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 第二章 征途漫漫 二十七 特战基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05.html


很多人都认为,特战一类的事情是属于,解放军或者武警的一个列编的兵种,其实在警察队伍里,也有这样的一支队伍,在边塞,在沙漠腹地,也有这样的一支,他们常年充实在反分斗争的第一线,从事着各种急难险重任务,被边塞人称为在刀锋上走路的队伍,也称之为尖刀特战队。

姜宁随着队伍继续前行,因为迦俐城根本不是终点,等待他们的目的地还有一天的行程,由于地处的位置很隐蔽,所以还要转乘汽车,进入到处到茫茫的沙海腹地。已近漫漫黑夜,暴躁的狂风不知何时卷起,铺天盖地迅猛袭来,打磨的车窗沙沙直响。没有路,没有光,只有向前方,车按照预定的方位一路颠簸行进,车里人的肠胃都快吐了出来,刘朗,李侯更是急呼救命,痛苦不堪。待天色见晓,风沙才逐渐微弱,星光从天空零散显现,无聊地眨着双眼,窥视着这个静静的世界。

“到了,到了嘿”不知谁的高呼声,惊醒了车厢内的梦中人,姜宁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透过昏黄的灯光,他看到几栋破旧的三四层小楼,孤零零地矗立在晨曦中,有两排巨大的标语牌分类在院落周围,一侧写着忠诚 坚韧 机智 勇猛 团结 守纪,一侧写着履行使命,维护和平,首战用我,用我必胜。有十几名特战警官组成的方队早已守候于此。姜宁见到这些,很失望,或许所有人都会失望,虽然自己并不是太在意这个地方,但特战大队此刻的情景与想象的传奇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哪里是什么特战基地啊,分明是一处该拆迁的烂尾楼。

“我靠,这不会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特战吧,残了点。”很多队员一脸失望地跳下车,一股冰凉的空气直愣愣地打了过来,使众人连打了几个寒战,嘴里呼出的气体在瞬间变成了白烟儿。

“娘呦!可要了亲命喽!这是他妈的什么鬼地方,怎么这么冷啊,绝对不适合人类居住!”李侯喋喋不休,吸哈吸哈地吐着气剁着脚。

“真是个鬼地方,看来不是鬼也都会变成鬼的!”刘朗小声嘟囔道。

宁静的院落刹时热闹起来,喧嚣中夹杂着太多的失望与叹息。

“肃静!”又是高岭那洪钟般的巨吼,所有人都被他吓了一跳,嘈杂声转瞬蒸发!个个神情木木,目光呆滞地望着他。

“全体人员,按大小个顺序,成三路纵队—集合!”队伍被他指挥调度着,脚步声、话语声、撞击声混杂在一起,显得很凌乱。

“向右看齐——向前看!” 听着他的口令,队员们都在尽力地挪动着麻木的双腿,调整着队形,以适应着口令的节奏及其气候的变迁。

“同志们,辛苦了”高岭少有的笑容,一脸兴奋,“欢迎你们来到,革命的圣地,特战队的摇篮,下面,迅速组织就餐,大家休整一天。”

“ 不愧是特战基地,这的伙食可真是哏儿。”同来的一位队员大发感慨,话语间带着浓重的天津口音。

刘朗、李侯,更是形如饕餮,吃的满脸油花,再也顾不上甩出闲词,这几天一路疲惫,气候无常,加之狂吃了一路速食品,这肚子里早没了半点荤腥,早就把人谗坏了。姜宁在狂吞下几个肉馅包子,嫩鸡腿和一大碗热汤面后,嘴巴才停止了咀嚼,肠胃才得到了安宁,他抚摩了一下圆鼓鼓的肚子,心想,这特战基地总算有点可人之处,这伙食还算说的过去,他连打了几个响嗝,感觉到这世界上还真有传说中的美味佳肴。

东方泛起鱼肚白,几片红云映衬于空,天显得格外高,格外晴,格外蓝,这是西部最常见的清晨,宁静,平和。姜宁定下神来仔细地观赏这个地方,其实这里很美,天色纯净,院落宽阔,各个角落中都栽满了一种有着金黄叶子的树种,那满树的金黄还在晨曦中闪闪发亮。

“一,二,三,四。”随着声声洪亮而极具穿透力的番号声,块块特警方队从他们身旁如风如电般闪过,那整齐威武的气势让所有人的内心都感到了强有力的震撼,许多人都停下来驻足观看,嘴里还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他们这是在出早操,看看,看看,多有气势啊。”刘朗赞叹到。

“我跟你们讲,刚才方队从咱们身边过去的时候,很多人的目光都瞄向了咱这儿,哼哼,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咱们在这儿地儿还是有绝对的吸引力,跟你俩说啊,就咱们这批队员,个顶个的棒,什么叫特招,就是选拔有特别技能的人才,没两把刷子,来不了这里,你们忘了那高队是怎么考核咱们来着,象我这样的,除了警校高材毕业,想当年我也是全国青少年组的武术冠军,可是高岭这家伙楞是让我给他打了八次猴拳。”李侯喋喋不休,真不知道是在夸别人还是在夸自己,引起大家一阵哄笑。

