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卡英雄传:让越军自相残杀

晚上八点半,我们趁着夜色,绕过六德阵沿布雷区,沿着预先选择的路线,向无名高地

摸去。

法卡山南侧山凹部与无高地,是敌人的前沿指挥所和小炮阵地。这两个阵地之间的连接


接处,是一片一百多米长的开阔地,他们凭此互相呼应,一前一后的窥视我方阵地。又倚仗


这里两面背山,死角大,我炮火未能摧毁的有利地形,白天用迫击炮向我阵地炮击,晚上屡


派特工偷袭,是我们坚守法卡山的一大隐患。前线指挥所命令我们七个人,今晚一定要拨掉


这颗“眼中钉”,大家的心情格外的高兴。


但是,这地方不但死角大,我炮火无法增援,而且敌人驻兵多处,能攻能守,更兼岗哨


林立,日夜戒备,别说在这里展开战斗,就是隐蔽侦察也相当困难。派大部队行动,等于杀


鸡用牛刀;派小股兵力渗透偷袭,火力不足,难于秦效;看来,今晚的任务非同寻常。


此刻枪炮声此起彼落,流弹在耳边“呼呼”地飞叫,随时都有可能被敌炮火杀伤,我们


猫着腰,提着冲锋枪,借着微弱的星光顺利地通过了敌人为防我偷袭而烧得焦黑稀疏的草丛


和小树林。当我们蹑手蹑脚地翻过一座山,又顺着一个沟谷爬上一个山背时,估摸着快要接


近目标了。


突然,一发照明弹划破夜空,我们立刻卧倒,借着敌人照明弹的灯光,目光一扫,发现


两个歪歪的脑袋正在离我们一百米的山头堑壕上露了出来。


潜伏哨!好家伙,我们己经模到凹部南侧的无名高地附近了。如果照直前摸势必被敌潜


伏哨发现。如此一来凹部和无名高地的敌人会南北夹击我们,怎么办?我边想边摸到廖排长


跟前:“是不是从无名高地南侧绕向西侧,避开潜伏哨,然后再靠近目标。”月光下,排长


沉思片刻,然后点了头。


我带着搜索组在前,排长领着大家殿后。我们变换姿势,全身紧贴地面向前挪动,四十


分钟才挪动二十来米。当我们安全通过这段开阔地,爬到无名高地西侧坡底时,时间已是凌


晨两点四十分。无名高地上敌人挖猫耳洞“丁当”声,当官的吆喝声,女人的荡笑声清楚可


辨。敌情已明,排长一看夜光表正三点,刻不容缓,他低沉地一声:“准备战斗!”随即端


起微声冲锋枪,我们七支冲锋枪一起吐着仇恨的火光,攻破了沉寂的夜空,一齐扫向北侧凹


部的敌人。


凹部的敌人一看后院起火,以为无名高地被端,我们要断他退路,还没等无名高地的敌


人闹清是怎么回事,就拚命还击。无名高地的敌人一看凹部朝他们射击,以为前沿失守,也


一齐开火。一时间你来我往,冲锋枪、机枪声和敌人的惨叫声响成一片。无名高地和凹部的


敌人此刻都成了疯子,谁也不甘示弱,都以最猛烈火力向对方还击。


敌人已经中计,这时排长低吼一声“投!”我们每人手中早已准备好的两枚手榴弹一齐


向无名高地的火力点“孝敬”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