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斑竹已阅]

你个死老A!

照时:驴——

不抛弃,不放弃。

帅不?我的兵帅不?

心稳了,枪也稳了。

双人成行,三人成列。

一天人,尽一天人事。

别难过,你是最好的。

咱班长是让谦虚给急的。

你最好能得破伤风死掉!

他这记性是够泄密标准。

老七:兵不是带出来的!!

哎哟,托尔斯泰下班了。

甘小宁:猪都被你气死了!许木木:怎么气死的!阿甘:······

美的如破竹,横扫千军呐。

炊事班都没啦,吃锅盖啊?

最后一名,最后一名站住了。

咋,咋又是我,咋这么快……齐桓:ABCDEFG,A才是老大!老白:班代,我这厢有理了。

机会多稀少了,生存多不易。

火化啦!你们这群秃鹫、蛆虫!

齐桓:南瓜,南瓜,一堆南瓜。我不想跟他站在一个天花板底下。

许三多向前冲,班长给你记大功。

这孩子真不差,让摔几下摔几下!

许三多:我不玩牌,玩牌没意义!

袁朗:企图跟教官套近乎,扣分!

团里威,营里横,十六个连长我老大!

白铁军:Anybody in,有人在家吗?

他的价值就在于……我暂时没看出来。

老七:明明是个强人,天生一副熊样!

许三多被骗后:我再也不相信你们啦!

李梦: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

啤酒会有的,面包会有的,我期待着。

拓永刚:蓝天,白云,一开一片花啊!

哥们,你哪个中队的?别真是武警吧?吴哲:我做不了他,但他也取代不了我。

A大队的人脑白质都被摘除了,不用睡觉。

小生尚未婚娶,却找到一个可以终老之地。

高城:不抛弃,不放弃,所以我们就是钢七连!

抄的时候要安静,注意下自己的军容军纪。

老兵,好走!(听了让人心里一震…… )

白铁军说三多:进步快,那是因为起点低!

吴哲:过度信任这种天赋不是人人都有的。

你暧昧你,你庸俗你……老七老爱重复字啊。

61告诉三多爸的:从这出来的人,没人想混!

就这么几个人,你就是露半拉屁股,他也认得你!

吴哲:平常心、平常心许三多,你想拖死我呀!

许三多:记得把我的抚恤金让成才寄给我爹…

561:不抛弃,不放弃,你小子给我说话算话!

屠夫斥许三多:大声点,蚊子是你家亲戚啊?今天大家不休息啊,不休息,休息还是在今天啊。

白铁军:敌人们,听好啦!只要我在,阵地就在!

许三多:记住一个人的好总比记住一个人的坏强。

成才:我真想把你脑子扒开,把自己脑子放进去。

伍六一 :吃老鼠肉恶心一小时,吃这个恶心一辈子。

袁郎:鬼和你怕的东西不都是想出来吓唬自己的吗?

袁郎:要是我,我就去,因为我才30,还没玩够呢……

——喜欢这时候袁朗的动作,呵呵,超拽!

三多:我可笨了,每换一次地方,就和死了一次一样。

吴哲:我这是反时尚时装,在不穿就变成时尚时装了。

七连训练苦,每天二两土;上午吃不够,下午接着补。

给木木拍照片时,张干事:我带个破日本货干什么?!

我又想明白了,正着跑一圈,反着跑一圈,不容易晕。

许三多: 人不能活的太舒服了,太舒服了会出问题的。

许三多:被淘汰的人知道怎么开始,被留下的还不知道。

马小帅:别以为我来七连没几天,就长不出七连的骨头!

