么来的呢?这里可离最近的村庄有9公里远呀,难道是被人背过来的?谁又会背着一个尸体走9公里的铁路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忽然,身后一阵诡异的脚步传来,“是谁?”黑蛋大吼一声,猛地一个转身——只见眼前一道白光飘过,又不见了……

黑蛋立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发现,难道真是有“鬼”?他不紧感到一阵寒意,顺着自己的脊梁骨慢慢淌下……“是谁?”,黑蛋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声音……只有山风的呼啸……黑蛋看了看路基边的K249公里标志牌,又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天呀!黑蛋脸上的表情瞬间惊异地凝固住了——他的手表居然停住了,还是前面出发后不久的10:00!

黑蛋是怎么走完最后一公里路的?工区里的小伙子们不知道——他们看见自己工长的最后一面,是在救护车来的时候。工长脸色苍白、口吐白沫、惊恐的眼神,曾经强壮的身体变得就像根熟透的面条,浑身打着抖儿……据说他是被通过的N595次司机在区间K249公里处发现的,司机停车后从路基边把他拖上了车,交到了派出所。后面是派出所好心的指导员通知了工区并叫来了救护车……

现在,没有了工长,XX工区的工作暂时由班长张三牛同志代理。

(四)K249公里的“鬼”(2)

司机小刘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可别小瞧他年轻,他业务却是XX机务段数一数二的。正是依靠扎实的业务基础,小刘才在后备的二百多副司机考试中脱颖而出,成为新式“韶山Ⅳ型”机车的司机。说起这种新型机车,牵引十几列客车体来真是游刃有余,锗红色流线型的机车体、雪白的刚制扶手和阶梯、空调、微波炉、自动语音提示系统、车站调度TDES系统……这些新装载的硬件设施,会让每一个驾驶它的司机感到自毫和兴奋——自然,年轻的小刘也不例外。

小刘今天值乘的是客车L856次。由于现在的客车机车都是一个人跑交路了,所以傍晚去机车库接车时,派班员大吴特地交代他:严格执行一体化作业标准,认真遵守机车操作规程,精力集中、确保安全……

L856次列车高速地在线路上奔驰,车厢里的旅客们都舒适地靠在航空座椅上休息,毕竟已经深夜零点了,列车上的广播也停止了播音。旅途的劳累使多数乘客们感觉到疲惫,枕着依稀有节奏的车轮声,他们都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此刻,谁也料想不到后面发生的一切变故。

事情是突然发生的……

司机小刘正舒服地靠在机车转椅上听着音乐,MP4是悄悄放在口袋里带上车的,没有被领导发现。只要带上一边的耳机,不会影响听机车语音提示的……这点小刘明白,他就经常这样干。MP4里下载都是最近流行的网络歌曲,有《妹妹要是来看我》之类的名曲,他听着可带劲了,不觉得也跟着哼了起来——“妹妹要是来看我,不要坐那火车来……火车上的流氓多,我怕妹妹被别人摸……”。

突然,机车窗上“嘣”的一声巨响,接着窗前一道白影闪过……

呀!是撞上行人了!小刘一个反应,马上直起身、迅速按下“紧急刹车”按钮。

飞驰的L856次列车带着刺耳的尖叫般刹车声,终于慢慢地停了下来……车厢里的旅客们被这突发的紧急刹车吓坏了,又不知发生了什么。“怎么啦?怎么啦?”大家议论着,纷纷朝窗外看去……可是窗户是密闭的,漆黑一片的窗外什么也看不到!

机车上,小刘摸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他发现机车的前挡风玻璃被砸了,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砸的,钢化玻璃的表面已经砸成了网状,中心点一个硕大的黑洞……正呼呼地穿透着寒风。车头的大灯倒还亮着,直射向黑漆漆的前方……机头前面什么也没有看见。

他打开驾驶室的侧门,伸下头去看机车的走行部位……还是没有发现。

一切如旧,机车各仪表也表示正常……再重新启动机车,正常启动……还是抓紧汇报吧!

前面是XX站,小刘抓起麦克风呼叫——“XX站,电力机车L856次呼叫……”。

对方的回答也很迅速:“电力机车L856次,XX站有,请讲……”

“刚才列车撞到不明物体,机车小破,但不影响行车……”

“电力机车L856次,马上向调度员汇报……请告知公里处……”

具体现在在什么公里处呢?小刘也不清楚,只知道是在XX站和XX站的区间……还是看看吧,他再次伸出头……前面一点有个闪光的标志牌——K249+00。

“XX站,电力机车L856次在K249+00公里处撞到不明物体,机车小破,不影响行车……现已重新启动!”

……

“啊! K249公里?又闹鬼啦!”——听到消息,XX站运转值班室里乱做了一团。

(五)世间本无“鬼”

因为K249公里又闹“鬼”的消息迅速的传播,XX车站和工区的职工们都人心惶惶。就连那些平时号称“胆子大”的家伙,此刻也都阳痿了,大家都静静地沉默,等待着再次更恐怖的消息。

往日热闹的车站和工区一下子变得沉寂了,晚上下班的职工们谁也不敢乱出门,都躲在宿舍里看电视,钻进被窝里了还直竖着两只耳朵——听着外面的点点动静,大家都生怕那K249公里的冤魂游荡到这偏僻的小站、工区……

此刻,车站派出所里却是烟雾缭绕,几个铁路干警围坐在会议室里开会,正中的指导员老宋眉头紧锁着,一连几天,车站领导和工区的反映让他感觉到了焦虑。

那天的无名女尸案件已经移交刑警队了,目前还没有侦破的消息……可接二连三的一些本不相干的事件,居然都被敏感的铁路职工们联系在了一起。居然还有好事者造谣说:车站刚打的机水井里也发现了尸体,害得大家纷纷请假进城买矿泉水。

“同志们,目前的情况已经很紧急了,我们铁路警察对群众的解释工作已经迫在眉睫、刻不容缓,不然安定的站车环境、有序的工作秩序会被谣言打破,也势必会影响到铁路运输生产任务的顺利完成……”,老宋站起身来,斩钉截铁地说道:“明天,就明天!组织车站和工区的职工开会!”。

第二天一早,会还没有开,刑警队、医院和机务段就打来了电话,分别通知了侦破案子和病情诊断、事情了解的好消息——

那个可怜的死者是市里精神病院的患者,不知道怎么跑了出来,被附近村庄里的一个地痞带回了家。那地痞想在家奸污姑娘,不想遭到了拒绝,就狠心掐死了她,还自作聪明地背着尸体走了半夜……妄想利用K249公里的传奇故事来迷惑群众。

工区工长王黑蛋的病因也找到了,突发性心肌梗塞……而L856次列车只是飞鸟碰撞……就这么简单。

老宋放下电话,心情却没有轻松下来,反而更沉重起来……

他知道:这样的结局不会让那些的心存异想的职工、群众满意,更不会就此堵住那些“好事者”、“有鬼论”的烂嘴。这些年,由于一些同行们的违纪行为屡被曝光,群众对人民警察已经失去了起码的信任……自己即使再去做解释、哪怕就是磨破嘴皮,也不一定就能说服群众,或者让大家信任自己……然而,工作总是要做的,解释工作还是必要的……什么理由也没有……就凭着自己是一名——警察!

想到这里,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大步朝车站走去……

(全文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