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42.不请自入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在国军部分将领被所谓“内部通报批评”的消极不胫而走之后,中国军队就开始了长期的“丢盔弃甲”行动,为了更能够迷惑倭人,将所有撤退的部队全部划归南京卫戍司令部,蒋先生亲自担任南京卫戍司令部的总司令,包汉文也成为了南京卫戍副司令之一,并担任前敌总指挥的职务。

到9月26日,我军第20、第21集团军已经沿津浦路向西从昆山、吴县撤到了无锡以西,倭人似乎早就发现了我军撤退的动向,从24日开始倭人北路军就对我军之常孰发动猛烈攻击,意图切断我军从无锡撤退的路线对20、21集团军展开歼灭战。

打到这里包汉文心里暗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事实证明20集团军和21集团军对倭人来说吸引力更大。我军原凇沪会战担任左翼军预备队的第15兵团第57军在常熟于倭人在浒蒲登陆的第16师团展开激烈争夺,从24日开始,倭人后又将第2师团之一部随16师团之后登陆以机械化部队对常熟展开攻击。经过4天惨烈的激战,南京政府多次被迫从南京派出空军支援前线,正在撤退的第21集团军在最后面的两个团也先后被投入战场。一直到28日,我57军损失近半,倭人第16师团和第2师团先头部队战损失也异常严重达到近15%,总共付出近7000人的代价,终于在我第21集团军和第20集团军撤退之后倭人停止了对常熟的攻击,等待第2师团的重武器和占领上海的倭人向西支援而来。

也许大多数东方人都是这样,倭人在占领上海之后,其南路军并没有非常迅速地对南线我军展开攻击,而是派了国崎支队前往上海表示南路军的战果,倭人南、北两路第11军和第10军的精诚团结。

其南路军直到27日才开始对我军南路阵地展开攻击,此时南路军防务已经全部由包汉文接管,只有一个第6师周垒第6军在嘉兴挡住倭人整补之后再次攻击的第18师团,只有一个第9师李延年第2军平望档住倭人第6师团,仅仅作战一日第6军驻守嘉兴城就失守,第6军在嘉兴与倭人一触即退,连夜进入天目山中,第2军也在28日做了同样的战术动作。

此时摆在倭人面前的有两个目标。其一,倭人第10军可以向西追击我溃退的第2军、第6军部队并且迂回江阴无锡一线侧后。其二,与北路军一起夹击驻守在吴江、吴线的我第66军第195师和第160师,首先打通两军联系再进行攻击。

此时倭人第10军司令柳川平助特地连夜赶带着第114师团长莫松芪治到嘉兴东南的一片倭人聚居地的一个别墅与倭人第6师团长谷兽夫和第18师团长牛岛贞雄进行前敌决策会议。

倭人第10军参谋长饭沼守中将已经在昨天将倭人第213、225、226师团主官对第10军日后进攻方向的意见进行了整理,此时柳川平助心里也有了数。

柳川平助这么做可不是倭国上级将领展开民主决策的意思,而是他认定这些将领和他的作战意图相同,他们认为中国军队经过连月激战根据大本营总结的之前在第2战区和第5战区的作战经验,中国军队无力与皇军展开长期对峙,更没有能力3个师团以上的单位进行歼灭战。

而他这次到嘉兴就是想将第10军的意见迅速提交到大本营在倭人第11军既现在的上海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对他下达:“两军会师,并在海军掩护下合力攻击江阴、无锡一线的命令”下达之前,让大本营接受他的意见并且展开对太湖以南的攻击。

这中间除了战术思想的不同外最大的不同就是功勋了,若是等松井石根下命令那么第10军势必要去攻击吴江、吴县与第11军会师,之后从正面在海军掩护下对江阴发起攻击。这样一来第10军就成了配角,先前上海就是被第10军抢先占领,而第10军在南线根本没有能够取得好的进展。

