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楊倩(化名)23歲,是2006年接觸到網絡視頻聊天室的。我的家庭環境很差,父親過早的離開了我們 是母親艱辛的把我和弟弟帶大,當我知道自己考上大學的時候我是多麽的高興,當我把入取通知書放到媽媽的手裏時看到的卻是壹雙痛苦無奈的眼睛。“孩子媽媽拿不出妳上大學的錢,媽媽對不起妳”這對于我來說無疑是壹個晴天霹雳。我的心碎了,我的夢想碎了。淚水不斷的從我眼中流出,我該怎麽辦?我該何去何從?就在我和媽媽抱頭痛哭的時候 聽到了弟弟的聲音“媽媽 我不上學了,讓姐姐讀大學吧”我轉向弟弟壹下把他抱在了懷裏,是的我不能圓我的大學夢了,但是我還有弟弟,我要讓我的弟弟替我園夢。>>住在隔壁的那對放蕩情侶。。。 ...



我決定出去打工爲弟弟賺錢,不讓我的悲劇發生在他的身上。就這樣我離開了家,孤身壹人來到了深圳。在這個城市裏我感覺到陌生 感到迷茫。站在街頭漫無目的的亂闖,壹次次的碰壁讓我很絕望,我坐在立交橋下的長椅上看著來往的人群車輛。我很餓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身上的錢已經不多了,我在想是不是該用剩下的錢買壹張回家的車票。在我即將要退縮的時候,壹個女人進入了我的視線,“小姑娘,是找工作的嗎”這句話就像在黑暗中的壹縷陽光,我使勁點了點頭。她說她飯店缺個服務員讓我跟她去,我是幸運的至少當時我是這樣認爲。



壹個月500塊的工資已經讓我很滿足了,我努力的工作,憧景著弟弟進大學時候的笑容。安穩的工作生活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三個月後的壹天我接到弟弟打來的壹個電話“姐!媽媽病了需要做手術,妳快點回來吧”我放下電話簡單的收拾了下東西就連夜趕回了家裏的醫院。看到媽媽在病床上打著點滴,我心痛的哭了。詢問醫生才得知母親積勞成疾需要做壹次大手術,費用大概是3萬元左右。我的頭在轟鳴,3萬對于我們來說就是壹個天文數字,母親的積蓄只有3000 元這幾天住院已經花的查不多了,怎麽辦!“壹個月只有壹個月的時間,如果壹個月還不做手術,母親將永遠離開我們,這是醫生在我去籌錢時候的叮囑。又壹次沈重的打擊壓在了我的身上,我該去哪裏籌到3萬元錢呢?我回到了飯店向老板哭訴了媽媽的事情,老板很鄭重的對我說可以給妳介紹壹份新工作,如果我願意做媽媽的手術費不是問題。就這樣他介紹我認識了壹個網站的站長,從此走進了這個變相賣淫的行業。 聊天室演出時,播放的音樂中都配進了女性淫 蕩的叫聲或呻 吟聲,令人難以自制。室內打情罵俏、惡毒咒罵聲音也不絕于耳,烏煙瘴氣。利用網絡的隱蔽性,我們這些人在聊天室裏做起了“生意”。 我的表演也和大家壹樣分爲小秀(只脫上面)和大秀(全 裸)向我們這樣在聊天室裏表演的人被稱爲“寶貝”耳聞目睹 聊天室內林林總總的色 情表演,令人怵目驚心!




零點剛過,房間的兩個管理員在可納百人的聊天室裏,壹邊自做 愛 撫,壹邊發出淫 蕩的叫聲。這就是我工作的地方,不可否認這是壹個高收入的團體以至于大學畢業的白領階層的工資也無法與之相比,也是因爲這個 我選擇了它 同時也選擇壹條讓我壹生痛苦的路。 表演者要靠聊天和跳舞吸引觀看者,從而謀利。聊天室裏不斷跳動的壹排排鮮花、鑽石和別墅是看客們送給表演者的禮物,它們分別代表不同數量的虛擬貨幣。網絡色情表演在喧囂過後是對人們心靈和尊嚴的考驗。只有這兩年回家給媽媽和弟弟送錢時我才會感到壹點欣慰,因爲可以看到他們的笑臉。



故事到這裏並沒有結束!真正的悲劇和痛苦正悄然向我接近。2007年11月20日我永遠不能忘記這壹天,我做完每天需要的演出,管理又找到了我告訴我有個客人要求單獨激情 視頻,別人都在忙這個錢讓我賺,我爽快的答應了。壹次單獨視頻大概可以賺100元左右,我們都很願意接受這樣的邀請。我加了客人的QQ單獨聊天,開始視頻時候我們雙方都沒有漏出頭,我是爲了更好的吸引對方的眼球而對方也許不放心讓我們看到他長相吧!我表演了10幾分鍾,彼此又聊了兩句決定同時把臉漏出來。當我們彼此看到對方的臉時最悲哀的壹幕發生了——我視頻裏出現的居然是我的弟弟!!!我們彼此對視著我的淚水跺框而出。我傷心 -我自責-我無地自容,我把跟別人視頻賺來的錢給了弟弟-弟弟卻用我的錢進了激 情 視頻聊天室-然後把我給他的錢用這種方式又還給了我。我不敢在想下去,沒又勇氣在想再去了,我站起裸露的身體從水果藍裏拿了壹把水果刀,對著視頻大喊,“我恨妳 我恨我自己 我恨這個黑暗 淫 靡的空間” 是的我的刀落在了我的手腕上,血液噴濺而出,我感覺到解脫 放松 從來沒有這樣輕松過。但是我眼前出現的不是天堂而是地獄。我這樣的人理應掉進地獄,不是嗎? >>住在隔壁的那對放蕩情侶。。。 ...



3天後我睜開眼睛看見的第壹個人是我的媽媽。滿臉淚痕,滿頭銀發,當看到我睜開眼睛的時候 她抱起我的頭又壹次哭了哭的很傷心,是媽媽害了妳呀!我的女兒。我感覺到了溫暖,是母親懷抱的溫暖,是我最想得到的感覺!我沒有死,只是手腕上留下了壹個很深的傷疤。弟弟開開門走到我面前撲通壹聲跪倒在地,姐~~ 姐~~我~~錯~~了 聲音硬咽著 說的並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卻清晰的聽到了他的每壹個字。>>住在隔壁的那對放蕩情侶。。。 ...



這就是我的“寶貝”經曆,壹個悲哀傷痛的經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