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城]谁带走了我们的纯真

蓝往 收藏 41 200
导读: 前段时间回老家,高中时的老班长打电话来,说老同学们要聚下,问我去不去。我这人爱热闹,更何况高中同学已经有近二十年没聚了,有不少同学早已失去了联系,能见一面,聚一下确实机会不多,我就爽快应约,参加了我们这次多年不见的同学聚会。 这次聚会由老班长召集,当年的学习委员组织,时间、地点,定餐、游玩各项活动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我们其他人只需要人到听召乎就行了。 我的高中同学大多还在本省本县工作,就是我长年在外工作,算是个“客人”。见面后,老班长就引着我给同学们介绍;说真的,如果不是老班长介绍,有些同学我还真


前段时间回老家,高中时的老班长打电话来,说老同学们要聚下,问我去不去。我这人爱热闹,更何况高中同学已经有近二十年没聚了,有不少同学早已失去了联系,能见一面,聚一下确实机会不多,我就爽快应约,参加了我们这次多年不见的同学聚会。

这次聚会由老班长召集,当年的学习委员组织,时间、地点,定餐、游玩各项活动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我们其他人只需要人到听召乎就行了。

我的高中同学大多还在本省本县工作,就是我长年在外工作,算是个“客人”。见面后,老班长就引着我给同学们介绍;说真的,如果不是老班长介绍,有些同学我还真认不出来了;在大家的热情的表情中,我也看出来和我一样感受的同学还不在少数,毕竟有近二十年没见了。

虽然大家都已经成年,但我能感觉到大家还是抑制不住那种重逢的激动。这次聚会男同学来的比较多,女同学只来了3个,可都是美女。男同学大多都发福了,有的甚至谢顶了。不过后来我才发现,来的这些同学中多数已经走上了一定的领导岗位,不是领导的现在也是小有实业,家资颇丰;象我一样的工薪白丁就没来几个。当然,我从不认为同学之间会有世俗的那套东西,毕竟在我们心中留下的那份纯真是永远磨灭不掉的。

大家彼此打过招呼后,少不了要问候几句,可问来问去我发现主要就是几个意思:在哪里,干什么,怎么样,成家没有,孩子几岁了,其它的就是高中时的回忆;似乎除了这些话题,我们实在找不出别的共同语言。讲来讲去我又发现,还是和以前在学校时一样,那时关系好的同学还是又凑在一起,讲得起劲,不过内容也都是回忆高中那阵子的快乐时光。

没多久,老班长就开始召集大家入座吃饭。由于我属于“外来客”,大家特别照顾我坐上座,让来让去,推辞不过我也就不客气了,坐在了“正位”上。就在坐下后,我发现我可能犯了个低级错误。当时其他桌的同学都已经坐好,可在我们这桌的这几位还在互相谦让,弄得我感觉大家好象都不愿挨着我坐一样。后来,老班长不得不拿出班长的权威,对他们进行了安排,我右边是城关镇镇长,左边是县办副主任,穿插安排了三个女同学,依次是各局科所长,大致是按职务大小分开落坐。当时我坐哪也感觉有点不对或是不自然,但毕竟多年没回来,大家的热情很快就消除了我的想法。

坐好了,老班长主持讲话,大致就是讲我们同学之间好久没聚,这次大家从各地聚到一起,大家没忘同学情,机会难得;特别是我这个“外地客”,千里之外赶来,尤其是几位当领导的同学能在百忙之中参加聚会,更是让聚会增色。最后希望大家要好好聚聚,祝福大家今后再添喜报。看得出来,这是老班长早准备好了的讲话,虽然是我心里感觉有点不自然,但在大家的欢呼声中,随着老班长的一声“干!”我也跟着大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就这样,宴席开始。因为我从外地回来,大家都向我表示欢迎和问候,面对同学们的热情,我真是不好推辞,这酒是一杯接一杯地下肚,不觉间就有点高了。还好有老班长在,频频为我挡酒。不少同学可以说是几次三翻地向我们桌上的这几位表达感情。见此情景,我只好躲在沙发上装着喝多了。其他同学见我酒量不济,纷纷转移目标,围着几位当领导的同学举杯共话去了,话题无非就是请老同学要多关照,常联系,祝福步步高升之类。

当然,我们这桌除了几个当领导的外,还有三位美女。这次聚会这三位美女还真让我长了见识。不知何故,这三位女同学拿着满满一杯白酒和我这位镇长同学来了个一口闷,并且异口同声数落这位“八品大员”,说他当年是多么多么地不重视她们的存在,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整地她们这三朵鲜花都插在了牛粪上。其实我这位同学当年可真是不着人待见,长地极奇平常不说,别说这三位美女,就是在我印象中,他也是一个学习不入流的角色,好象差点高考都没考上。可时过景迁,人家现在是“地方大吏”,看起来就自然而然地顺眼了。我这同学也不客气,双手一张,说了句,现在你们都是我地,来吧,亲亲。大家在哄笑中,争相和这几位美女开着不荤不素的玩笑,气氛也显得非常热闹。

酒足饭饱,按说该话别了吧,可大家意犹未尽,纷纷拉着我和桌上的那几位去唱歌。来到歌厅,我这人五音不全,知趣地往角落一坐,听他们大展歌喉;可能是酒劲上来了,就那么吵我居然还睡着了。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其他人都走了,就老班长一个人在等我。我连忙道歉,他没说什么,拉着我往出走。走在马路上,凉风吹来,人一下就清醒了不少。我看老班长若有所思,就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如果能帮的话我会尽力。他苦笑了一下说,老同学,其实这次我该向你道歉。我一楞,不明就里。老班长接着说,这个聚会我是打着你的旗号,把大家召集来的。我的目的并不完全是聚会,我想办个厂,但这个项目争的人多,指标少,我的条件不占什么优势,正好咱这几个同学不是在这当领导吗,管这个事,我想直接找他们帮忙,可我们平时联系也少,几次我都磨不开,没说出口;正好你回来,就想了这么个主意,和他们先沟通沟通。这事我今天不说,你早晚也得知道,我想与其别人告诉你,还不如我直接告诉你。你回来一趟出不容易,本来是想和你单独聚聚的,可我现在这个样,没办法。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等我以后混地好点了,我一定去你那看你……

看着老班长一脸真诚的歉意,我倒不好意思了。连忙说,你看你说的,我回来一趟,你当班长地就把大伙召过来了,我感谢还来不及呢?你的事要需要我帮忙尽管说,谁叫咱们是同学呢。

老班长见我这么说,他的表情有些自然了。

这时,公车来了,我连忙道别。上车后,我回忆起前一天的一幕幕,我突然间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知是什么滋味。





本文内容于 2008-8-14 12:49:27 被一级佣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