而依照他的意见,他认为应该从太湖以南直接抄江阴、无锡的后路,这不仅仅是从战略上考虑,还是将战役的主角给抢了过来,按照目前的情况柳川平助认定中国军队已经无力再战,特别是在前天接到了“南华试图莱特岛展开攻击”的消息后,他就更加认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一座别墅相对整个街区低矮的木制店面并不突出,一定要说些不同就是因为倭人从占领东北开始就在中国一直受到敌视,因此倭国在中国有钱的商人都会将自己的宅院修得大一些,并聘请相当数量的倭国浪人作为报案。其实在嘉兴早就屡有倭国浪人因为闹事被中国人攻击至死、至伤的事情,只是倭国浪人是什么德行就连他们本国使馆工作人员都很清楚,因为这些事情也都没有闹大。

总体来说在中国长江流域在全面开战之前倭国尽管也从不知道客气,但是和华北地区那种咄咄逼人的气焰相比还是差了很多。

由于中国人的仇恨这间倭人宅院相当部分的房屋已经被烧毁,其实倭人攻占嘉兴的战斗并不是特别激烈,只是在进展顺利步兵展开追击之后和脱离重炮兵和飞机支援的时候屡屡受到伏击零星的伤亡不少,但没有成建制的巨大损失也是让倭人比较满意的。

此时在这间别墅的会客厅中,尽管里面的装饰已经涣然一新,但还有不少木纸材料的门窗上有破损和被大火熏黑的痕迹。

此时倭人第10军司令、第6、第18、第114师团长和第18师团参谋长都集中在了这里,随着柳川平助的击掌声几个穿着和服的倭国女子在轻轻掰开小木门后迈着小碎步来到了小酒案前,轻轻地伏下身子将美酒佳肴奉上。

来的几个侍女很有些良莠不齐,有两个妙龄女子,剩下得多也是些黄脸婆,只不过在浓浓的脂粉下看不清楚样貌,走着路颤胸摆臀似乎还有些风韵。

此时第18师团师团长还在想着刚才因强逼不遂而被他手下军官用军刀刺死的几个中国女学生,实际上他还关着不少的中国青年女子,只不过对于倭人的高级干部聚会在这样的场合还要高级军官亲自用强就不太好了,此时他还在遐想着用强的刺激,人不住将案上的一小杯青酒很很地酌尽,动了动肥大身体下被压在踏踏米上早就酸麻的双腿,却想到有司令官再场又僵坐了下来忍着痛苦听长官训示。

看着柳川平助的一脸严肃,牛岛贞雄台手挥退了侍女和左右,想了想还好自己没有放纵部下抢掠,看架势司令官似乎是要继续攻击。

对于部队没有时间行凶作乐牛岛贞雄也不多想,对于手下的那些兽兵其实是一些外人的误解,就牛岛贞雄的想法那多还是一些畜兵,也就是驯服的野兽,这些东西看上去凶恶但是对自己的主人,天皇的事业还是非常尽忠,在还有作战任务要执行的时候他们还是必要克制的。

当然这是倭人的想法,当人变成野兽的时候已经是野兽的他们会把很多野兽的行为当作是人的行为。

牛岛贞雄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观察着柳川平助的神色。

“诸君不要拘束,今天来是想向各位了解一下前线的形势,另外就是要通知诸君,我已向大本营发出作战指导的请求。我第10军将从太湖以南直接切到支那人江阴防御之后,直捣支那首都南京,如果大本营同意我们的作战计划各位将会有更多的同僚。”

柳川平助说到这里也开始观察下属的神色了,他可以从所有3个师团长的脸上看到兴奋,第6、第18师团早就是帝国主力,而第114师团也在几年前成为了帝国主力,对于之前在黄浦江一线的僵持他们大部分人脸面上都有些挂不住,特别是想到那些新生代的200后师团已经支援到了上海后这种想法更是强烈。

只不过柳川平助看到一个人的神色并不兴奋,这个人就是第18师团的参谋长田边盛武少将。

“田边君有什么不同看法吗?”