老马对许三多说:你现在混日子,小心将来日子混了你。

日子就是问题摞着问题,没有功德圆满,也没有一步登天。

李梦把手电照自己,一脸的淫荡:半夜鸡叫,长工们起床……

史班长:每个人心里都还着朵花,一朵一朵的,可漂亮了。

自由的味道很硬,带着柏油和轮胎的气味,让人很想远行。

善一旦遇到恶,总是善先受到伤,所以我要做恶的善良人。

“我帮你拔掉心里边的最后一把草……”然后班长就走了…

连长:这过日子,就是问题叠着问题,你只能选择去面对他。

李梦:哎哟,我的亲娘喂,他还能跑呢,你看他还蹦,还蹦。

三多:安静,安静,只有风只有我,我一直在飞,一直在飞。

许三多:我不会,我啥都不会……(在红三连五班修路时说的)

许二和:苍天啊,我家老三终于不傻了……他……他疯了……

薛林:敢说苦,想想红军两万五。敢说累,洗洗回屋上床睡。

许三多:班……班长,俺们是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汪汪汪。

挺得住与挺不住是一道选择题,我发现我没有选择挺不住的权利。

史今to三多:你咋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自己啥事都不做呢?

伍六一:当兵很辛苦,但是为了混个士官,就用不着这么辛苦了。

生个大儿,是儿子,生个二儿,又是个儿子,生仨儿就是个龟儿子。

要怎样切除你的盲肠?有你决定。不过,我不会忘了给你上麻药的。

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这样的田地才跑得欢畅嘛,尤其适合机动部队。

齐桓:削你们,削你们这帮二流南瓜部队,削你们越狠,我们经费越足!

袁朗带着许木木和成才到基地时对齐桓说的:欠收拾的南瓜收齐了没有?

成才:你喂猪,就算你许三多跟猪是近亲,把猪养得又肥又胖,有啥用了?

何洪涛:钢七连,702的一把尖刀,对敌人是尖刀,对训练是剃刀,对自己是剃骨刀。

许三多:被褥要求:整整齐齐,平四方,侧八角。苍蝇飞上去劈叉,蚊子飞上去打滑!

连长:你要对他不好他不在乎,你要对他好他成天粘着了,(据观察连长的话说的很对)

白铁军因为嘲讽战友阵亡被扁后爬起来:唉呀,战争忒残酷了,连死人都没有安全感了!

吴哲:你想的美,我一个少校,买几包饼干心跳一百八,我容易吗我,不提了,平常心,平常心!

许三多哭着对班长说:班长,我不想当尖子,当尖子太累了,我想做傻子,傻子不怕人走,傻子不伤心。

许三多为成才向袁朗求情的时候说他很喜欢老A,所以回到那里,袁朗看着他说了一句:承蒙惠顾,谢谢光临。

702团团长:想要和得到中间还有两个字,那就是做到。你只有做到,才能得到!如果你做不到,那也就得不到。

袁郎:我喜欢你,不太焦虑,耐得住寂寞,有很多人天天都在焦虑,怕没得到,怕寂寞。我喜欢不焦虑的人……

袁朗:以后要常相守了,常相守,是个考验,随时随地,一生……可我敢肯定,我会让你们过的每一天,都会不一样。

李梦管草原上的蚂蚱叫流弹,他们总是指着鼓着大腮帮子的沙田鼠说:看,那多像许三多。连长说,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我要变成风,风你能抓的住吗?你变之前先把那个给我,那玩意你拿这碍事。

天堂是拿钱买来的,你没有钱就进入地狱。

许三多:都说成功的时候,人会觉得眩晕,那天我晕的无人能比,指导员没能拍到我在单杠上的胜利,只拍到我单杠下的狼狈。结果这样让我觉得,人前的眩晕和说不出来的苦处,这就是成功的味道吧!(许木木三三三腹部绕杠后)

袁朗:我敬佩一位老军人,他说自己费尽心血却不敢妄谈胜利,他只想让自己的部下在战场上少死几个。他说这是军人的人道。

我就像一只动物园里的猴子,整天对着天阳活蹦乱跳,还觉着自己天天向上呢,其实让别人看了不就是发人来疯,自已跟自己较劲嘛。

在史今退伍一集中,他对连长提出的要求:老说咱保卫首都呀啥玩意儿的,没见过首都啥样儿呀,天安门啦,王府井啦,西单啦,烤鸭啦……(心酸的笑)


本文内容于 2008-8-16 0:44:55 被sdzzzhl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