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的全球扩张战略,是凌驾于其政治战略、军事战略、经济战略、外交战略等等之上的国家战略。在苏联、美国两家都欲称霸世界的条件下,实力尤其是军事实力成为双方重点发展和研究的对象。所谓人微言轻,空手打不来狼,正是这个道理。苏联的军事战略步步紧随其国家战略,为探求争霸的战略目标运用高超的战略思想和战略手段与西方大国在不见硝烟的战场上推演兵棋。苏联的历届决策者们不断根据国家战略的变化和对手的情况调整其军事战略。与国家战略基本相同,其军事战备经历了4个时期。

第一时期,即战后的前10年。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到苏联装备核武器之前,苏联转入经济恢复和建设时期。与此同时,军队也转为平时体制,进入巩固国防和加强军队建设的新时期。这一时期,苏联在斯大林的领导下,根据卫国战争的经验教训和战后国际形势发展的特点,继续执行积极防御战略。通过战后大量裁军,苏军总兵力由1945年5月的1136.5万人减到1948年的287.4万人。战后世界政治格局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在1945年召开的雅尔塔和波茨坦会议上,美、英等国被迫承认了苏联在战争中扩大的领土及其在东欧等地区的势力范围,使苏联所处的国际环境大为改善。鉴于苏德战争初期遭敌战略突袭造成的严重损失和当时面临美国及北约集团军事威胁的严峻形势,1952年苏共19大把斯大林制定的“加强积极防御,防止敌人入侵”的战略方针写进了党章,并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等方面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这一时期,苏联在认真总结卫国战争经验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它的军事战略。在战争准备上,它大力恢复国民经济,继续发展重工业和国防工业,改善工业布局,进行战略物资储备,建立和加强积极防御的物质技术基础,扩大兵员储备,加快兵力动员速度;大力改进常规武器和技术装备,并开始研制火箭核武器;加强军队战备训练,提高其作战能力和战略水平,并增强前沿防御部署,以防备美国为首的西方军事集团的突然袭击、干涉和颠覆,并准备以持久的常规战争来对付美国的核讹诈。1949年9月和1953年8月,苏联先后研制成功原子弹和氢弹,从而打破了美国的核垄断。

在军队建设上,它强调军队是“国家积极防御体系中常备不懈的一支突击力量”,而陆军当然是“整个武装力量的基础”。执行以陆军为主,完善和协调发展各军兵种,全面加强武装力量的建军方针,并采取了整编军队、改革体制、更新武器装备等措施。苏军的常规兵器经过改进与更新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苏军在陆、海、空军的基础上,于1936年和1948年分别组建了空降军和国土防空军,使军队的组织体制趋于完善。此外,陆军军团和兵团的火力、突击力和机动能力也有所增强。

在作战思想上,强调未来战争具有持久性,应以陆战为主、各军兵种协同作战的原则。认为陆上战场仍是未来战争的主要战场。虽然其他军种(空军、海、军、国土防空军和空降军)由于作战能力不断提高可以独立进行空中战役、海上战役、防空战役和空降战役,完成一定的战役、战略任务,但是这些战役都是以陆地战场为主进行的或是为了配合陆地战场的行动,最后的胜利仍需要由其他军种协助陆军夺取。战争的目的将在陆军起决定性作用的情况下靠武装力量各军种的共同努力来实现。强调决定战争命运的是“正确的政策和千百万人民群众的同情和支持”,是“后方的巩固,军队的士气,师的数量和质量,军队的装备,军队指挥人员的组织能力”,这5个经常起作用的因素。

这一时期,苏军还根据装备不断更新,火力、突击力和机动力日益增强等情况,着重研究了战略行动的理论与实施方法。强调战略进攻是“战略行动的主要类型和实施战争的主要方法”。与卫国战争时期相比,战略性进攻战役的任务纵深和突破地段宽度有所增大,进攻速度有所提高,但在主要突击方向上,特别在突破地段上大量集中使用军队,保持很高的兵力兵器密度,以及连续突破敌人战略防线,迅速合围并歼灭敌人的重兵集团等原则仍继承了下来。战略性进攻战役实施的基本方法仍然是:合围和歼灭被围之敌;分割敌战略集团;割裂敌战略防线,尔后歼灭被孤立之敌军集团。强调合围是歼灭敌军的最彻底最有效的方法;实施合围战役必须从空中封锁被围之敌军集团。战略性进攻战役的规模是按照卫国战争中白俄罗斯战役和维斯瓦河——奥得河等成功战役的经验确定的。战略性进攻战役可在1-2个战略方向上或在战区的整个纵深内实施;个别情况下,也可在战区内向纵深连续实施数个战略性战役。苏军认为,反攻是一种最复杂的战略行动类型,就应1个或数个方面军实施。对于战略防御,认为是一种被迫采取或预有准备的“暂时的战略行动”,将由数个方面军在远程航空兵、国土防空兵的协同下实施;实施战略防御的关键在于采取加大防御部署的纵深,建立强大的第二梯队和战略预备队,构筑战备防御地区,积极主动地使用战略预备队等措施以增强防御的稳定性和积极性。

总之,这一时期,苏军的武器装备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使用的常规武器,其军事战略理论也是在卫国战争经验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由于当时对斯大林的个人迷信思想严重,“对军事上所有的新东西都要拿斯大林的某个观点硬套”。引证斯大林的语录代替了科学研究的结论,从而严重影响了苏联军事理论的发展。这种不良倾向在军事战略领域引起的后果尤为严重。“当时确信,战略领域直接取决于国家的最高政治领导,属于‘天才统帅’的‘特权范围’”,除斯大林外,任何人都无权过问战略问题。因此,这个时期对军事战略的研究明显落后于对战役、战术的研究。此外,当时苏联还需要就军事科学的对象、内容、以及战争的制胜因素等问题展开过讨论,并对核武器的技术性能和杀伤破坏因素等进行过初步的研究。但总的说,当时整个苏联军事思想在研究与核武器的出现有关的新情况方面仍然是落后的。



参考资料:

《俄罗斯史》 [中]李彦民 刘志勇

《前苏联、联共(布)党史》[中]马贵凡 著

《一脉相承俄罗斯人》 [中]张绍青 著

《双头鹰》 [俄]B.N.沃尔戈诺夫

《工人阶级和当代世界(译本)》中国党史出版社出版

《列宁斯大林军事文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