柳川平助毕竟还是一个指挥一个方面军数十万人的高级军官,尽管他此时已经开始憧憬抢先占领南京在南京到秦淮的繁华之地留几张照片,再到元旦回到东京向自己的同僚展示并接受天皇受勋,从此官运亨通更上一层楼的场景了。

“这....将军。我是在想为什么支那人这几天的抵抗不如段时间强烈了,这中间可能有诈!支那人作战最喜欢用他们所谓的兵法,可能这中间藏着什么阴谋。”

田边盛武小心翼翼地回答到,他能够在40岁不到就坐到这个位置也是倭人少壮派军官中的强人。而且是在直元真得势之后对直元真很是学习很崇拜的倭国新军人一员,但早年在倭人士官学校和士官大学的军校生涯早就注定了他对军事的看法,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的脑子比别人多想一些问题。

除了对中国军队抵抗强度变化感到意外之外,他还清楚自己只是小小地反对一下司令官的意见,若是一个愿意接受他意见的司令官自然就会仔细去想,若不是,那么他这个小小的反面角色会让司令官在教育他之后更有成就感,田边盛武没有什么背景,正是靠着这样的小聪明他从几年前的一个大队长变成了师团参谋长。

对于自己参谋长的表现牛岛贞雄没有丝毫的关心,在他看来司令官已经下了决心要迂回直取南京,就算司令官没有下决心他也会带第18师团全力突击的。

“田边君担心支那人有阴谋?”

“是的,司令官阁下。”


而倭人第6师团的师团长谷兽拂却非常轻蔑地插嘴说到:“第18师团难道之前被支那人围攻吓破了胆吗?支那人若还有反击的力量当时为什么不继续对贵师团发动攻击而是停止了?就算那些胆小的支那人有阴谋,在绝对强大的皇军面前不过是笑话。”

谷兽夫早就对第10军当初的战术安排不满,最初第10军是想要绕道切断上海驻守的我军与外界的联系而抢先进入上海,所以将第6师团安排在了最东东面,直接导致了求功心切却缺少重武器的部队在黄浦江以北被吃掉了一个联队。在这一点上谷兽夫是多有不服,他早就认为应该让他的部队沿铁路向西攻击直接把整个凇沪战场的中国军队包住,因为他是机械化部队沿铁路更容易突进,而且在攻击一段时间之后很容易得到补给并将自己的机械化装备和重武器送到部队的手上。

谷兽夫这么说一方面是因为18师团抢了他想要的攻击路线不满,另一方面也许是失败之后想说一些强硬的话来证明自己输得冤枉,同时他也需要更多的战功来证明自己。

谷兽夫的话显然引来了牛岛贞雄的不满,但司令官在场他也仅仅是怒目而视,“支那人停止了攻击完全是因为我师团战斗力顽强,支那人久攻不下再也没有能力发起攻击而已。”

这话一说出来114师团师团长末松芪治就在一边偷偷地笑了,在他看来牛岛贞雄是一头笨狼,而谷兽夫却是黄鼠狼,刚才那句话就好象黄鼠狼的屁你躲开了他高兴,你不躲也能臭晕你。

牛岛贞雄这么一说实际上就等于同意了谷兽夫“中国军队无力再战”的观点,也就是说谷兽夫的师团明天就可以拼命向西突击了,尽管这其实也是牛岛贞雄的意思,但明白过来的牛岛贞雄还是涨红了脸,牛岛贞雄始终是被人家摆弄了。

而且两人还有另一段厉害关系,在第10军几乎所有的将领看来,这一次拿下南京之后柳川平助是必定升迁,而攻进支那首都的功劳下面的将军也必定是有的,所以未来的第10军司令官的位置多数可能在这两个第10军中帝国最早的主力师团的师团长之间展开竞争。

所以两人多有不对眼,本来第6师团是作为最早17个常备师团之一应该占上风,但问题是第10军并不是机械化部队,而第6师团却是机械化部队,所以大本营的意思还不是很明确。

“谷售君、牛岛君,这件事情其实很容易办,谁先打进支那首都就能说明一切问题又有什么好争辩的呢?”

