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3/


惊雷声渐渐大了起来,渐渐近了,像魔鬼的爪牙一步步地逼近着。一道雷电闪过之后,天空就像一个着了魔的疯子,一连发出了连续了几次的咆哮。


那种声音,那种感觉,又像是隆隆的战鼓之下,那奔驰而来的千军万马,隆隆的马蹄与轰鸣的战鼓之后,那诉说不尽的威严。


仿佛天公的有意,待行人彻底地消失于城市的各个角落之后,一颗颗豆大的雨点便开始狂妄地从天而降,仿佛在抱怨天公对于人类的纵容那般,狠狠地向地面咂了过来。


豆大的雨点咂在人的身上,就像是一颗颗小石子咂在人的身上那样,让人生疼,夏天的暴雨总是那样,一如继往的猛烈。


只一会儿的工夫,这对无助的恋人便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般,浑身已是湿了个通透。衣服已是完全地湿透了,就连头发也被暴雨破坏得有些杂乱,套句简而易懂的俗话--像只落汤鸡。


小纶,我们赶紧找个避雨的地方,避开一会儿吧,再这样下去,非得淋出病来不可,到时候别说找工作了,只怕是连看病的钱都没有了。女孩子相较于男孩来说,总是要细心不少。


看着纶纶仍然没有离去的意思,小芒赶紧着急地说道。嗯,都怪我太粗心了,你身子弱,再这样淋下去,明天非得感冒不可。纶纶听到了小芒的话,如梦初醒般迅速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罩在了小芒的头上。提着行李,两人快速地离开了公园,在这个公园前的一家大饭店的门口停了下来。


小纶从包中掏出了一条未被大雨淋湿的干毛巾,很小心地帮着自己心爱的女孩擦干落在身上的雨滴。


然而,他们却全然不知,所有的一切,包括前两天他们在公园的长椅上啃着带着咸味的面包,喝着公园里水龙头流出的自来水的情景,都已完全被人看在了眼里。这时,在酒店大门口的一辆豪华的轿车上,走下了一位年青的女人。


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吧,是不是还没有找到工作?这位年青的女人看着这对热恋中的男女,眼神中充满着羡慕与怜爱。


你是在和我们说话吗?纶纶与芒芒相视一眼,然而不约而同地在用眼神在自己的周围巡视着,有没有其他们的存在。


因为在这座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里,连他自己也很怀疑,是否真会有陌生人会愿意并且主动地与他们搭腔。


也许连他们自己也清楚地意识到,在这个城市里,他们只是一对没有人关注,没有人在乎的打工仔而已。


听到了这对相恋的男女有些莫名其妙的回答后。那位年青的女人不自禁地掩嘴轻笑了几声,那举止间说不尽的渊容与尊贵。不是和你们说话,那会是和谁说话呢?年青的女子轻笑了几声,同样,抛回了一个莫名其妙地回答和问题。


哦,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是在和别人说话呢。纶纶的反应并尽还是快了一些,率先回答了年青女子的问题。当说出了这句话,才想起自己刚才也看了周围,除了眼前的这位微笑着的年青女子外,就只有他和小芒两个人。那么刚才自己的那句回答岂不是愚蠢到了家吗。


想到这,纶纶很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带着些许的尴尬轻瞄了一眼面前的这位年青女子,在确认对方并没有任何的指责与坏意后,他才继续说道:“我们是从大山中走出来的,在这里已经呆了有接近十天的时间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连续不停地找了这么多天的工作,直到今天所带来的钱全部用光了之后还是找不到一份工作。


在确认以方没有任何的恶意后,纶纶将实话告诉了眼前的这位年青的女子。


嗯,我知道了。认真地听完了纶纶的话,年青的女子轻轻地点了下头。


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这个酒店的老板,如果我这里还要人,你们愿不愿意留下来帮我?说完,年青的女人用眼神瞄了瞄眼前的这对男女,仿佛在等待他们的回答。


听完了年青女子的话,纶纶与小芒惊讶了,不由自主地瞪大了双眼,带着惊喜,带着惊讶地相视一眼,也难怪他们会如此惊讶如此惊喜了,在他们用心地寻找了接近十天的时间,尝遍了生活地痛苦,忍受了多少的污辱与白眼,当盘缠用尽之时,却突然找不到一份工作,哪怕再苦再难,只要有一个暂时可以容身的地方就可以了,但是最终却仍然是一无所获。


当他们几乎绝望与迷茫的时候,而眼前又突然间听到了这个完全在意料之外的好消息,怎能不叫人惊喜?就像是未能反应过来似的,良久,才异口同声地回答道“我们当然愿意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