“是啊,我也听说了,自这特战基地组建以来,还真没有过特招的先例,咱们是第一批,真不知道,先前的这帮老队员是通过什么途径加入进来的,不过咱们也不比他们差,都是刚从警校里筛选出来的精英。”刘朗接着话茬,自我美言。

“那是当然。。。。。”李侯美滋滋的说道。

嗡嗡嗡。。。。嗡嗡嗡,你一言我一语正说的热闹,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从上空由远及近传来。

“快看,快看,是飞机,直升机,还有战斗机!”大家都惊呼阵阵。

天空中真的有数架s-79直升机和歼11飞天闪过,那巨大的轰鸣声给这群青春的肌体带来无限的兴奋欢愉。刚巧,有一架直升机突然盘旋停止在了上空,巨大的机翼掀起强大的气流,直吹的姜宁睁不开眼睛。

“它是在和咱们打招呼。”

“对,它是在向我们致意、问候。”

“喂!飞机,你好吗。。。。。”

“喂,同志,你好吗?”

地面上传来阵阵的狂呼,雀跃。

“喂,你,就说你呢!给我站住”姜宁等人正想归队休息,半路上,却被一位纠察特战队员喊住。“谁叫你穿这种衣服的,马上给我脱下来!”纠察队员的言辞犀利,不亚于高岭第二。

姜宁刚才兴奋过了头,早把衣服这茬给忘了,经纠察这么一问,显得有些慌张失措,直楞楞地戳在那里,嘴里竟然吐不出一个字来。

“我说首长,首长。”刘朗,李侯急忙赶过来亲切地叫着。

“我不是首长,叫我同志好了。”

“嘿嘿!首长同志,首长同志,我跟您说,他是新来的队员,不懂这的规定,最主要他这两天感冒发烧了!身体虚弱,队里是特意照顾的,才让他披了这么一件外罩”刘朗和李侯满脸挤着微笑为姜宁解围。

“哦,是这样吗?如果是病了,那就赶紧去休息,如果想在这里捣蛋,影响我们的形象,那趁早滚蛋!这里不是忪人的基地,更不是孬人的天堂。”纠察队员目光如炬,直视姜宁的眼睛,那犀利的眼神似乎要洞穿他的内心世界,让仅存的那点侥幸和倔强也无处藏身。

突然的下马威让姜宁有些措不及防,刚才的一点喜悦也被冲淡,他的面色又阴沉了下去,是啊,刚才竟然忘记了,自己已经来到尖刀基地,自己已然穿上他们的衣服,吃上他们的饭菜,然而这些却又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外表的倔强并不能说明他内心的孤寂,个性的执骜则更说明他内心的脆弱,姜宁忽然感到很无助,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助,他对这片陌生的蓝色方阵突然感到了无望和恐惧。

李侯面对着姜宁突如其来的沮丧埋怨道,“得得得,姜宁你看你这人,说来就来,你啊,最适合当演员了,这情绪一煽就着,就这点破事,这么几句话,你也至于?脆弱。”

十五名队员统统地被安置到了一个班内,这宿舍是一座废弃的炼油仓库,满屋还未消散的汽油味,听说是基地为了迎接他们的到来,特意为他们准备的礼物,除了姜宁、刘朗和李侯外,还有来自河北许富贵、天津的石方达,耿壮林等等。年轻人朝气蓬勃,话语相近,加之刘朗、李侯本身就是自来熟,所以大家很快就成了朋友。只有姜宁望着冰冷的生铁床架,有些发呆,这就是自己将要生活居住的地方,他的好与坏大概与自己无关,因为自己的心没有在这里,一个无心的人身处何处,无论是富丽堂皇还是残垣断壁,又有何妨呢。

“赶快收拾背包,整理内务,标准要高。”高岭不知道何时走了进来。

姜宁嗤之以鼻,“都什么年代了,还收拾这东西,内务整理的在漂亮能代替行军打仗?”

“问题提的好,你这一提醒,我还必须给你们说几句,好的内务的确不是衡量战斗力强弱的准绳,但它绝对是一名特战警察良好作风的绝对体现,一位现代化背景下的特战尖兵,如果连个内务都不及格,总是这样拉里邋遢的,其他方面在如何优秀,他也不能称之为一名合格称职的特战队员。”高岭平心静气地解释到。

“高队,高队,您看看我这内务怎样,整整齐齐,平四方,侧八角,苍蝇飞上去劈叉!蚊子飞上去打滑!!够优良,够作风的吧。”李侯的内务整理的很快,他这是在当众炫耀,“队长,队长,我在问问您,咱们哪位可爱的班长怎么没见啊。”李侯皮笑肉不笑地接着问道。

高岭面带笑意,“怎么?想见他?

“想!想!怎么不想呢!都说班长是咱新同志的妈!您说,这都快见妈了,我们能不激动吗!”李侯一嘴的酸词儿,听的姜宁和刘朗直反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