末松芪治的话一说比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冷眼表示的不满要管用得多,其实所有在场的人除了一个参谋都是中将军衔,第10军也只是临时性的所以在心理上没有太多的上下级隶属限制。

而末松芪治之所以能够左右逢源还主要是现在的形势,现在第10军最前线的就是他们三个师团,第18师团和第6师团谁想先进入南京很可能都需要114师团的配合,因此114师团就成了惹苍蝇的臭肉,尽管臭得很,但苍蝇还是不得不喜欢它。

“末松君有什么看法呢?”柳川平助虽然是有些不高兴,但他还是问了末松芪治的意见。

“大好机会当然不能错过,我注意了一下这两天第6师团和第18师团突破支那军防线的驻守部队番号,虽然表面上都号称一个军,不过也只是下属一个师的战斗单位,实际上兵力还不足我攻击部队的1/3,在战斗力上和拥有飞机、重炮、战车的皇军就更无法想比,击溃对方应属当然。而支那人之前的部队多是两师制以上的军级单位,其最为精锐的第9集团军和第15集团军都已经在之前的战役中被皇军击溃而撤退整补,支那应该没有能战的主力了。唯一值得担心的是南支那人的部队,我听闻谷兽君在华北吃了他们的亏,到现在南支那人的部队还没有现身是值得疑虑的。”

显然在座的人最冷静的还是末松芪治了,尽管如果包汉文知道了他的想法会很高兴,因为这家伙错误地认为中国军队没有再战之力,但始终还是提出了一些疑虑。

柳川平助从身后的刀架上,拿起了自己的指挥刀,仔细欣赏着精美的刀鞘,对于这把自己肯定无法在战斗中使用的指挥刀他还是十分的爱不释手,这是“勇武、权利”的象征。

倭刀源自唐刀,唐刀是中国军人为了马上作战便利而使用的军刀,但中国权利的象征一直就是两面开封,刚直不讹的剑。

显然倭人讲这种刀作为权利的象征多是实用主义大于象征意义,只是到今天冷兵器多只能作为象征武器的时候还以实用的东西来代替一个民族的性格就必定要偏离历史轨道。

柳川平助当然不会这么想,倭人也必定不会这么想,在他们想来他们的文化甚至武士刀都来源于中国,但现在已经在任何一个项目上超越了中国,所以他们取得胜利是非常正常的。

“诸君,今天从第11军那里获得的消息,在江阴发现了南支那的一个师番号的部队,支那人已经溃退,南支那人不过是帮他们去守江阴的要塞而已。而这正是我军立功的机会,也是第6师团复仇的机会。”

柳川平助的话引得谷兽夫胸口一阵起伏,自从在第5站去与第5师团展开的联合突击行动被南华的装甲师阻止之后他就很憋气,这一次大本营为了表彰他们在第5战区的英勇作战,分别为第5师团和第6师团抢先配备了一个联队120辆重型战车,当然鬼子所谓的重型战车也还没有到30吨,基本上还介于南华的轻型坦克和中型坦克之间的性能,在有这样的部队如果数量足够的话也确实可以于没有重型坦克的南华装甲部队一战了。

就这样攻击的事情也就基本上确定了下来,之后几个师团主官也都连夜赶回自己的部队。

第2天倭人大本营在实际上已经接到了第11军的报告和第10军报告的情况下同意了第10军的意见,实际上这也是大部分倭人的意见,这包括直元真在内。

因为从前线军官传回来的报告大多一片乐观,中国军队几个主力集团军已经纷纷失去战斗力撤退,尽管撤退有序但依旧认为中国军队基本失去了之前的战斗力。

而且直元真也认为帝国已经改革多好几年,在军工和装备上现在看来和南华有差距,但多也不是现在技术不能弥补的差距,而多是发展片面没有能够面面俱到被南华打击弱点造成的差距,所以在陆军方面他相信帝国只要补给有力地面部队还不是中国军队能抵挡的,之前中国军队在上海以及上海周边登陆地区激烈的抵抗已经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了,所以直元真也明确地站都到支持陆军速战速决努力攻击的意见一边。

至于倭人陆军部和大本营那就更是骑虎难下了,之前由于部队损失严重,但为了迷惑本国人民多是谎报损失数字,这些数字在帝国不断占领土地的情况下被掩盖了,但如果此时还不能加速攻击他们已经没有办法解释中国军队在凇沪战场已经被累计公布到87万的人员损失了。

所以这个速战计划在这样的前提下又被很多部门忽略了相当多的因素被迅速通过了,就连倭国天皇也对战争前景第一次出现了乐观的憧憬。

而战争的胜负却因为早就蛰伏在天目山中的中国军队和杭州以线西南中国第8、第10两个集团军和南华第一重装装甲师20多万部队,加上在夜间不断停在南昌、南京、芜湖、杭州的南华飞机和句容、广德、杭州隐匿的国军战斗机,倭人一次大的失败几乎已经被确定了。

29日早上6点倭人第10军就接到了大本营的命令开始向西攻击,同时倭人紧急从台湾、朝鲜、那霸、抽调4个重战车联队两个重炮野战旅团和3个工兵联队紧急支援第10军,其中一个重炮旅团、1个重战车联队1个3个工兵大队是早就在船上的,而其他部队很多都还在训练连战车都没有配发,在朝鲜和台湾的两个重战车联队甚至是先将训练好的人送到是上海然后直接等从工厂里开出来的战车。

而第10军受到大本营刺激,仅仅是以114师团看住进攻整整24小时我军在吴县和吴江阵地、以及阵地以西太湖内凹处的我军,而其他部队开始了疯狂攻击。倭人第18师团和第6师团在接到命令之后当即分别沿太湖和天目山北麓向吴兴压来,后面的213、225、226师团个开始跟进,同样只有一个第13师万耀煌第25军依托纵深阵地边打边退于当夜倭人逼近吴兴,次后在南华106师和25军的共同抵抗下倭人激战一整夜未能寸进。

尽管倭人被阻止了整整一夜,但这更让第10军的倭人和倭人大本营以及倭人内阁放心了,从吴兴的战斗来看他们认为南华和民国还是要尽力抵抗的,之前必定是力所不能,所以更加坚定了计划,又将两个机械化联队和一个重战车联队都配属到第11军,对江阴发起攻击。

这些战车联队都是倭人在与南华在第5战区激战之后认为需要提高机械化规模而新组建的,有些是作为新师团的基干,有些是配属给那些认为需要加强的师团,而现在打乱原有计划全部派到上海,这已经说明倭人在疯狂地孤注一掷了。

包汉文拿着南华传来的情报,倭人尽管无法抽调菲律宾和外围其他岛屿的一兵一卒,但倾举国之力孤注一掷也让包汉文头上冒汗。

“准备了一桌酒,来了两桌客人要怎么办?”

倭人这不请自入瓮的鳖壳要是太硬了只怕要咬嘣牙,为此包汉文一再要求南华展开暂时性的空中动员,将大量的民用运输机用以战争,尽管这和南华暂时保持工业潜力全力向战时经济转型的思想不符,但此时也不得不拼命从空中向南京地区展开运输。

南京周围居然成为了世界上最繁忙的空中交通网,但这件事情实在难以保密,因为飞机需要通过英国和法国殖民地的凌空,所以倭人也对此立刻作出反映,但倭人的攻击也就更加的坚决了,因为在他们看来南京此时必定不堪一击所以南华才会如此紧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